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睞睞、沿河、共時的星叢:三個台灣展覽

2019/9/17 — 13:07

月初去了台灣,行程極趕,八天內跑了四個城市,做了六檔訪問,看了十二個展覽。訪問和部份展覽都是為了一個剛開展先導部份的新計劃,超級興奮的,希望很快可以公布。

展覽中有幾個特別推薦的。完結時間各不同,大家要是這段時間去台灣的話可以留意一下啊~ 今天這兩檔都在台南,位置也很便利。

睞睞 @ 節點

廣告

節點是香港、台灣、澳門藝術家共同營運的藝術空間,這種跨地域共營的模式十分有趣,在區域內也不多見。在台南蝸牛巷附近的空間包含展覽空間、駐留空間和工作間,主打年輕藝術家之間的跨地交流和成果展示。

本檔展覽為香港藝術家冼朗兒駐村成果,她在駐台南期間拜訪了蝸牛巷的一對老夫婦,他們在日治時期是少數擁有日本名字的漢人,社會地位比較高。冼朗兒留意到數次訪談時幾乎都是伯伯在談話,婆婆則進進出出,打點家務,家庭中的階序令藝術家好奇,她於是嘗試挖掘女人在那個家中的痕跡:婚照中穿婚紗的背影和飾品展示櫃等成了她繪畫的題材。

廣告

我想起藝術家黎肖嫻在錄像作品《居所一二》(2014)中凝視父母的居所,同樣視母親細心排列的小擺設為其個性與美學的體現。廿一世紀,不少女性仍然沉默隱身於家居深處,思想感情都只可在語言以外迂迴表達;藝術家如冼朗兒與黎肖嫻細察那些暗啞幽微處,以不同藝術形式書寫難以言說的陰性經驗。

沿河 @ 絕對空間

九十後藝術家劉紀彤的首次個展。進門是一條狹長漆黑的隧道,穿越時聽到微弱水聲,再靠後的幽暗空間,地上放著煙蒂、枯葉等殘餘物,牆上投影劉紀彤在下水道拍攝的錄像。下水道是隱沒在城市底下的部份,除了淤塞倒灌的時候,基本上被城市人忽視,但下水道其實是現代城市最關鍵的基礎建設,其陰暗、髒污、盤根錯節也勾起人的無窮想像,尤見於大眾文化中種種育成自下水道的怪物。

藝術家高俊宏在開幕座談中提到劉在台南這座舊都裡行走並考現,錄像裝置突顯下水道的身體性;自然文學學者簡義明則認為影像捕捉了不少日治時代留下的神秘細節,透露台南的多重歷史夾層留下的線索。

離開䤸像裝置,朝出口的光明走去,是一幅藝術家幼時與母親在九州海洋巨蛋留影的照片。海洋巨蛋因虧蝕已經拆卸,最早的水之記憶失去了可依附的場所;照片的孔洞後是人工海洋被拆毀後留下的城市廢墟。下水道與海洋巨蛋,同是水體卻相隔那麼遠:隱與顯,恐懼與欲望,存在與毀滅... 兩者之間的詩性跳躍令作品在城市秘景踏查以外添了一分餘韻。

共時的星叢 @ 國立台灣美術館

為了這個展特地在台中逗留半天。導演黃亞歷數年前推出紀錄片《日曜日的散步者》,刻劃台灣日治時代由在台日裔與華裔詩人所組成的「風車詩社」。今次與影像學者孫松榮共同策劃續集〈共時的星叢〉,他們稱之為「展覽電影」。

展覽分為十個部份,從二十世紀初台灣接收與轉化西方藝術風潮開始,到戰後二二八事件與戒嚴作結,展出大量詩歌、文章節錄、繪畫、影片、文獻如書信、手稿、詩人藏書、照片、證件等,構築與風車詩社共時的文藝宇宙、各種在東洋與西洋夾縫中的跨界實驗。最有趣的是,展區作星羅棋布狀,彼此之間沒有間隔,展品溢出邊界,在眼角餘光中互為滲透,密織成一幅不辨過去未來的非線性時間網。

#藝術 #展覽 #台南 #獨立空間 #替代空間 #節點 #絕對空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