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亭百年夢終章》 如果有一天得到了所有「素球」

2019/9/12 — 13:30

「其實《立場》有幾多人㗎 ?」「你哋而家有無假放?」步入排練室才剛坐下,還未好好介紹自己,就已經面對連串反客為主。眼前《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兩位女演員,分飾在不同預想時空下的主角盧亭—— 這邊廂確立「民主」,那邊廂「極權」執政。作為「漁港夢百年三部曲」系列的第五部份,演出的藍本假定於大型社會運動之後。天邊外劇場在敲定這個劇目之時,也應該不曾想像到演出排練的今天,竟然風風火火的每天上演大型社會運動遍地開花。

政治風暴中的排練創作

這個戲立基於社會運動,不禁好奇問到,劇本已經是完全寫好的嗎?如果完全寫好,會有空間折射或反映現況嗎?反之又如何在排練期間加入創作?「我們圍讀時收到的已經是完整寫好的劇本。」演員Sam謝冰盈如是說。「第一天圍讀劇本,是在721元朗襲擊後的隔天。每個人讀的時候,都包含很大的情緒,讀完久久不能平靜。然而一星期後再讀,又已經不太一樣,情緒與理智開始互相對話消化。」未及也未有明言當刻腦海裡最大的好奇:每天在街頭上及各大直播平台上,已經有一幕又一幕比創作更讓人意想不到的畫面。觀眾進入劇場,又將看到甚麼? 在排練的時候,你們又在做甚麼?

廣告

「排練時內心常有焦躁掙扎。你看這裡多近太子,拿起電話看到各種新聞及消息,心裡總是想:幾百米外就是現場,我們在這裡『搞藝術』?我到底在做甚麼?」說得七情上面之際,深呼吸一下又繼續說:「然而導演跟我們說,這不只是單純一個藝術創作,這個演出將成為眼前運動的一部分。」此時我的腦海已經沒有想問劇本故事走向,正如當下的社會已經不能單單看著在甚麼地方發生了甚麼事情,而是整個運動終將如何引領大局所向。

《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飾演「盧亭」的陳頴璇(左)和謝冰盈(右)

《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飾演「盧亭」的陳頴璇(左)和謝冰盈(右)

廣告

當有天成功爭取,你準備好了嗎?

演員陳頴璇收起開始時燦爛的笑容,不徐不疾的說道。「或者不能說我們在談制度講時局,我們更多的在思考及預備。或許某天,你就突然得到堅持爭取的,你準備好了嗎?」局勢果然變化萬千,訪問過後的當天午後,似有突破性的第一次「電視講話」就迅雷不及掩耳的傳遍全城甚至全球。回想幾年前,誰敢說太陽花沒有為夏慤村做了一些心理準備;《讓子彈飛》最後還不是經過了幾天的心理戰,鵝城上下才把碉堡都砸了。沒有人敢說一定不會有,也沒有人敢說馬上就會有。如果「攬炒」是一個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心態,那麼有天你得到了所有「素球」後,你又如何開動呢?

《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飾演「盧亭」的陳頴璇

《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飾演「盧亭」的陳頴璇

「『現在』是最重要的。劇場是一個大環境設定,讓你在這刻於一個假定的場景下,好好思考未來。」行動前分析後,在「極權」下又需要甚麼條件才有轉機?到底需要具備怎樣的質素才會切實執行「民主」?是公民意識還是教育認知,環境與制度又從何說起?這些討論,的確沒有聽到太多。「又或者是『信任』,不管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還是在面對恐懼時對自己的信任。」陳頴璇繼續說。「未來即使成功,也無可避免需要思考這一切。」談到這時突然想到,這個演出除了是一種比較和呈現,更多是一種實驗和前贍。

在傾談間好像已經遊走在虛實之間,戲劇討論與社會實況已經不能分割,但這何曾不是另一種現實。談到演出在牛棚進行,Sam又補充。「這個演出場地又是另一個特別之處,那不是一個密封的空間,演出時你可以看見頭上星光,隱約聽到外邊人車聲音。」又或者,還會嗅到催淚的味道,如果當天不幸傳來。「整個演出根本與外邊是連在一起的,導演也容許我們有一定的空間,可能每一天都不一樣,反正設定上觀眾也會對演出有影響。」說到這裡就打住了,似在賣關子一樣二人相望而笑。

回想《十年》匆匆公映後得到金像獎最佳電影,引發一浪又一浪的社區放映,其實已經在雨傘運動清場結束的一年以後。然而《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演出十天的時間點,卻在社會運動的風眼當中,演出本身除了是某種集體見證,更甚像《恐懼鬥室》一樣對著觀眾說:準備好要 play a game嗎?

天邊外劇場《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的道具

天邊外劇場《盧亭百年夢終章─ 絕望與希望》的道具

——

《盧亭百年夢終章》—絕望與希望

牛棚藝術村N2及12號單位
2019-09-18 ~ 09-21 , 09-23 ~ 09-28 ( 8:00 PM )

詳情請按此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