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做.無謂.自由

2015/12/24 — 16:32

詩人相約逛展論「白做」
(攝影:石俊言)

詩人相約逛展論「白做」
(攝影:石俊言)

因為藝術家宋冬的作品「白做園」到了油街實現,一群文學人就出現了「無謂語」。詩人們相約到油街看展覽、寫詩,藝術品、交遊、地方,如此種種彷若無聊瑣碎之事,畢竟能催生作品,還有進一步的行動,在這生死無聊的世間,在無用之土之上,創作還我們一呼一吸,一種無所謂的自由。

 

「無謂語——自由之地」
27/12,[email protected]油街

廣告

在語法結構上,「謂語」(predicate,簡稱preb)是對於主語(subject)動作或狀態的陳述或說明,包括指出「做什麼」(do what)、「是什麼」(what is this)、「怎麼樣」(how)。「謂語」是句子的基本成份,提供關於主語的資訊。

「無謂語」的意念乃呼應宋冬作品「白做園」。藝術家宋冬表示,白做園的圈內是一個「自由之地」,換言之實際內容並未指明。如同一個句子尚未出現謂語,主體尚未被表述、被說明,意義仍待發生。而文學尤其詩的創作,往往並不著重現實效益,因此也可被視為「無謂的語言」。

廣告

「無謂語」的計劃將由一群青年作家、藝術家進行,他們將在「白做園」內,進行自身設想的藝術活動,也許包括讀書、開會、聚餐、演藝、遊戲、擺攤、展覽、演講、抗議等等,公眾可以到現場一起參與。

 

自由之地:
27/12,3-5PM

洪慧(詩人):讀淮遠及邱剛健的詩
查映嵐(藝評人):交換廢物
洪曉嫻(詩人):消失之葉
西草(詩人):詩集葬禮
劉芷韻(詩人):野餐
鄧小樺(詩人):關於文學無用這回事

 

----------------------

 

〈生死無聊〉
洪慧

詩人洪慧
(攝影:石俊言)

詩人洪慧
(攝影:石俊言)

死了之後事情就
交由其他人處理
那些泥不講責任
花盆也沒意思討論自由
概念一無顧忌地發展
我們像錯誤的方法撞上
正確的樹
陰影蓬勃發展
椅子,越疊越高
再高一寸似乎就可以通往
歷史裡富庶的畫面
靈魂說做
身體說做不鳥
街道已經滿瀉人們還是要繼續乾杯
怎麼辦?卸掉舊有的
耳朵。發表白做宣言:
我的眼睛是比白色更白的
疲勞。白做疲勞
生死無聊
在石頭上,種百年後的荒草

 

----------------

〈無用之土〉
——油街白造園,並給F
洪曉嫻

詩人洪曉嫻
(攝影:石俊言)

詩人洪曉嫻
(攝影:石俊言)

讓廢棄的言語、涼了的羹菜、相顧的釘子、哀愁的塑膠瓶
一一傾倒在泥堆
泥堆也曾經是家
或者一度盼望過成為家的內部
後來都成為無用之土
被運送到不同的空地
鬆散地堆疊起山丘

山丘沒有秘密
所有的傾倒都無可無不可
海的浪濤已然走遠
背棄的海岸線不記憶船的笛鳴
一個女孩翻過九十年前的紅磚
那些柱樑露出磚與磚之間的縫隙
空無一人的大廳中央有陌生的骨殖
咯咯作響
如同擺動的陶瓷風鈴
提著骨殖走一段英皇道
店舖換了東主又改了名字
幽靈辨認不存在的路標與故鄉
山邊的斜坡與樓梯上有時會有苔跡
春天的時候濕濕答答
泅水者的皮膚也曾經濕濕答答

廢棄的堆積與掩蓋有什麼用呢
城市裡的骨肉甚至無法願望成為一棵樹
自由是圈禁起來的盆景
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消化季節的遺物
然而我們都一一錯過了
如同錯過我們本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