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楊東龍畫的香港人

2017/10/13 — 14:35

不知如何介紹楊東龍這位本地資深畫家,1956年生於福建,1973年移居香港,喜歡畫畫,但沒有受過所謂正統的美術教育,曾上一些業餘美術課程,雖不是科班出身,但這麼多年來他除了要為生活而從事過不同的工作,當中包括畫背景畫,又或在油畫公司當個倒模式畫家等,也有自己創作,也有舉行過個展及群展,但他又不算是個很高調的人,年輕一輩未必認識他,筆者這些年只去過他兩次個展,即「記憶以外」(2014年)及「家.心靈.香港--一般跨越10年的旅程」(2011年),以及在一些群展中看過他的作品,而剛剛就去了他的最新個展「只是繪畫」(Just Painting)(展期至10月22日),於灣仔動漫基地舉行。

廣告

廣告

觀看時,有人說喜歡他繪畫香港的內容,很貼地,不造作,有人說喜歡他的顏色及透視,有些不合比例。而筆者喜歡他作品中的很多人,很多普羅大眾,有商店打工仔、顧客、屋邨街坊、遊人、少數族裔等等,看看作品名稱,如《皇都戲院商場》、《糖水道電車總站》、《西環村》、《青藝美容》等等,他在畫香港,不是很多畫家繪畫的山景、風景、街景而已,那些是遠的,但楊東龍的作品是很近的,就好像是畫他曾看過,曾留意過的人物和景象,不是宏觀的,是也不是微觀,而是用一個人的眼光去捕捉及記錄,不花巧,沒有賣弄,就算是那幅《裸體畫》也不會令人有突兀故意的想法。不過,這一種對人的態度,沒有美化,也沒有醜化,但不沉悶,是令人舒服的,因為這是一種百姓感覺,不是在歌頌某一些人的浮誇,不是在突顯某個現象的使命,一切都來得自然。另外,筆者也喜歡畫中人的表情,好像是木然,卻有一種山雨欲來之感,反而令人思考。

心想某程度是如似將對一個個香港的觀察凝結為一幅幅畫,你看畫就好像是體驗藝術家對這個社會及當中的人的解讀及演繹,有趣有趣。

另外,屈指一算畫家今年也過了60歲了,跟人說起其實是佩服一些資深藝術家繼續創作的心力,就好像運動員一樣,年長除了更有經驗之外,又或是在個人修養方面有所領悟,但同時身體上也有改變,不只是體力,眼力及精神也未必和年輕時一樣,所以看到有資深,甚至長輩級藝術家仍然有心有力去舉行展覽,展出新作時,人們除了肆無忌憚及自以為是地評頭品足,其實更應佩服藝術家付出的心力及精神,可惜不是人人都會這樣子。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