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色的 A FRESCO──Daniel Buren 回顧展

2016/3/7 — 15:08

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是個沒甚個性的城市,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她是法國巴黎及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混合體,百分之四十的人口說法語,其餘的說荷蘭語。沒有巴黎的傲慢,也沒有阿姆斯特丹那種自由開放,布魯塞爾就是兩者之間,不慍不火。除了在遊客區的中央廣場有些十六世紀的建築外,布魯塞爾說不上是一個漂亮的城市。或許因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比利時被德國炮火嚴重摧毀,大部份建築物都是戰後重建,所以也是沒甚歷史特色。

在布魯塞爾的幾天,也沒有著意安排行程,實在沒有甚麼是非看不可的,因此差點錯過了 Daniel Buren 的展覽,在旅程最有一天才發現這位法國概念藝術大師在 Center for Fine Arts 有個非一般的回顧展。展覽資料也沒有查,就這樣匆匆跑了去看。

廣告

展覽 teaser 是一間滿布了白綠間條的房間,間條一直是 Buren 作品的主角。白綠間條上有不同型狀大小的白色圖案,圖案有名字的,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形是 Richard Tuttle,左邊中間的正方形是 Agnes Martin,地上不同大小的長方形是 So Lewitt。沒有策展人序言,也沒有藝術家 statement。之後的七個展覽空間,也有不同型狀、大細不一致白色空框,當中錯落有致地展視不同的藝術品,全部也沒有那張小小白色 caption 作品簡介。沒有作品名稱年份,沒有藝術家名字,沒有作品的尺寸,當然也沒有材料說明。其中一幅我以為是 Cindy Sherman 的作品,走近才知是 Sophie Calle。尚能認出的有 Barnnet Newman、 Larry Bell及Joseph Kosuth,當然大師如Picasso 、Matisse、 Pollock 、Monet 是一定不會走漏眼。最初沒有攪清是甚麼一回事,只覺非常有趣,後來才知是整個展覽的概念,就是 Buren 跟對他有重大影響的藝術家的一場對話。

廣告

有沒有想過在藝術展覽中,那一張小小的作品簡介,幾行文字,對我們在觀賞藝術品時起了甚麼作用?沒有了那張小小的簡介,在 Bruen 的展覽中,我見到有人不知所措,也有人立刻用手機 google 找尋作品的資料。試想象一張抽象表現主義的作品,藝術家是 Jackson Pollock 又或者是名不經傳的,對參觀人士的觀感有著直接的影響,當然藝術品的身價也大為不同。那究竟我們去看展覽時,是欣賞藝術作品的美學表現方法,還是那張小小白色簡介背後所承載的價值呢?

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看 Wilfredo Lam 的人像畫時,以為是 Picasso 的。Wilfredo Lam 是中非混血兒,作品中有著濃厚的非洲風格,Picasso 愛收集非洲土著的工藝品,好些作品深受這些工藝品影響。那我們看藝術品時,其實在看甚麼呢?沒有了那張簡介小咭,我們會怎樣觀賞藝術呢?這樣都是在 Buren 展覽中的問題。其實這位概念藝術大師的間條創作就是對當代藝術那種一致性的反思,像 Duchamp 那個尿兜,它所代表的不只是那個物質上的尿兜,而是背後帶出的思考。

最有趣的是 Buren 這個回顧展名為 A FRESCO ,fresco 多數指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那些色彩豐富的教堂壁畫,而Buren的A FRESCO 卻是大小不同的白框框。

 

作者博客:
https://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