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貨》──個體與時代的微交雜

2016/1/2 — 16:37

鄧國騫個展《百貨》場地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鄧國騫個展《百貨》場地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筆者還記得在讀書時去過鄧國騫的作品分享會,對《Nancy》的印象很深並知道他以拼貼為主要創作概念。幾年後於Gallery Exit參觀的鄧國騫個展《百貨》則羅列了他五年內較有代表性的作品,完整展示及梳理鄧氏如何運用拼貼方式回應香港生活之創作脈絡。鄧氏對媒介的運用比較無拘束,涉獵影片、照片、繪畫及現成物。大體來看他的「拼貼」方式有兩種:擷取現成的圖像(網絡或實品),拼砌和層疊出平面空間來展示另一虛擬物/現實;或依混合媒介的套路重組某活動場合中的物件來構成各類訊息。展場大約分成兩個空間擺放了四大類作品:對日常人事物的微觀、政治相關、成長相關及各曾參與之藝術計畫。每件作品有獨立而清晰的述事主體,又互相構成藝術家如何看待時代的思索脈絡。當筆者期望能夠逐點分析鄧氏的創作元素和方向,卻感到作品中個體經驗、符號運用及大時代背景又處於頗交雜的狀態。 

個體投映及置換

《I Call You Nancy》這組早期作品是交雜狀態的直接呈現──她牽涉中國大陸「一孩政策」的時代背景,當中沒有批判或抗爭式的回應以刺激觀眾反思政治,反而頗有距離地「回憶」一段段虛構出來的、屬於「存在於出生之前」(流產)的妹妹「Nancy」的個體生活。筆者的感知裡妹妹明明不曾生存於現世卻以已故之親人的姿態出現。故人以集體的記憶超越肉身而殘存於他人之現世,Nancy在大時代下雖肉體不在但(人為地)展現其精神,帶有殉道者的意像。於是筆者既在觀看人也在反觀無奈(以個體對應時代)。另一方面,藝術家挪用了網絡世界的影像構成Nancy生活的點滴。這些影像各自反映著真實的存在並附帶著原生的人文脈絡,在被納入網絡搜尋系統的資料庫之後,個別的文化意味互相抵消而僅僅指向某關鍵字。然而「Nancy」這字在藝術家建構的語境下是如此特殊,真實的個體記錄在集體化和重新安排的過程中又洐生出新的文化意義。 

鄧國騫《鉛華盡(2)》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鄧國騫《鉛華盡(2)》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鄧國騫《鉛華盡(2)》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廣告

鄧國騫《鉛華盡(2)》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廣告

鄧國騫《鉛華盡(2)》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鄧國騫《鉛華盡(2)》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類似這種個體投映及置換的交雜狀態亦可見於《鉛華盡(2)》這組作品。它指向「雨傘運動」,作品暗示某位走上街頭的示威者,將遭受暴力的場面婉轉地隱藏於急救用品之中(睹物思憶的視覺呈現),並放置在常用於家居浴室的鏡櫃裡。有別於《Nancy》那種現成影像的挪用,鄧國騫透過鉛筆素描以簡單的形象及構圖重新刻畫荒唐的一刻-既隱藏部分現實訊息,又在赤裸表達。至於「示威者」是否藝術家本人的經歷則耐人尋味:如是,那些圖像同時投射出第一身的衝突、無奈和憤慨,帶有自慰的傾向;如否,觀者如我對此假想的處境可否認定鄧國騫也是從各處收集回來的真實記錄中,轉移和集合他者的個體經驗至某一虛構角色身上,呼應時代並且開放給觀者代入?這裡無關於參與社運如否的道德高低對藝術水平的介定,只是筆者(被)希望如何切入個人經驗及時代的交織狀態,又或藝術家如何有意無意地建立個體和集體的多層關係。 

 

關於政治

近年政治顯然是鄧國騫的主要關心的題材,素材運用偏向冷靜和諷刺以突顯淡淡的荒謬感。位於展場入口的單色調影片《今〈東京夢華錄〉──灣仔》似乎重組自他的一段舊作──在當年的作品分享會中鄧氏僅僅顯示街道舊店被財團取代,呼應他少年首次離開鄉去中環時對繁華景象的驚嘆,其後意識到當中無奈的變遷。城市風貌曾為主體,二零一五年版本則加入示威活動的場面-並非衝突性的,在剪接下參與人士像在守護我城,但也暗示他們像店舖前逝過的路人和車輛般左右不了時代的絞動。這種變調讓筆者察覺藝術家開始以特定的政治事件重讀身處的時代,另外一組影片裝置《拷貝維多利亞》也類似。復古的紅木英式玻璃矮櫃裡面擺放了一堆「一國兩制」白皮書的複本,投影機播放著白天維港的海浪及大廈,折射在複本上令其顯得虛幻。此作品也創作於二零一五年,其意涵應不同於回歸前後那種焦慮徬徨-筆者感到蒼涼、承諾如泡影般只屬於過去。尤其在展場裡兩組影片是背對背播放著,二為一體似地加深了時間洗禮的意味。 

鄧國騫《Wan Chai District 今《東京夢華錄》- 灣仔》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鄧國騫《Wan Chai District 今《東京夢華錄》- 灣仔》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然而鄧國騫又不總是看似抽離地做關於政治的創作。《冷板》就以另類暴力諷刺立法會的虛偽。大量製造良好形象的立法會紀念品嵌進了被拆了外皮的辦公室椅子;大量椅子攔截了展場的一大個空間,橫蠻而霸道。暴力感在此不是來自直接的傷害-它營造了人(觀眾)被他權堵截的處境,同時企圖粉飾此等不可理喻-對人的內外統制。 

鄧國騫《冷板》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鄧國騫《冷板》
(圖片來源:Gallery Exit 網頁)

 

紛陳的百貨

就策展概念而言,「百貨」有兩重意思──鄧氏的主要素材是生活常見之物;它與展覽的英文題目「Needs」比較下提出商品(百貨)的意義的疑問。前者是顯而易見的,一來展場最大的空間放置了大量他以舊物重組參與過的藝術計劃,例如木製傢具的《皮囊》、從家中及油街搜集的盛水器皿《雨未後》、粵劇道具《十載一台戲》等;二來就如前述那些觸動時代脈博的作品,也是靠有關聯之現成物來述話。至於後者關於「貨」的概念,如果是要指向資本主義的話,《弱肉》這份以超級市場宣傳特價品的印刷品剪貼出來的作品,則明顯反映我們身處的資本邏輯-當物件被賦予價格而成為「商品」,在同樣的重要性和意義下「錢」成為可量化的選擇指標,某情況下它甚至是重要的指標,就如作品強調了數字而將物件本體變成掃描碼-或許當下它們被工具理性異化,失去與人的感官連繫。這作品如果跟《今〈東京夢華錄〉──灣仔》(的原先版本)互相對照,則可發現《弱肉》這名稱繼承和出自藝術家本身對社會變遷的反思-物件/貨品背後的人情味於這個社會變得次要了。然而這類突顯商品性質的作品僅屬少數,當中鄧氏似乎最終都是在反映生活、社會和個體。例如《生命麵包》有意借用「力士肥皂」和「生命麵包」兩個品牌作明示,將雨傘運動一週年(九月份)、鄧國騫的生日、香港、英國、維持生命的食糧、洗滌、食用限期等連結似有還無的關係。筆者暫時只想到這作品是否暗示藝術家於自已和社運重疊的一年裡,靠的是殖民時代的價值觀淨心殘存下去?肥皂被嵌了鐵絲網的磨砂玻璃封住,就像透過舊樓的窗望進去,是在暗示時代的隔閡?另一份作品《鉛華盡(1)》則借用了「星巴克」這品牌,各紙杯雖然寫上不同的字,但其實都是藝術家自己的名字的拼音。根據作品的描述,這些杯子應該是鄧氏在佔領運動期間於紐約作藝術家駐住計畫時留下來的,以此「回應」運動。或許這暗示香港的現況跟星巴克的咖啡和上面的名字的情況類同-看似多變其實不離其中,所謂的選擇其實已經由幕後的霸權篩選過。 

筆者有感鄧國騫其實著重物件的潛在文化/社會涵義多於考慮其「商品」的本質。他的創作面向雖然實在紛陳,仍植根於他對生活的觀察和批判。面對「琳琅滿目的商品究竟為滿足各人的需要,還是使人忘卻真正實際需要?」這策展的小命題,鄧國騫的創作給筆者的答案是「回歸物品本身對個體的意義去」,然後交織出我們生活的一個時代吧。 

 

--

後記:本文對策展著墨較少:作品太多,大致呼應「百貨」這主題但同時顯得雜亂(尤其最裡面的大空間),亦只能夠梳理部分作品。 
展覽網址:http://www.galleryexit.com/201509.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