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正的中國當代藝術

2016/3/31 — 14:38

(Twitter 圖片)

(Twitter 圖片)

我想說的是,近日上海釘子戶為防拆遷,在樓房外貼滿習近平肖像。整個看起來,根本是一個installation!

若不是看到新聞報道,這應該是釘子戶所為,而並非藝術家所為,我真的以為這是一個「作品」。即便知道了這不是藝術家「作品」,而是真有其事,我覺得也不妨礙把它當作一件「藝術」來看。這並不是說笑,千百年前古人的生活用品、artifacts,本來當時並非「藝術品」,後世的觀眾學者看上去覺得有作為藝術品的意義,這些生活用品/文物/artifacts被收藏入博物館,成為藝術品,這裏我們把它當作藝術品來看又何妨。何況它比不少中國當代藝術,尤其在拍賣行裏拍出天價的那些,更有趣、更有意義,當然也更真實、genuine、authentic。

我覺得應當把這幅上海釘子戶貼習近平像的照片看作中國當代藝術,起碼有以下理據︰

廣告

1. 論視覺效果,它比岳敏君的千篇一律狂笑大口男更有型格、更震撼。

中國當代藝術開到荼靡,像岳敏君這樣不斷自我重複,已消磨他所畫的笑臉的諷刺意味,前移、實驗精神蕩然無存。不及這個釘子戶裝置,夠raw。

廣告

2.    論批判性、挑戰權威,它比艾未未更有力,因為它是真的。

艾未未有政治、社會關懷,常透過作品提出有趣的問題(儘管有時也有抽水之嫌),但始終不及這個裝置的生命力、未經斧鑿的原始性。

3.    大頭毛澤東無間重複,終於可以抖抖,後繼有人。

八十年代末,中國政治波普之父王廣義為毛澤東頭像加上紅色格子,開啟了此後十年毛澤東被中國當藝術家不斷重複惡搞的序幕。八十年代末,王廣義這樣震憾無比,不過俗話說,第一個這樣做的是天才,第二個是人才,第三個還這樣做,是蠢才。前幾年有一次與一位藝術家討論這個問題,他說近年中國似乎沒有一個比毛更强的文化icon,我當時聽著也覺得有些道理。但我現在覺得,毛大頭快找到接班人了,習大大的形像還不夠强嗎﹖這幅照片告訴你,習大大「文化icon」差不多夠powerful了,各位中國當代藝家們,考慮考慮別再打擾毛老人家了,換換人吧。

4.    中國當代藝術源於民間,天生叛逆。

有藝術史學者將中國當代藝術的開端定為1979年,因為那年開始內地掀起了民間自發組織畫展潮,例如「星星畫展」(按此計算中國當代藝術沒有M+所說的四十年)。參與畫展的有不少是業餘繪畫人士,並沒有受過學院訓練,純粹是個人一腔熱忱,以星星為例,繪畫多仿西畫技巧,也有木雕,這些是新興事物,又是非官方活動,引來大批途人圍觀,結果難逃打壓,後來演變成藝術家上街遊行要求藝術自由,根據遊行紀錄照片所示,他們也提出要求民主等政治訴求。此後,在八十年代相對自由的風氣下,學院以外的非官方藝術「運動」如雨後春筍此起彼伏,例如1985年左右的「85新潮」,這些「運動」不少均標榜「新潮」或「前衛」(在中國語境而言的「前衛」)。1989年初還舉辦了展示不少具前衛性、實驗作品的「中國現代藝術展」,或者其英文名更能說明其特質︰China/Avant-Garde。然而數月以後,六四槍聲響起,所有這些前衛藝術全歸於地下(即非法)。幾乎整個九十年代,這些前衛藝術創作都處於地下狀態。

九十年代,有策展人在香港展出這些中國前衛作品,這些作品始為國際市場認識,到大約2000年以後,這些藝術家在國際市場上聲名大噪,不單進入藝術市場,後來更漸為內地藝術館所接受。2000年代初,已有人指出,中國前衛藝術正式進入官方場地,質疑其批判性、前衛性是否受影響。如今看來,此言不差。反而2016年現實中的上海釘子戶,可能比這些作品更具反抗强權的叛逆特質。

5.    藝術史學方法論告訴我們,不應只研究藝術品,更應該著眼於視覺文化。

承接以上所述,若現在中國當代藝術不再具批判性,不如把眼光放於民間,以神州之光怪陸離,可能反而更有機會發現有趣、有意義的視覺文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