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風》:成全他人 成全自己

2015/8/17 — 16:01

電影《破風》
(圖片來源:破風 facebook)

電影《破風》
(圖片來源:破風 facebook)

同樣的體育題材,同樣的熱血激情,觀眾很容易質疑,林超賢只是將《激戰》的內容複製到《破風》,換湯不換藥。然而入過場就能釋疑,兩者之間雖非截然不同,只是林導確實擴充了討論的面向。

《激戰》著重個人的奮鬥,即所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擂台」。你看擔任大 Boss 的李子天存在感稀薄,就知比起與他人「激戰」,導演更希望描繪劇中人與自己「激戰」。賤輝克服年齡,以及往時打假拳的陰影等困難,戰勝的不單是對手,更是他自己。

單看片名,《破風》亦很有與自己「激戰」的意味。點題句「 風在前,無懼。」與《激戰》「每次上台,我都會好驚,不過我會同自己講,我做得到。」互相呼應。不過於此以外,「破風」二字放在單車項目上,還有另一層意思。

廣告

多得林超賢這部新作,單車白痴如我才知道,公路賽有破風手與衝線手之分。衝線手負責衝線奪勝;破風手則是走在車隊最前面,為衝線手擋去風阻,助其保留體力的人。相較於「戰勝自己」,破風更著重的是「成全隊友」。

這是新作不如《激戰》爽快的根源。後者是喪家犬向頹敗的人生作出的咆哮和反擊,勝利是屬於個人努力的結果,自然酣暢淋漓;前者卻是犧牲自己去換取團隊成功,掌聲與喝彩聲都是台上隊友的,同樣是勝利,當中卻包含壓抑與克制。熱血激情固然還是有,只是濃度顯然不如《激戰》。因此,抱著看《激戰》的期待看《破風》,出來的結果必定是「還不錯,只是...」

廣告

《破風》真正的優點在於描寫人如何認清自己的崗位,按下個人爭雄的欲望。每個人都希望當主角,可現實中真能當主角的又有多少人?承認自己沒那個命是艱難的,弄得不好,人就很容易迷失方向,自甘墮落。所謂「取是能力,捨是境界。」捨,不是捨棄一切,甘於沉淪,而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做好自己的工作,協助隊友爭勝。這個過程是掙扎的,不可能像賤輝置之死地而後生那樣痛快,亦難滿足觀眾的英雄心理,不過假若我們靜下心來,細心感受破風手的心理狀態,那種糾結其實是值得細味的。

輔助角色從來不易吸引眼球,可《破風》的亮點偏偏就放在破風手之上。因此,看鄭知元由三級車手奮鬥至二級車手意思不大,意思在於一手培養他出來的車隊領隊立哥甘願放手,讓他去更有能力的車隊;看炫光隊擊敗幽靈隊並不精彩,精彩在於車隊獲勝後,姪女問破風手邱田為什麼不站在台上接受歡呼;看仇銘率先衝線不驚喜,驚喜在於他能夠不執著於個人勝利,為隊友作嫁衣……

追逐夢想的你,理想受挫的你,再不甘心也有要退居二線的時候。成全他人,才能成全自己,讓團隊及個人的價值發揮得最好,取得成功……然後,對,還有然後,很喜歡電影結尾,明明已經承認自己只適合當破風手的邱田,還是不服氣跑到高山特訓,祈求突破界限,再度挑戰衝線手的位置。待他回來,可能還是只能當破風手,又可能站在鎂光燈之下,不論如何,此刻做好自己本份,未來試圖逾越不可能,不一定有志者事竟成,可也是另一種浪漫熱血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