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庸的工作和庸俗的價值觀始終佔主流

2015/7/13 — 17:38

盧迎華  批評家及策展人

盧迎華 批評家及策展人

編按:博客於今年二月接受《Hi 藝術》雜誌訪問,獲授權後轉載刊登。

她是始終活躍於當代藝術圈的少數女性策展人、批評家,她以一貫的研究性視野的「創作」和思考展開,至少(或參與)為我們貢獻了「小運動」、第七屆深圳雕塑雙 年展、「從藝術的問題到立場的問題」等展覽項目,涉及了中國乃至亞洲當代藝術觀念性的創作、藝術史話語機制的審視以及展覽與批評理論的多個層面。2015 年,即將在 6 月離開連任三年的深圳 OCT 藝術總監和首席策劃人的盧迎華,又將會如何延續她的「創作」?

 

廣告

Hi 藝術=Hi

盧迎華=盧

廣告

 

展覽也是一種創作

Hi:是什麼樣的契機,將你引進藝術策展人的領域?

盧:2004 年,我到瑞典倫德大學瑪律默藝術學院學習「批評研究」。參與這個為期一年多的研究生班的學員包括了藝術家、策展人、藝術史家、機構工作者等,與不同角色的 實踐者一起學習,共同討論藝術和哲學的問題,一起組織展覽。這個經驗使我從不同的視角來觀看和思考實踐,並投身其中。

 

Hi:「展覽還是要以藝術家為中心。」你同意這樣的觀點嗎?

盧:展覽應該是以創作為中心,這裡所說的創作既包括藝術家的創作,也包括策展人的創作。兩者都是一個好的展覽不可或缺的內容,而一個好的展覽也是有可能讓兩者的意志和工作都得到呈現。展覽也是一種創作,應該具備展覽的語言和品質,它不僅僅是指一個展示作品的空間,也不只是作品的羅列,它和作品並不構成互相抵銷的關係。展覽的語言包括了構成展覽的所有要素,比如展覽設計,作品安排,展覽裡文字如何出現等等,這些決定都是以展覽敘事為基礎,是展覽創作不可或缺的部分。

 

Hi:在你實際工作中,如何平衡工作有序展開,在學術思考和工作兩者之間怎麼協調?

盧:這些工作都是交織在一起的,對於每個環節首先是要有充分的意識,還要能落實到實處。

 

2011 年,「小運動——當代藝術中的自我實踐」是由劉鼎、盧迎華和蘇偉構思、發起和組織的一個進行中的研究、討論、出版和展覽計畫。

2011 年,「小運動——當代藝術中的自我實踐」是由劉鼎、盧迎華和蘇偉構思、發起和組織的一個進行中的研究、討論、出版和展覽計畫。

小運動:當代藝術中的自我實踐青年 OCAT 叢書

小運動:當代藝術中的自我實踐青年 OCAT 叢書

 

2012 年,由劉鼎、盧迎華和蘇偉三人組成的策展團隊提出「偶然的資訊:藝術不是一個系統,不是一個世界」作為第七屆深圳雕塑雙年展的題目。

2012 年,由劉鼎、盧迎華和蘇偉三人組成的策展團隊提出「偶然的資訊:藝術不是一個系統,不是一個世界」作為第七屆深圳雕塑雙年展的題目。

第七屆深圳雕塑雙年展期間,邀請了十位藝術家對其藝術創作進行交流。

第七屆深圳雕塑雙年展期間,邀請了十位藝術家對其藝術創作進行交流。

 

創作為核心的藝術價值觀

Hi:從你個人的活動經驗來看,你認為策展人的工作中心應該在哪裡?

盧:對於我個人而言,策展人既要像藝術家一樣保持敏銳度和創造力,又要不斷地反思既定的工作方式和經驗。始終讓自己在思考和創作的前沿地帶工作並從中獲得激發。我希望自己一方面保持開闊的視野,一方面深化對於我所討論的問題的研究和理解。

 

Hi:在策展風格上,你堅持什麼樣的路線?

盧: 到今年 6 月為止,我將結束深圳 OCAT 的三年任期。這三年來既有我參與策劃的展覽和項目,也有我邀請其他策展人和創作者來主導和組織的展覽和專案。這些工 作最根本的聯繫是它們都是圍繞著創作和思考而展開的。我個人發起或參與的展覽項目都涉及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展覽可以說只是這些計畫中的一個環節而已。這些研究項目涉及中國和亞洲的藝術歷史,特別是觀念性的創作,歷史書寫的意識形態以及其中所內在的思想史等內容。這些工作的出發點是對於普遍性的價值判斷的不信任,以及對於我們自身歷史語境深入探究的好奇心。從「小運動:當代藝術中的自我實踐」到第七屆深圳雕塑雙年展,到「從藝術的問題到立場的問題:社會主義 現實主義的回想」,以及最近剛剛開展的「『新刻度』與錢喂康:中國早期觀念藝術的兩個個案」等等,這些展覽計畫是希望對形成藝術史話語的機制進行審視和反省,揭示多元化的創作線索,並提出一個更平等的,以創作為核心的藝術價值觀。

 

2014 年,盧迎華策劃「從藝術的問題到立場的問題: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迴響」作為 OCAT 深圳館年度項目「新作展」的三個研究性展覽之一呈現。

2014 年,盧迎華策劃「從藝術的問題到立場的問題: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迴響」作為 OCAT 深圳館年度項目「新作展」的三個研究性展覽之一呈現。

2014 年,「新作展一」展出作品鄭國穀《我的老師》

2014 年,「新作展一」展出作品鄭國穀《我的老師》

2014 年,「新作展一」展出作品謝南星《三角關係逐漸轉移》系列中的油畫作品

2014 年,「新作展一」展出作品謝南星《三角關係逐漸轉移》系列中的油畫作品

 

展覽缺乏真實的問題感

Hi:在中國,藝術批評與藝術策展是一個始終處在被討論中的話題,這兩者的關係?

盧:大多數的藝術批評並沒有真正的藝術判斷,就像大多數的策展工作並不具備展覽敘述和邏輯。很多只是停留在一個感覺的層面,這兩者既沒有真正的對話,也無法彼此促進。

 

Hi:這是現狀還是歷史性問題?

盧:這是現狀吧,很多展覽缺乏真實的問題感,為了組織展覽而組織展覽;而很多批評也是言之無物,既無法真正討論展覽本身,包括觀念和技術層面的問題,也沒有抽象層面的思考,只是炫耀語言和搖擺不定的價值觀。

 

Hi:從你在國外策展經驗出發,談一談國外批評和策展理論方面的發展現狀。

盧:我從沒有把國內外割裂開來看,在哪裡其實都差不多。平庸的工作和庸俗的價值觀始終是佔主流的。國外不同區域的發展現狀也都各不相同,很難概述。我更感興趣是看看我們如何能更主動地參與到國際的話語之中,在其中扮演平等的一分子。

 

Hi:年輕一代策展人在「參與到國際的話語中」呈現什麼樣的現狀?

盧:有很多狂妄,也有很多不自信,但缺乏腳踏實地的工作和寬闊的歷史視野。

 

2015 年 1 月,盧迎華帶領的策展團隊策劃的「『新刻度』與錢喂康:中國早期觀念藝術的兩個案例」於 OCAT 深圳館展出。

2015 年 1 月,盧迎華帶領的策展團隊策劃的「『新刻度』與錢喂康:中國早期觀念藝術的兩個案例」於 OCAT 深圳館展出。

錢喂康 《模仿:白色 面積54㎡》 作品利用電流的傳送將鐵板、石膏粉、收音機通過裸露的電線串聯起來。

錢喂康 《模仿:白色 面積54㎡》 作品利用電流的傳送將鐵板、石膏粉、收音機通過裸露的電線串聯起來。

 

把專業上的工作做好

Hi:我們一直在討論中國當代藝術批評理論體系的建構,在你看來,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 30 多年過程中,是否有清晰的發展線索?

盧:在「從藝術的問題到立場的問題: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迴響」中,我們提出把討論當代藝術的歷史情境延展到上個世紀 40 年代,也就是新中國的政治和意識形態結構出現並逐漸強化自身的時期。我們也認為這個意識形態結構始終在影響和塑造著當代藝術的創作和話語。已有對於當代藝術在中國發展過程的梳理是把它獨立於,甚至對立於這個主導性的意識形態結構來進行討論的,將它的合法性建立在對於官方意識形態的反抗和不合作之上。這種論述方式似乎讓當代藝術的發展顯得非常清晰,但實際上是為了論述的清晰而放棄了對於個案和歷史情境的複雜性的考量,對於創作和實踐與社會的自覺和不自覺的競合關係的忽略。我們忽視了很多細微的、微弱的信號和線索,將主流的風潮和已經既成事實的成功案例作為我們建構這個歷史脈絡的主要敘述物件,我們需要做的是去發現和重訪歷史中許多還未被充分討論 的個案,它們將打開我們認識自我的多扇視窗。

 

Hi:當下,青年藝術家或策展人群雄四起,一派熱鬧場面,當然也有各種社會「策展人」參與進來,從「參與」角度來說,「策展人」有著怎樣的社會性?

盧:策展人的專業性是我們應該焦慮的問題。策展人本來就不是社會名流,也不是社會工作者,他/她首先應該把專業上的工作做好。

 

Hi:詩人、作家、學者、哲學家等社會文化名人一直是中國藝術批評不可或缺的成員,這對藝術批評有怎樣的影響?

盧:有視野和有洞察力的批評家都是創作者,不管他是什麼身份,他應該首先是一位相信創作並有能力創作,認識創作並書寫創作,以創作來討論創作的實踐者。

 

以調研為基礎的策展團體,對「新刻度」曾經創作的作品重新梳理和觀看。展出作品複製於 1988 年作品《基本存在——點·基本測量》其二。

以調研為基礎的策展團體,對「新刻度」曾經創作的作品重新梳理和觀看。展出作品複製於 1988 年作品《基本存在——點·基本測量》其二。

2015 年,「新作展二」在最大限度地復原和呈現一次有關「新刻度」和錢喂康早期藝術創作的推演,並忠實於文獻整理和口述史交叉比對的研究方式。

2015 年,「新作展二」在最大限度地復原和呈現一次有關「新刻度」和錢喂康早期藝術創作的推演,並忠實於文獻整理和口述史交叉比對的研究方式。

 

獨立性是專業素養問題

Hi:面對社會的種種政治、利益等因素,策展人如何保持他的獨立性?

盧:策展人的獨立性是一個專業素養的問題,與利益無關,是個人的價值取向和品德的問題。

 

Hi:OCAT 藝術館也有青年策展人培養的計畫,主要傾向於哪些方面的提高?

盧:這過去的三年來,我邀請年輕策展人來策劃他們的專案,邀請中心年輕的工作者參與到各個專案之中,委以重任,我想對於任何人而言,踐行和視野是最好的老師。我所能做到的只是為他們提供實踐,以及討論和反思實踐的平臺和機會。

 

Hi:2014 年,給你印象最深刻的展覽是什麼?

盧:如果可以談論自己的展覽的話,我會說 2014 年 1 月的新作展──(它包括了三個研究性的展覽:「各種未來」、「讓現代繼續:沉浸,等待,理想主義」,以及 「從藝術的問題到立場的問題: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迴響」)是我仍然時時想起的展覽,這三個展覽有很多的細節,並開啟了數個重要問題的討論。至於我所看到的展覽,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的董希文個展是我花了很多筆墨描述和討論的一個重要展覽。

 

(原文張貼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