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動鋼琴錄音推介(一)百年琴音,隔世重生

2015/10/12 — 20:28

Welte-Mignon 自動鋼琴的 Vorsetzer 前置型號可配合各款名琴。

Welte-Mignon 自動鋼琴的 Vorsetzer 前置型號可配合各款名琴。

試想像:Richard Strauss 在1906 年的鋼琴錄音,在今日,以全無歷史痕跡的高保真狀態還原,這不是 historical recording,而是專門錄製靚錄音的德國品牌 Tacet 的精心製作。「母帶」是一百多年前的 piano rolls 紙卷錄音,演奏樂器是 Welte-Mignon 自動鋼琴配合現代 Steinway D,隔世演繹,音容永在,迫真程度歷歴在目。

鋼琴是最複雜、最多部件的樂器,偏偏這高度倚賴機動控制的樂器,可以讓鋼琴家表達到最細微的表情與音色變化。由於它結構操作精密準繩,一些科學家、發明家於是因應設計出自動鋼琴。所謂自動鋼琴,有 player-piano 和 reproducing-piano 之分。它們同樣以紙卷作為記錄媒介,圓孔是短音,長條孔是長音,藉真空吸索原理操作琴槌,但分別在於 player-piano 沒有強弱、沒有彈性拍子。直至1904 年,德國人 Edwin Welte 將之改良,在紙卷的兩旁加上三行及四行打孔,記錄音量強弱表情,與及延音、弱音踏板的動作,又從直立鋼琴改為平台鋼琴,成為新一代、有表情的自動鋼琴,稱為 reproducing-piano。Welte-Mignon 其後更在美國設廠授權生產,與 American Piano Company 生產的 Ampico 自動鋼琴、Duo-Art 公司生產的 Pianola 自動鋼琴鼎足而三。

蠟筒留聲機早在1887 年面世,(Edison 發明,Bell 改良),收錄對象雖然不限於鋼琴,重播質素相當原始。遲來的自動鋼琴重播質素與真琴無異,因為根本就是真琴發聲。所以許多鋼琴家起先都有蠟筒錄音,後來都改投 piano rolls,例如Rachmaninov 就有三十五個 Ampico 紙卷錄音。Welte-Mignon 與 Ampico 、Pianola 大同小異,都是以真空吸索原理的「拾音頭」閱讀打孔紙卷,再透過機械操作琴槌,以至踏板動作。每條吸管獨立控制一個琴槌,八十八鍵的鋼琴就用八十八條「聲軌」的紙卷,八十鍵的鋼琴就用八十條「聲軌」的紙卷。

廣告

運行中的 piano roll,紙卷兩端僅僅露出金屬製「拾音頭」tracker bar。

運行中的 piano roll,紙卷兩端僅僅露出金屬製「拾音頭」tracker bar。

廣告

本來,一般自動鋼琴的控制部分連鋼琴都是同一廠房生產,例如 Ampico 琴身劃一 6 呎 6 吋長 ,但 Welte-Mignon 則開發更精密、更富彈性的 Vorsetzer 型號。Vorsetzer 是「前置式」的意思,即是控制部分獨立,可以配合任何名廠鋼琴,甚至音樂會專用的大型 concert grand。這些 Vorsetzer 型號有八十或八十八隻加了絨墊的木製「手指」,經過精密調校後,觸鍵細膩等同大師再世。Horowitz、Rubinstein 早年也有紙卷錄音,後來電子錄音技術進步,沒人再有興趣聽他們的紙卷錄音。Welte-Mignon 亦於 1932 年正式停產,最後一位為他們錄音的大師是 Rudolf Serkin。從低角度看,Welte-Mignon 的 Vorsetzer 型號的絨墊木製「手指」,按黑鍵的比按白鍵的粗大。

從低角度看,Welte-Mignon 的 Vorsetzer 型號的絨墊木製「手指」,按黑鍵的比按白鍵的粗大。

Piano rolls 是 analog 模擬重播體系,但有孔、冇孔的編制又近乎數碼 (0,1) 的準確。廠方有專為調音用的紙卷,作為校正強弱動態對比的基準,甚至高音、低音的音量,都可以獨立調校。有些人可能認為紙卷錄音不夠直接、真實,可信程度存疑。他們的顧慮基於三點:第一、紙卷保存狀況。第二、監製人在紙卷製定程序上有權「加工」。第三、紙卷運行速度不穩定。

關於第一,舊紙卷可以重新複製,還原度百份百。關於第二,監製人基於技術製作需要,改動幅度恐怕遠不及現在的剪輯工序,而且最終也要演奏家簽名放行。關於第三,紙卷運行速度不穩定主要是卷軸磨擦力引起抖擺,紙卷頭重尾輕,拉力使紙卷到了尾段可能越行越快,但也視乎個別自動鋼琴的質素與調校狀態。

Tacet 這批錄音所用的 Welte-Mignon 測出的瞬間差速只有 0.5% ,而長篇曲目整體速度誤差,頭尾也不出 2%。紙卷不同磁帶,速度不會影響音準,這微小誤差普通人怎能聽得出?我患有先天炒豆歷史錄音恐懼症,piano rolls 再生錄音是我唯一可以信賴、可以感受的歷史錄音。前此,好幾個錄音名牌例如 Newport, Decca ,Telarc 都出過自動鋼琴的再生錄音,分別以Knabe Ampico B 型鋼琴、Estonia Concert Grand 及 Bosendörfer 290SE 自動鋼琴演奏,現在這輯 Tacet 再生錄音則以Welte-Mignon Vorsetzer 配合Steinway D 演奏,音效栩栩如生,令我的 piano rolls CD 藏品更覺充實。

The Welte-Mignon Mystery Vol. I: Enrique Granados

Tacet 139 (TT 59:25)

第一輯是西班牙鋼琴家 Granados 1913 年的紙卷錄音,六十分鐘的音樂包括了三種風格的 Granados: 德奥風格 (Schumann) 的 Valse Poéticos, 意大利風格的 Piece de Scarlatti, 西班牙風格的 Danzas Españolas Op.37 Nos. 5, 7, 10, 與及 Goyescas Nos. 1, 2, 3, 4。 Harold C. Schonberg 的權威著作 The Greatest Pianists from Mozart to The Present 說「Granados 是個出色的鋼琴家,但他從來不開演奏會。」那是個難以置信的謬誤。 Granados 在西班牙、法國都有演奏,更曾經與 Albeniz, Casals, Ysaÿe, Thibaud, Horszowski, Saint-Säens 合作演出。在遭遇德國潛艇毒手之前,他還在美國白宮給 Wilson  總統演奏。這裏他為我們展示了音色變幻可以無窮無盡 (Goyescas),搶板可以無拘無束 (Valses Poéticos)。即使以今日尺度衡量,他也是個性格鮮明、才氣橫溢的鋼琴家。

The Welte-Mignon Mystery Vol. II: Felix Mottl

Tacet 135 (2 CDs, TT 58:14/30:29)

第二輯是德國鋼琴家 Mottl 1907 年的紙卷錄音,九十分鐘的音樂改編自 Wagner 作品,包括了 Lohengrin (Introduction, The Bridal Chorus, Elsa’s Dream), Parsifal (Introduction, Good Friday Music, Transformation Music and Entry of the Knights of the Holy Grail), Tristan und Isolde (Introduction, Duet from Act II),The Mastersingers of Nuremburg (The Quieter Hearth At Winter, Quintet)。Felix Mottl (1856-1911) 以指揮 Wagner 歌劇聞名,Cortot 亦曾任他的副手。他十九歲擔任音樂助理,參與 Ring of Nibelungen 在 Bayreuth 的首演,以後一直追隨 Wagner 左右。Wagner 逝世後,遺孀 Cosima 獨攬大權,1886 年的 Bayreuth Festival,Cosima 起用 Mottl 指揮 Tristan und Isolde,極為成功, Mottl 順理成章成為 Cosima 的 「音樂顧問」,陸續在 Bayreuth 首演 Tannhäuser、Lohengrin、The Flying Dutchman 等劇。1907 年 6月 2 日 Mottl 在 Freiburg 的Welte Studio 錄製了這裏九十分鐘的音樂。從這些錄音裏,可以引證到當年有關 Cosima 的傳聞:她要求指揮用最慢的速度,讓歌詞能夠清晰表達。姑勿論這是 Wagner 原意,是 Cosima 假傳聖旨,抑或是 Mottl 本人意願,這九十分鐘的 Wagner 音樂只覺寬廣深遠,不覺遲滯緩慢,而且更讓我們細味到 Wagner 意境無盡的和聲,鋼琴家分明沉醉在脫俗出塵的音樂天地之中,尤其是 Elsa’s Dream 和 Parsifal,引得我閉目緬懷,神遊物外。

The Welte-Mignon Mystery Vol. III: Richard Strauss

Tacet 137 (TT 40:27)

Richard Strauss (1864-1949) 於1906 年錄了這四十分鐘的音樂,全是他自己的作品,包括 Salome 的零碎選段與及Dance of the Seven Veils, A Hero’s Life 的 Love Scene, Feuersnot (The Fire Famine) 的 Love Scene, Mood Pictures Op.9 其中四段,四首歌曲 Op.27 其中的 No.2 Cecilia 和 No.3 Secret Invitation。

Strauss 也不是以鋼琴演奏聞名,但他早期寫過一些極之精彩的鋼琴作品,(例如 Glenn Gould 有錄音的 Op.3 和 Op.5),透露出他的鋼琴修為絕不簡單。他的鋼琴演奏一如他的指揮,簡練精省,意境自露。雖然他很少歌劇、管弦樂指揮錄音傳世,但當年報導他在指揮台上的風采已夠迷人:左手插在褲袋,右手輕描淡寫,身軀紋風不動。他的金句是 :「指揮不應該流汗,感受到熱力的是聽眾。」這裏,他左手可沒有插在褲袋,但也輕鬆得毫不費力。千萬別誤會,幾首樂曲其實極度艱深,尤其是 Dance of the Seven Veils 及The Fire Famine。前者 Strauss 彈來出塵脫俗,完全沒有邪惡感。後者改編自歌劇 《火禁》:劇中男主角是少年魔法師,戀上女主角被取笑,下魔咒全城火炬熄滅,直至真愛重燃才回復光明。Strauss 選奏此劇的愛情場景,波瀾起伏,蔚為奇觀。

Mood Pictures 是浪漫小品集 ,原本共五曲,這裏只選奏四曲。On the Silent Forest Path 的流動感包藏細膩的起伏對比,像微風翻起點點落葉。The Lonely Waters 是另一種流動感,平靜安詳的主題,浮游在湍湍不停的伴奏上。Intermezzo 起先有點Brahms 的感覺,但 Strauss 巧妙地移植在高音域,再演化成輕盈快奏,像精靈之舞。此曲令人驚嘆的是 Strauss 靈敏觸鍵,與Welte-Mignon 的精確度互相輝映。Reverie 旋律迷人,Strauss 信手拈來,感情卻不淡。Cecilia 也是感情豐富的作品,可以彈得充滿敲擊衝勁,但 Strauss 只是點到即止,彷彿在說:「沒有甚麼大不了。我寫得出這樣的曲子,還要証明甚麼?」Richard Strauss 攝於 Welte-Mignon 錄音室,最左邊是 Edwin Welte。

Richard Strauss 攝於 Welte-Mignon 錄音室,最左邊是 Edwin Welte。

作者古典樂評臉書專頁:渾渾樂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