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藝術與文化分家

2015/8/25 — 20:40

Richard Hamilton 作品

Richard Hamilton 作品

很久以前還在「主場」年代的時候,我有一段時間頻密在「主場藝術」寫文章,與藝術、文化相關的文章,一些我也想不到竟然在香港會有人看的文章。後來,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寫。到最近,偶然寫一些電影,稱不上什麼「影評」,把一些想法寫出來而已。然後,立場編輯對我說︰「你幾乎不寫 visual art 了……」

是嗎﹖電影……okay,就當電影是 “visual culture” 不算 “visual art” 好了。為什麼我幾乎不寫 “visual art” 了呢﹖我想,除了有些時候真的沒空,其中一個原因是,「立場」將「文化」和「藝術」分開成為兩個欄目。坦白說,好一段時間,對此我感到有點困惑,不知道文章該寫給「文化」還是「藝術」。

「立場」時代的讀者可能不太認識我。我從 2012 年「主場新聞」開場開始,在「主場」寫文化與藝術相關的文章。我的正職並非從事文化、藝術,這沒有什麼,很多在網上寫文章的人都是業餘。為何開始寫,只是因為 2010 年至 2011 年間在英國讀了一年藝術史,然而回港以後我最終沒有以「藝術」作為我領一份薪水的職業,而那時的「主場」是一個平台,讓我將讀書的一點點思考寫成文字,有些文章嘗試將讀過的那一點點藝術史理論與香港的社會放到一起來思考,例如對香港 art scene 被商業騎劫的撻伐、對 Art Basel 的批判。(而讀完藝術史回港後沒有從事「藝術」,主要原因也是,如果在香港從事「藝術」工作,最終是玩類似 Art Basel 的遊戲,其實作為謀生手段我還有其他選擇。)

廣告

「主場藝術」最初設立的動機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那時大肆批判 Art Basel、批判中國當代藝術 “F4” 作品的拍賣、批判只會把「藝術」當 “high art” 膜拜的香港大眾的看法。罵Art Basel在網上原來是有點迴響的,出乎我的意料。說是「主場藝術」,其實當中接近文化研究、critical theories 的文章也有。

後來就……「主場」沒了,你懂的。

廣告

然後「立場」開場以後,「藝術」和「文化」分了家,變成兩個欄。這讓我困惑了好一陣子。問立場編輯,據說,是覺得原來的「主場藝術」講太多 “visual art”,而覺得「文化」的其他內容不太夠(好像是)。但說實在的,有些東西,你怎麼分那是「藝術」還是「文化」﹖還是,近似 “high art” 的放在「藝術」那一欄﹖更廣闊的其他題材歸「文化」﹖

其實事情可以簡單一點,參考一下我認為做得相當好的英國《衛報》Guardian Culture 網頁,只有一個 “Culture” 總欄,裏面有流行文化,也有深澀的藝術,有講老少咸宜的電視劇,也有不是人人看得懂的行為藝術家如 Marina Abramovic。 “Culture” 下面只根據事物的媒介來分類,例如 “art & design”, “stage”, “film”, “music”, “books”, “tv & radio”, 甚至還有一欄叫 “games”, 對,講的是 video game, board game 那種遊戲。而 Abramovic 屬於 “art & design”, 這裏不會標榜哪些作品是 “high” 哪些是 “low”,或者哪些算是「藝術」哪些不算,因為這問題永遠 debatable。

在英國讀藝術史,早有學者提出,藝術史不應該只寫「大師作品」,甚至不應該只寫「藝術作品」,應該忘掉 “art”,要寫就寫 “visual culture”,例如平面廣告,也應該是研究對象,電影電視當然也是。記得有位英國同學,說她寫一篇文章,寫摩天大廈玻璃幕牆上的雲的倒影——那也是 “visual”。

真的要在「藝術」和「文化」中選擇,我選「文化」。所以,回答立場編輯,是的,我幾乎不寫 “visual art” 了。我寫 “visual cul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