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亭》終章預想香港未來 導演陳曙曦盼劇作成社運「寶礦力」

2019/8/30 — 18:25

傍晚六點,排練暫告一段落。演員沒有換走一身黑衫黑褲,正要推門舉步離開。導演突然一改笑面,吆喝道:「先生你去邊呀?身份證吖。」其他演員立即響應,一些群起高叫「你係咪暴徒呀?」一些人卻呼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這一幕是演員之間的即興玩笑,也是他們在劇場以外的日常。

天邊外劇場正在準備新作《盧亭百年夢終章》,台前幕後大多都是 20 至 30 歲的青年,忙著排練,也不忘參與近日「反送中」觸發起的社會運動。其中聯合導演周偉泉坦言,在抗爭和排戲之間抉擇,常有糾結,甚至有時會感覺「好差」。

廣告

《盧亭百年夢終章》排練現場

《盧亭百年夢終章》排練現場

廣告

「排戲我們通常都會放下電話,但一排完戲,去到 11 點,一攞起個電話——哇!思維上幾難搞。」

作為另一名導演,劇團藝術總監陳曙曦承認,作品難免受到現實社會發生的事情影響,但他認為劇場無須將社運在舞台上搬演一次,「如果戲劇內的情感如同在場外,其實是沒有意思的。我們可不可以將演出當成運動的一部分? 」

借用「抗爭必備飲品」寶礦力為喻,陳曙曦認為劇場也好,藝術也好,確實不是必需品,而一種「補充劑」(supplement) ,「在外頭有甚麼流失了可以在劇場補充。補充完了,你再出去,可能就有新的狀態」。

盧亭道具

盧亭道具

有無民主兩路線 抽籤決定喻港人無得揀

由 2014 年愛丁堡藝穗節首演的《盧亭》到其後的「漁港夢百年三部曲」,天邊外劇場借用傳說中半人半魚的「盧亭」,以「漁港」喻香港,重新編寫香港開埠以來的百年歷史。第三部曲去年上演之後,編劇「酒鬼」及導演陳曙曦有感於很多港人陷於迷惘,有意續寫故事,遂有《盧亭百年夢終章》的意念,嘗試想像香港的未來。

陳曙曦解釋,今年年初在坪輋上演《十牛圖》,設計三條不同的觀演路線,勾起觀眾好奇,主動討論各自的觀演經驗。因此,他將「路線」引入到《盧亭百年夢終章》,分成「開始有民主制度」和「繼續無民主制度」的路線,觀眾到時會抽籤決定觀看那個版本的故事,「現實中,香港人也是這樣,很多事情都是由命運安排。」

《盧亭百年夢終章》分成「有民主」和「無民主」兩條路線

《盧亭百年夢終章》分成「有民主」和「無民主」兩條路線

劇本沒有故事性,沒有時間線。陳曙曦引述編劇的指示:「頭尾是框架,中間次序怎樣排都可以」。一幕幕非線性的場景,充滿曖昧和隱晦,他笑言像是「發夢」——盧亭在未來經歷不同的夢。排練過程中,導演和演員一起討論,將劇本中間部分的片段分類,整理成現時約長 1.5 小時的作品。

「香港未來,一係可以爭取到,一係爭取唔到。」陳曙曦在《盧亭百年夢終章》拋出兩種未來的想像,測試觀眾「當你被劃分到民主或無民主的路線,即使看著同一段戲,因著不同的前設,都可能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劇本貼身反應大 沉澱情感濾成思考

香港人身體力行創造未來之際,做一部談香港未來的作品。陳曙曦坦言,團隊深受社會氣氛影響,劇團早前也有響應藝文界發起的罷工。他透露,演員很多都走在前線,「612 當日,幾乎個個都食過催淚彈」,甚至有人困於中信大廈,以為自己當日就會死。經歷這些事之後,他記得演員第一次讀劇本時,大家都投入了好強烈的情感,陷入一種傷感。

相對外國翻譯劇本,周偉泉形容《盧亭百年夢終章》的內容「好貼身」,令演員「反應好快」。然而,他相信編劇的心思在於提出宏觀的角度思考香港的未來,而不是純然情緒抒發,「反應完,再提煉一些東西去行落去」。作為 90 後,他也承認未有編劇的視野,但要處理這個劇本,便開始多讀其他哲學作品,了解劇本背後的思想,「看書很有幫助,幫助我整理時局與劇本的關係」。

周偉泉認為,閱讀有助消化劇本,參考多本哲學著作。

周偉泉認為,閱讀有助消化劇本,參考多本哲學著作。

社會運動不斷推進,團隊不斷往返現場和劇場。作為長輩,陳曙曦覺到眾人在來來回回之間,情緒漸漸沉澱,「沒那麼傷感和絕望,多了些思考和討論」。他認為,演員本身正正代表某個族群,藝文青年在這場運動的經歷和感受。

「所以我希望今次劇作可以成為運動的一部分,不是說要怎去幫助,而是怎樣去鞏固這班人的信念繼續行下去。」

無須重演現實 宜作補充品助人再出發

《盧亭百年夢終章》劇本 6 月寫成,定於 9 月在牛棚藝術村演出。整個排練時間,跟社會運動完全重疊。陳曙曦也不禁直言,作品處於「運動中心」。一方面,他慶幸作品與社會緊扣,否則演員觀眾都可能無心機投入;另一方面,他很清楚此時此地的劇場,無須重複現實中的抗爭,「大家在外面已經經歷緊強烈的情感狀態,我們搬演一次其實是沒有意思。」

演員圍讀分析劇本

演員圍讀分析劇本

陳曙曦承認,如是時勢,作品一定受到運動影響,但一部戲劇不但「要排一個演出,更重要是要排一個空間。隨時準備改變,因為我們不知道演出前會發生甚麼事 」。從劇本勾出元素,對應團隊各自運動中的體驗,再融入這個演出,「希望觀眾看完之後,輔助他們思考這場運動而不是純粹情感上『要加油呀!』。」

場地早在去年申請,純粹遷就牛棚檔期,竟得出十一國慶前、尾場在 928 五周年的結果。陳曙曦推斷,劇作上演之際,大有可能是局勢「最動蕩的時候」。大時代之中的小劇場,他沒有想過藝術救世,倒是打趣地開個玩笑作喻,「是演員的寶礦力,也是觀眾的寶礦力。如果我們做到寶礦力已經好好,有甚麼流失了可以在這裡補充」。他承認,寶礦力是補充品,並非必要,也不會令人亢奮,「可飲可不飲,但有飲就可能補充了,你再出去,就可能有新的狀態」。

天邊外劇場藝術總監陳曙曦

天邊外劇場藝術總監陳曙曦

——

盧亭百年夢終章

牛棚藝術村N2及12號單位
2019-09-18 ~ 09-21 , 09-23 ~ 09-28 ( 8:00 PM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