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10/24 - 12:03

看加泰劇場人如何用「捉棋」解釋社會抗爭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昨日提到,加泰隆尼亞的藝文界對其獨立運動的回應較少。

真是高興,文章刊後不久就得到劇評人陳國慧的回應(耶)。如我說,今次寫作是個學習過程。能有人一齊學習,真是開心。

陳國慧的回應是,她對「『藝文界』仍然參與不多」的說法不太確認,並舉出一個例子說明﹕「過去兩屆的布拉格四年展 (PQ2015 & 2019) ,加泰的參展主題是和當地的抗爭活動有關。PQ2019 的加泰展覽是得獎的作品之一,反映當地舞台設計師的關注,網上有很多相關的新聞。」

廣告

坦白說我並不知道此事。關於布拉格四年展,我記得的就是香港參展者臨時變陣講反送中(我們也有報道過),最後誰家得獎,加泰展覽的內容又是甚麼,我都不知道。

陳國慧一講,當然是狗衝去睇 PQ2019(PQ 就是 Prague Quadrennial,布拉格四年展)的加泰得獎作資料。

不過,不知是不是我不懂找,搜尋網上,覺得相關新聞也不能算「很多」。在 Google 搜「Prague、Catalonia、PQ」,結果發現劇場媒體 The Stage 有一篇名叫「Prague Quadrennial 2019: Behind the scenes at theatre design’s global festival」有提及此事,其他已經找不到。另外透過一個參展人的個人網頁,找到小型媒體 Exeunt 的另一篇報道「A transformative tour of Prague Quadrennial」。搜中文(「加泰隆尼亞、布拉格、劇場」),也沒任何相關報道。陳國慧其實幫台灣表演藝術雜誌 PAR 寫了一篇關於 PQ 的報道,裡面有提到加泰,可惜這篇文章並沒有上網(她給我發來了,希望稍後有機會給大家讀到,相討中)。

用棋子重現警民衝突

雖然報道少,但加泰在 PQ 的展覽確實與抗爭有關,它也確實獲獎。

作品名為「Prospective Action (Catalunya 2004-2018)」,獲「國家和地區展館最佳展覽 (Best Exhibition Award in the Exhibition of Countries and Regions)」之一(Catalunya 是加泰文的 Catalonia)。其餘兩個獲得同一獎項的國家是法國和匈牙利。

作品概念與設計源於四名創作人 Laura Clos Closca、Pau Masaló、Xesca Salvà、Marc Villanueva Mir。他們邀請六名舞台設計師(Anna Alcubierre, Paco Azorín, Cube.bz, Sílvia Delagneau, Max Glaenzel, Eugenio Szwarcer),選擇當地過去 15 年間六件社會事件作主題,觀眾可透過耳機聆聽事件背景、當時參與者的聲音,以及創作人給予的指示,然後再按這些指示用提供的小物件建構事件場景。陳國慧在 PAR 的文章如此描述﹕「白色棋子代表平民、紅色是抗爭者,警察是黑色方塊,當指示說警力在後方加強時,觀眾就要在相關位置增加黑色方塊的數量」。

就圖片看起來,感覺就像玩  Board Game 似的。參與創作的 Marc Villanueva Mir 在其個人網頁直言,作品展示警方控制以及新生公共空間之間的張力,並思考「政治抗爭中藝術的位置」。看上去確實是十分有趣的作品,如果有機會看看(玩玩)香港版就好了。我倒想排排看,幾十名 green object 包圍一個 yellow object 是甚麼感覺。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圖片來源﹕Marc Villanueva Mir 個人網頁

回到「加泰藝文界回應社會抗爭」的問題。

如前提及,我昨天的想法是,整體回應聲音較少。陳國慧則認為「不太確認」。我暫時仍打算堅持我的觀點。主要原因在,即便有 Prospective Action (Catalunya 2004-2018) 這件作品,也不等於整體回應就是「多」。同理,我說回應較少,但意思也不是零。昨天我已經列舉過一些以社會為創作主題的年輕加泰藝術家。

事實上,又試著 Google 了一下「catalonia、theatre」,得到的結果也鮮有與抗爭相關。(倒有不少文章,形容加泰是一個「政治舞台 (political theatre)」,當然這個「舞台」不是藝文那個「舞台」。)這或許可以進一步顯示,加泰劇場在抗爭中的發聲並不明顯。

當然,「明顯」與「不明顯」是個相對概念。我的意思只是,較之於香港藝文在反送中的突出表現,加泰相對不明顯而已。

如果有幸收到更多回應,我們明天再討論看看。如果沒有,我們一齊來想,為何他們的回應「相對不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