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瘋 · 魔》:你會如何拍攝恐懼?

2018/3/29 — 15:30

《瘋 · 魔》(Unsane)

《瘋 · 魔》(Unsane)

史提芬蘇德堡(Steven Soderbergh)是一個厲害的電影人,在商業和獨立電影兩邊遊走,不甘於片廠製作的商業遊戲規則(他批評這些公司在電影宣傳費用比投放在電影製作成本要高),也不願被製作人縛手縛腳,索性自己成立創作公司Fingerprint Releasing闖出一條生路,但他並不是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者,深明電影藝術離不開商業,前期籌集資金,平衡票房和成本,至少止蝕,才能延續自己在電影創作路上的生命。

所以《華麗後樂園》(Behind the Candelabra)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各個電影公司皆說故事太Gay而拒絕製作),後來得到HBO電視公司投資,蘇德堡也沒有抗拒電影無法進行公映發行,樂觀地說「無論如何,這部電影也會有更多人可以看到」,畢竟家庭娛樂是現在受歡迎的產品。去到《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的製作模式首先避免蝕本,開拍前期已將發行版權出售給各間公司,安心專注拍攝電影,一勞永逸。我一直覺得這樣的創作人很值得敬佩,亦是無數後輩應該借鏡學習的模範。

新作《瘋 · 魔》(Unsane)全用iPhone拍攝,需要的製作(資金上)顧慮更低,反而怎樣拍,成為電影的一大焦點。

廣告

《瘋 · 魔》(Unsane)全用 iPhone 拍攝

《瘋 · 魔》(Unsane)全用 iPhone 拍攝

廣告

《瘋 · 魔》是心理驚悚恐怖片,有一半劇情聚焦主角是否疑心生暗鬼,到底是不是瘋掉了。不過劇本並無在人物心理加諸筆墨,反覆穿插看見幻覺的情節,實在無助深入角色心理。故此,導演自然要在「材料有限」的內容中以映像形式彌補月缺。蘇德堡在電影經常藉不自然的畫面構圖和鏡頭擺位,表現主角的被迫害心理和陰暗邪惡的醫院空間,整體彌漫着一份沉重而又奇特的氛圍,彷彿沒有一個正常人,無人可信。影片擁有大量偷窺意味的鏡頭視角,由初段拍攝女主角在大街步行或前往公司,鏡頭總是在草叢和暗角中離遠觀察眺望,鋪陳一種被跟蹤的心理困憂,即使未入「戲肉」,導演早已鋪排邪惡預兆。

蘇德堡說選用iPhone拍攝是創作上的考慮,真心欣賞iPhone的4K攝影質素,並認為它的體積在拍攝電影上並無影響(當然他亦有說道它的缺點是對動作太敏感,需要調整演員配合)。所言甚是,特別注意到機器的擺位靈活,高低角度的技法運用高明。看女主角尋求醫生協助遠離跟蹤者"What's in the Basement"的一段。

整段戲主要鏡頭只有兩個,一個是置於女主角背後上方的高角度寬闊鏡頭,另一個是放置桌子拍攝女主角表情的低角度特寫鏡頭。她不斷向醫生說她的stalker混入了成為醫院職員,要求他的保護和跟進。這兩個鏡頭交拼以成有一種矛盾、壓迫的氣氛感覺。我們一般認識的低角度鏡頭總是呈現角色的強勢,在這裡,反而想表現的是角色的焦急和開始歇斯底里,女主角說話句句具有迫切性和緊急的訊息,但她總是無法證明自己的話,她在這個瘋人院的處境是處於劣勢的,一個高角度鏡頭表現醫生當妳瘋子、漠視主角,正好使她的咄咄逼人變得non-sense和瘋狂,一切的力量都是漠然。特寫的陰影部分亦突顯她的可怖,令觀眾猜疑她的精神是否正常。

iPhone拍攝始終異於正常攝影機,就算鏡頭置位有多寬闊,人物總是佔據畫面的大部分位置,距離鏡頭很近,這種扁平的攝影特色為《瘋 · 魔》帶來壓迫感。又看初段護士長帶着女主角走入醫院病房一段,女主角要求打電話給母親聯絡,有一個畫面構圖是左中右也是人,鏡頭微微傾右作over the shoulder shot,左方是護士長的龐大臉側,右方是瞪眼渴求援助的女主角,而夾在兩人中間的後景部分,是在病房中踱步的病人。畫面將空間壓縮,營造無處容身、令人喘不過氣的密閉氣氛。

《瘋 · 魔》(Unsane)

《瘋 · 魔》(Unsane)

同時,電影的攝影機移動不大,比較着重於分鏡構圖,然後再以剪接語言製造驚恐不安的效果。不可不提的段落是女主角吞藥後精神錯亂,將兩個鏡頭重疊在畫面,一邊是人臉一邊是後腦杓,鏡頭固定拍攝角色不斷走動、拍打物件,不時目露凶光,映像化她的瘋狂,視覺上十分凌厲。結局女主角拿起餐刀預備行刺的段落,更有幾分《觸目驚心》(Psycho)的浴室謀殺影子,靠幾個剪接分鏡,已看得人膽戰心驚,完全是教材級示範。

若然深究《瘋 · 魔》的劇情設計,自不免察覺到電影犯駁連連,不合理的情節難以視而不見,人物心理也嫌寫得不深,算是B級恐怖片套路。不過讓人意外的是,作為恐怖類型片,對企業的不良營運和官僚主義依舊有強烈的社會批判,繼承蘇德堡在《伊人當自強》(Erin Brockovich)、《大鑊密探》(The Informant)、《謎離藥謊》(Side Effects)揭露不為人知的商業黑幕的作者意識,最邪惡的原是為利忘義的人性。

在蘇德堡眼中的恐懼是這樣,你的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