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眾籌出相集 楊德銘幽Madam阿Sir一默

2016/5/19 — 17:22

新聞攝記出身,現為自由攝影師的楊德銘(Paul Yeung)都認識好幾年,早前知道他會籌錢出版相集《Yes Madam, Sorry Ah Sir》,筆者第一時間:「wow」,希望他成事之餘,也擔心。但當看過一些這次相集中阿Sir及阿Madam的相片時,也令自己思考一下紀實攝影可以有幾幽默,甚至可以有幾搞笑。

近年的大環境是所有事情都浮面地政治化及兩極化,非黑即白,非友即敵,站在前線的攝影師要用相機記錄、監察、表達等,是他們工作所需,也是他們個人的選擇,但有時在想,在拍下「那歷史的一刻」,其實那一刻可以是怎樣的呢,除了我們在報刊雜誌中看到的那些所謂代表了那些人事物的歷史性意義,好像兩批人對峙叫囂準備殺、兩個國家領導握手、消防人員正要衝入火場救人、戰場死傷無數的場面......但除了這些廣為大家認知的賺人熱淚、激盪人心的場面及景象,但現實中根本不是只有這些一面倒的,就算是在發生天災人禍時也難免會有幽默搞笑的場景出現。

今次在相集中的阿Sir及阿Madam,雖然都是受了上頭指示要控制場面,應該都是近年難得一見的一浪又一浪反政府示威抗爭中,但不是拍理應是保護人民安全,現實卻是要與民為敵的阿Sir及阿Madam們和被視為暴民的一般市民的對抗場面,大家有太多途徑去重看一次又一次,但今次看到的是:某阿警察「仆街」、某警察扛著另一警察臀部、某警察舉腳跨過草叢、警察手拉手做人牆、某警察和另一警察交頭接耳的樣子、某警察抹汗......不是阿Sir及阿Madam們救人捉賊,也不是阿Sir及阿Madam們鎮壓人民,而是他們在大事件前,令攝影師注意到的不是甚麼衝突位,而是一些幽默點--那個動作,那個手勢,那件底衫,那個水壺......

廣告

紀實不只是要拍下所謂的大是大非,瑣事小事也是要記錄。誰不知大是大非要記下來,但大事大人物,誰不會拍,個個拍,但所謂的大事大人大道理,看得太多,聽得太膩,如果用另一個角度,另一種手法,如在示威抗爭時捕捉一個又一個的笑位--現實生本來就是這樣--難道示威者及警察都不會食飯放屁嗎。

筆者記得幾年前攝影大師Elliott Erwitt在港做展覽「Best in Show」,喜歡他的黑白相片,簡潔直率地訴說一個個故事,富幽默感及生活感。不是要拍到兩軍對戰才能呈現戰爭的可怕,不是要拍到警察放催淚彈才能表達警權過大。

廣告

不過,如果阿Sir及阿Madam們看到這本相集時,希望他們不會太傷心啦,因為至少相片中的他們反映到他們也是平常人,就算是執勤時,就算被下司指令要架設水馬人牆,要驅趕示威人士,他們也會和其他人一樣著錯衣物,帶錯配飾,做錯動作,識得笑是最好的回應。

今次用crowdfunding(眾籌)的方式來推出這本相集,楊德銘選擇了Dreamna,無論為何會選用眾籌網頁來達成出相集的原因為何,你或者可以猜想由於沒有出版商推出好像是很政治敏感內容的書籍,是自我審查也好,是白色恐怖也好,是害怕挑動警權、政府等也好,又或者只是以為這些相集沒有市場也好,就算自己出版也沒有內地印刷廠會接這生意,是甚麼原因也好,這是筆者一廂情願的瞎猜而已,所以楊德銘覺得是時候要出這相集時,如果要等有心的出版商,或者已是太久以後的事了,所以用眾籌方式,也許最後反而能達成心願。

雖然眾籌也非甚麼新奇的東西,外國都出現了十幾年,而香港好像近幾年才有,但自己就沒有到過眾籌來成功舉行的藝術展覽活動,也沒有認識的藝術家是用眾籌來出版相集、詩集或其他刊物,大家都是用自己錢,或是透過最傳統的資助渠道,如藝發局、藝術推廣辦事處、康文署及其他私人機構及企業。眾籌是否對本地藝術界仍是一件新奇事呢?可能啦,又或者大多數人仍安於傳統的尋找資助方式啦,填表等回覆,OK就做,不OK就再等或再想其他辦法。

看Dreamna網頁中,之前以為沒有甚麼藝術文化項目,但原來和藝術及設計的眾籌項目也有不少,除了楊德銘的相集以外,寫文已籌到了過半的目標金額了,希望最後會成功籌到10萬元啦,其他成功達到眾籌金額目標項目還有「I Don’t Like My Grandpa’ Returns Home」展覽、《黃克競有落》舞台劇、香港同讀文化節等,但金額目標都不是很高,可能易籌募。而在另一眾籌網頁FringeBacker中,也有些是藝術文化項目,好像一個正在籌募的項目是Art Pop Up HK展覽,金額目標是50萬元,剛籌到逾20萬元。

眾籌就是你腦中有個好concept或idea,可能是一件發明,也可能是一件公益事宜,希望有一筆錢去實現它,但對於藝術家及文化工作者將想做的一個展覽或活動,當成一件能吸引公眾注意及捐錢或資助的一個項目,筆者自己覺得好像有些衝突,但又不知道如何說明白,也許是自己無知而已。用大眾的錢來將藝術文化推廣給大眾接觸,或者本來就是件美好又正確的事。

不如,筆者都想想網上眾籌,等我有錢做些事吧,好心呢,福心呢,可憐我呢個盲眼乞兒仔呢......在想到之前就看楊德銘拍片介紹他的相集項目: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