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盡量讓做的事情無意義──《打邊爐》對話《繪畫藝術壞蛋店》

2016/1/12 — 12:20

由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和打邊爐(d-b-l)聯合主辦的「日常連接與藝術主張:藝術自媒體論壇」於2016年1月9日在廣州舉行。在活動舉行前,作為打邊爐(d-b-l)創辦人,我對出席論壇的8個自媒體的創辦人、編輯進行了採訪。下面是對繪畫藝術壞蛋店創辦人邸小偉的採訪。

 

鍾剛:繪畫藝術壞蛋店最近終於解封了,到現在為止,被封了幾次?

廣告

邸小偉:被封四次了,所以弄了個叫草但社的小號。

鍾剛:都是因為「色情」嗎?

廣告

邸小偉:對,全是因為色情。

鍾剛:從你的第一篇推送開始看,繪畫藝術壞蛋店推送的內容很雜,感覺你最初還沒想好到底要做成什麼的樣子?

邸小偉:是啊,現在我也沒想好它到底能做什麼。

鍾剛:什麼時候開始成系列的發表作品?

邸小偉:一直就有發啊,開始更隨意吧。開始很少發國內藝術家作品。

鍾剛:選擇作品時,你會基於哪些方面來考慮那些作品適合發表在繪畫藝術壞蛋店?

邸小偉:那些也不想啊!我原來一直斷斷續續地畫畫,所以找我自己喜歡的發唄!

鍾剛:你哪來的這麼多資源?

邸小偉:自己找和藝術家推薦都有。記得發周軼倫的作品時,我是在微博上找他私信的,後來開車在北京六環高速上,他加我微信,回了我信息。

鍾剛:有人說你發表的是壞畫,並且對「壞畫」追根溯源,將你的工作與某些流派勾連在一起,你為什麼不屑於這樣的說法?

邸小偉:因為那些說「壞畫」的人根本就不懂繪畫,開始感覺很噁心,現在懶得理了。不過我真的從來也沒喜歡過好人。

鍾剛:你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如何定義的?就是「調笑」和「愚弄」?

邸小偉:我盡量讓自己做的事情無意義,儘量不做有計劃的任何事。可能是生活習慣吧,我的生活一直很糟糕,但是我很陶醉其中。

鍾剛:有時你也會推送一些批評家的理論文章,這也是你的個人興趣嗎?

邸小偉:我不愛看書,能看下去的很少。所以儘量找些自己能看下去的短文裝裝逼,缺哪補哪,顯得很有素質的樣子。

鍾剛:你希望繪畫藝術壞蛋店就是發佈你感興趣的一些內容,無論是藝術,還是文學,或者是搖滾樂,你不會去對內容進行嚴格限定?

邸小偉:對啊。現在每天幾乎第一條都是繪畫吧,儘量把方向做得越來越窄,包括對繪畫方向的喜好,我這裡不想弄成童叟無欺的超市。所以有的時候一直很納悶,為什麼沒人弄個專做抽象或者小清新繪畫的公眾號呢?

但是我挺喜歡找一些繪畫之外的內容發,藝術在現實生活面前就是一泡屎。

鍾剛:繪畫藝術壞蛋店發了不少珠三角地區藝術家的作品,這些藝術家都是你發現和選擇的嗎?

邸小偉:談不上是我發現的啊,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一切資源都應該共用的。我喜歡的藝術家作品在那了,我就聯繫唄。好的作品都是有鮮明態度的,它吸引我。

鍾剛:到目前為止,這個微信號都是你一個人在做嗎,還是有一個小團隊?

邸小偉:一直是我一個人做,沒有團隊。不掙錢怎麼組團啊?哈哈。

鍾剛:你會給作品配上音樂,音樂都是你選的嗎?你希望繪畫和音樂之間是什麼關係?

邸小偉:是的,我這裡發的是繪畫,當然音樂就是輔助了啊。我儘量選一些適合做背景音樂的給配上,有時候也很隨意的。

鍾剛:流覽量多少,會影響到你對推送內容的選擇嗎?

邸小偉:雖然做小眾方向的公眾號也還是希望有更多的流覽量啊,但是它不能改變我對作品的喜好。

鍾剛:我留意到你也會發一些展訊以及和藝博會的合作,繪畫藝術壞蛋店可有盈收?

邸小偉:理論上還沒有。

鍾剛:如果微信的熱度下降了,繪畫藝術壞蛋店的未來會是怎樣的?

邸小偉:微信的熱度必然會下降,做這個有未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