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梁家泰回顧展:享受與困惑

2016/11/16 — 12:12

圖 2 展出的包括香港及中國內地的面貌,和梁氏遊歷海外的作品 (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 2 展出的包括香港及中國內地的面貌,和梁氏遊歷海外的作品 (照片由作者提供)

【文/善美】

這個展覽既是賞心悅目 ,亦叫人困惑。

說的是梁家泰在大會堂高、低座舉行的40年攝影回顧展。

廣告

能夠 一次過看到這位重要本地攝影師不同層面的作品,真是很大的享受。

但有別於一般展覽,展場內沒有擺放梁家泰作品的「真跡」,而是以大型幻燈片把作品投射在牆上,好處是影像放得大大的,數目也很多,但自動放映的敝處是觀眾還未來得及仔細看過一幀照片就已換上另一幀了,相片沒有機會與觀眾慢慢的靜靜的溝通,幻燈播放亦扯掉了影像呈現在相紙上那實在感,更別論攝影媒體的特性這個哲學深淵了 - 攝影展可以用電腦屏幕、幻燈播放代替實體相片嗎?攝影作品之所以珍貴是在於相紙上的影像還是影像本身?(圖1)

廣告

圖 1 展覽以幻燈片代替實體照片(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 1 展覽以幻燈片代替實體照片(照片由作者提供)

攝影在現今數碼時代的第一道防線 - 菲林 - 已經被淘汰了,而這個回顧展就好像預示其第二道防線 - 曬在相紙上的相片 - 將會被投射出來的數碼影像取代。不是嗎?在網上舉行展覽以至"Instagram takeover" 等等內容策展的普及化,的確產生「見影像就如見真跡」的感覺。不過,如果蒙羅麗莎油畫是有别於蒙羅麗莎的幻燈片,那麽實體照片是否亦有别於幻燈片呢?雖然能一次過瀏覽梁家泰這麼多高水平的作品是一種享受,但這個幻燈片專輯卻似乎犧牲了攝影的其他重要元素,亦没收了觀眾可以隨着自己的節奏去瀏覽展品的機會。

說回展出的影像,當中就包括梁家泰拍攝香港及中國內地的面貌,既有街拍亦有時事性題材如2003年沙士一役,另外也展出梁氏遊歷海外的影像和商業攝影作品。(圖2)

梁家泰記錄中國在80年代時期的照片,充分表現了梁氏在捕捉人民風貌、光與影以及構圖的觸角。他這種「國家地理雜誌式」的風格,叫筆者想起正在亞洲協會舉行展覽的當紅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Steve McCurry。如果說Steve McCurry表現的是勤力與拼搏,那梁家泰的則是準繩。(圖3)

圖 3 中國系列充分表現梁氏的觸角(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 3 中國系列充分表現梁氏的觸角(照片由作者提供)

「流動水平」系列雖然被梁家泰形容為「非專業作品」,但卻令人印象深刻。這些利用長時間曝光和搖晃鏡頭而拍成的半抽象影像,就好像以相機描繪現代水墨畫的實驗一樣,梁家泰運用西方的媒體 - 攝影 - 來表達東方的情韻,作為生活在香港這東西文化交雜之地的攝影師,「流動水平」也許就是梁家泰對此的演繹。(圖4)

圖 4 像水墨畫的“流動水平”系列(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 4 像水墨畫的“流動水平”系列(照片由作者提供)

除了回顧展外,這亦是一個回應展,同場展出由20位攝影師和從事不同媒體的藝術家回應梁家泰的作品(這些都是實體作品,不是幻燈片了!)。這個構思令整個展覽增加了立體感,20件作品或透過對比或延伸梁氏的創作,突顯了梁氏攝影的特色。(圖5)

圖 5 這20件作品雖不是主角,卻沒有欺場(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 5 這20件作品雖不是主角,卻沒有欺場(照片由作者提供)

在回顧展上設立這個回應部份,不但反映了各創作人對梁家泰的尊重和支持,還表現了主人家的視野,把展示自己創作的舞台與其他藝術家及攝影師分享。雖然這些各有特色的作品並不是主角,但卻沒有欺場,而當中的攝影作品就見證了香港一班攝影師的堅持與水平。又一山人重新演繹一幀梁氏的作品,看似時裝雜誌照片,但背後的故事隨着以梁家泰太太為相中人而變得豐富;高志強的後巷與梁氏的街拍互相呼應;蘇慶強慢工做出蠶食的寶麗萊照片,對比着梁家泰捕捉瞬間的作品;而從事寫實新聞攝影的謝至德,展出近乎抽象的靜物照片,像梁氏一樣在告訴大家攝影是何其的多樣化以及作為攝影師可以有的闊度。

這個展覽的影像,不論是梁家泰的或是20位回應者的,也不論是嚴肅的創作或是閑暇的拍攝,都給予觀者認真、用心思的感覺。看完這個展覽,覺得攝影原來可以是在按下快門前停一停想一想,做一些在內容和/或藝術形式上有訊息、經得起時間洗禮的影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