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常惠珍相展 從六十年代到今天她們是否都一樣

2015/3/12 — 12:23

早兩天到過位於石硤尾 JCCAC 的光影作坊,看了剛開始的影展「珍影集:常惠珍鏡頭下的1960年代香港女性」(Rare Encounters: Nancy Sheung's Portraits of Hong Kong Women in the 1960s)(展期至4月12日)。

這次展覽特別展出了可說是難得出現的本地女性攝影師常惠珍(1914-1979)的作品,如果筆者是她,應該(或一定)不會有此等命運──在蘇州出世,三十年代和老公來港家居,雖育有子女,但因為她的個性及興趣,因緣際會「遇上」攝影,不但認識到攝影,更學習攝影、當上攝影師、舉行展覽,還拿過不少獎項(今次展覽也展示了她曾獲頒的獎牌及獎座)。很多人或者會覺得沒有甚麼特別,今時今日當然沒有特別,人人都會用數碼相機及手機影相,要參加比賽及舉行展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想到常惠珍出生及成長的時代,理應仍然是男尊女卑,而且當時技術及通訊又不及今日般發達,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不要說是男或女,一般人如果沒有一點家世或背景,都未必可以去做攝影師或搞藝術。

廣告

展覽有約二十幅常惠珍的攝影作品,今次就以一個女性攝影師作品中的香港女性為主題,黑白沙龍相中的女子,或許是梳著兩條馬尾的女子(長辮姑娘)、建築物前的年輕女性(獨行)、沙灘上的泳裝少女(沙灘上小戀人)、裸體的女子(人體)、在戶外被拍攝的女子(攝影家的收藏),又或是其他擺著不同 pose 的女子,好像是一隻托著花,又或是倚靠著牆等,都令人幻想攝影師究竟是抱著甚麼心態去拍攝這些和她身處同一個時代及地方的女性呢,她在拍她們,她們和她也一樣,或者身份職業不同,但出生及成長的大環境都是一樣──那時的女性是不是有一些共同點,是今天的香港女性沒有的呢?筆者只可以靠著相片來想像。

筆者在想,如果母親有好像常惠珍的遭遇,會不會好像她一樣成為一個有如此成就的女性攝影師?未必,就算一樣和拍攝結緣,但性格不同,最終可能只是一個喜歡攝影藝術的人,而不會當上攝影師。但母親在六十年代也應是花樣年華,可惜當不上常惠珍的模特兒。

廣告

另外,看完這次展覽,也令筆者想到一點,其實不要說常惠珍那個時候,今天本地也不是有很多女性攝影師,如新聞攝影方面,筆者認識過兩三個專業的女性新聞攝影工作者,也在其他工作機會看過一些從事雜誌、廣告或商業方面的女性攝影師,但數目真的不多,而以攝影為主要創作媒介的藝術家也只有少數,如王禾璧、陳泳因等。不辰說常惠珍那個時候,攝影在今天也是男性主導,雖然也有很多文章說攝影機的女性市場增長愈來愈大,也有品牌推出來女性導向的相機系列,但從去過的相展活動中,女性的名字好似仍是少數,甚至是異數,外國或者兩性的比例可能會相對地差不多吧。

六十年代的香港女性如果這樣,那麼今天的香港女性是怎樣?其實,可能不要攝影師,不分男女都會用手機自拍,再用 app「執過」,天花龍鳳,有的變無,無的變有,不需整容,某程度就好像帶了面具拍照一樣,只是連面具也不需帶上。所以,常惠珍作品那種樸實純真感,或者是今天的人,甚至是整個社會所缺乏。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