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 Christian Boltanski 有感

2019/4/2 — 18:18

由於 朋友Choi SAN説 大阪的Boltanski 的展覽很令她感動,我出自好奇心,即管去看看。入埸是個彩色video, 見到一個如流浪漢的人像,不斷捶胸及嘔吐,聽到如心跳的廣播。我心里説:「有冇咁誇。」經過一度顕示一個模糊人像的珠簾⋯⋯眼見是大型三幅的相片/video左幅巨型獸骨(應是鯨魚)及天連海景,右一幅見到海中有不知甚麼隠約久不久在掙扎,廣播發出如野獸病中咳嗽的聲音,因為聲與影像的配合,我開始覺得這個展覽是有內容的。Boltanski 的作品當然不欠暗黑環境中密集的人面照片,但今次卻給我很大感受,看到許許多多的模糊人面護照相片size相在排列整齊的佔了整幅牆盒子上面,再見到較大幅的同樣模糊人頭照片排在以電線砌成如猶太教燈臺的圖狀上...我初以為又是以納粹屠殺猶太人的主題創作....再看是一幅牆掛滿了各種顏色的衣服...走進另一間房,卻有一巨形以全黑衣服堆成的山,燈光異常暗黑。黑衣山周圍有形似人形走路木架披上黑衣...再有一房平平無奇展出了幾個panels上模糊黑白照片,再走入另一大房間有重重巨幅白色輕紗掛在天花板,重重輕紗上應該是印上前一間房的照片,不過更依稀糢糊...我心中極其震驚,我感到Boltanski 已不是那麼簡單旨在控訴納粹殺猶太人⋯⋯

廣告

我發覺 Boltanski 正正用「人面」及「衣服」訴說了人生..從死亡的角度去反省整體人生:lifetime!活生生的一個人最特別與眾不同的地方正是她/他的面容...在「眾人皆必死」的普遍性面前人面的特殊性越慚越慚模糊,人生種種活動生活也隨死亡到來越來越糢糊而散手成越漸稀淺的的輕紗在黑暗中緩緩無奈飄著傍徨!穿著衣服正代表眾人在某社羣中必要的社會行為或禮制,講究潮流的時裝更以為人的裝束可表達個人獨特性⋯⋯然而人死後退掉了的衣服都退成黑色無別異地堆成山...生而為人只為被著衣服的木架拖著更暗黑的長影趕路營營役役⋯⋯

廣告

Boltanski 這個展覧由開始(藍色字DEPART) 到達到(紅色字ARRIVE) 「可能」是訴説從死亡望向生而為人的黯淡與徒然....然而他用衣服,尤其是照片的表達力真是極度深入與本質....這展覽唯一色彩濃烈的是開始時的流浪漢捶胸嘔吐配心跳聲的video, 另一彩色照是三巨幅獸骨天連海照片——這兩者皆為虛擬設計照片...然後人面,原本真正有所指真人的照片全部是黑白模糊更糢糊....Boltanski 對攝影所能表達「真實」「此曾在」的了解,簡直要對他拜服說:「正解!」這正是人被拍攝後曾留世上唯一証明,然而確實無誤地証明了曾經在世時光又有何意義?對死與生的不斷反省與追尋而以藝術去「形成」Boltanski 確是深奧而偉大的!

Choi SAN勸我,要寫出我對參觀Boltanski 所感,不然其他人會誤會我逢概念藝術必反。其實,我反的,是所有低能而膚淺的藝術,面對偉大的藝術,我五體投地的佩服與尊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