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眾聲喧嘩到反躬自照:評浪人劇場《心林》

2016/9/20 — 18:47

浪人劇場《心林》劇照
(圖片來源:浪人劇場 Facebook)

浪人劇場《心林》劇照
(圖片來源:浪人劇場 Facebook)

浪人劇場一直不遺餘力將香港文學改編成舞台作品,尤對董啟章的作品情有獨鍾。繼之前的《小冬校園》、《體育時代》等後,今次改編的是董氏的早期作品《安卓珍尼》。

《安卓珍尼》以一個女研究員進入深山尋找斑尾毛蜥為主幹、側寫女研究員不如意的婚姻;並行呈現的是有關斑尾毛蜥的科學論述。種種寫作手法都指向一種企圖擺脫父權壓抑的女性主義觀點;故此當譚孔文在「導演的話」中寫改編時「並沒有把性別議題放在一個明顯的位置」,我已好奇《心林》究竟會如何轉化這個原著中為人稱道的向度。

浪人劇場《心林》劇照
(圖片來源:浪人劇場 Facebook)

浪人劇場《心林》劇照
(圖片來源:浪人劇場 Facebook)

廣告

如果套用譚孔文的語言,舞台上站著的人既非演員、又非舞者,而是將原著語境的意識形態表達出來的「表演者」。團隊在宣傳上特地將《心林》標榜成「舞蹈音樂劇場」,似乎是要淡化原著本就跳脫的敍事。在敍述策略上,導演刻意打散原著本身已呈半斷裂狀態的敍事,大部分時間為兩男(梁天尺、陳瑋聰)手持麥克風,以第三人稱吐出《安卓珍尼》中女研究員的處境,並以相異節奏講述斑尾毛蜥的生物特性;同台的兩女(林薇薇、陳嘉靜)則同時指代女研究員/安文/安卓珍尼(即研究員給予斑尾毛蜥的小名),以形體為語言,互相拉扯、撫摸、延伸肢體。四名表演者或保持距離對望、或糾纏翻滾,企圖以麥克風聲線的失真感和形體的沉默,化解女性在原著中的強勢。

廣告

《心林》打從一開始就不欲遵循線性敍事,只偶然以燈光和楊智遠的歌曲指示情節的推進,使得本身帶點複雜的故事更加輕薄和難以跟隨;對未有讀過原著入場的觀眾來說是一大考驗。話雖如此,焦點也就多放在舞者的形體展演,和人與台上道具之間的磨合與反抗。既是心林,舞台設計走簡約路線(演後討論時鄧正健也指出有別於過往浪人劇場的風格),四方分別設一木椅、一大玻璃水缸、開場時的帆布與歌者詠唱的角落。演出中段時表演者秀出多枝長鋼條,台上二或三人便手執鋼條一端,以長度營造出距離;時而拉近、時而抽身,一時又讓眾人手執鋼條圈起其中的舞者,如身在牢籠之中掙扎。眾人在中央光圈之中張弛,似乎象徵主角對自己身份或自我價值的認同和拒絕。

浪人劇場《心林》劇照
(圖片來源:浪人劇場 Facebook)

浪人劇場《心林》劇照
(圖片來源:浪人劇場 Facebook)

這種對稱、多聲部的設計無疑消解了原著中第一人稱的敍事角度,並將主角聲音均分至台上眾人,成為俄國文學理論中「眾聲喧嘩」、或曰「複調書寫」的狀況。巴赫汀(Mikhail Bakhtin)從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建構其「複調」理論,指出杜氏筆下的人物皆非整全;凡對話必有回應,凡角色必然破碎而未能自足。如此一來《心林》中台上個體,甚至獨坐一角的歌者,都是內心深處不斷分裂的女研究員/安文/安卓珍尼,不斷在統一的舞台上發出未能整合的主旋律。

即使對鏡自照,也會受制於光線的強弱和反射角度,更遑論水游移不定,永遠無法筆直穿透;暗示末段陳瑋聰凝望玻璃缸中的水,卻得不到清澈映像,不斷折射出無數個於浮世掙扎的主體,非關性別、無分雄雌。《心林》最後以四角台燈射向台中央上方的枝椏,形成封閉的金字塔,使四面台的倒金字塔與之相交;此刻舞台成為多個尖端交集的頂點,從複調式的形體音樂交疊到安卓珍尼的同呼同吸,《心林》去敍事化的處理,竟造就了一個詩化的自我省照過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