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碰撞的音樂

2017/12/18 — 15:29

《超紀元聲遊會》
(相片由SIU2提供)

《超紀元聲遊會》
(相片由SIU2提供)

香港藝術發展局首次舉辦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音樂節目中,有兩個均與作曲家伍卓賢有關的,第一個是「一舖清唱」的《石堅》,另一個是他的fusion樂隊SIU2的音樂會《超紀元聲遊會》,兩個節目都在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進行。有趣的是原來《石堅》和SIU2的首演同在2008年。

由於筆者已另文評論了《石堅》的演出,這篇將集中評論《超紀元聲遊會》。筆者曾欣賞過SIU2的戶外演出,家中亦收藏了他們的專輯《聲遊者》。對於他們這種fusion音樂,筆者認為其有趣之處,正如黃志淙博士在導賞手冊所指出的hybridity(混雜),音樂的風格不局限於某一兩類型,即使在一首歌中風格也可毫無先兆地改變,可謂驚喜處處,而SIU2集中西不同樂器:笙、三弦、古箏、鋼琴、低音結他、爵士鼓,讓中西樂器的音色互相碰撞,例如在流行鋼琴與爵士鼓強勁節拍中,能聽到典雅的古箏聲,這種奇特的碰撞又是另一層意趣。

SIU2在《超紀元聲遊會》演奏了十多首樂曲,當中不少為全新的作品。音樂會先由伍卓賢的笙獨奏開始,接著低音結他手陳學明附和著他那段略帶哀怨的慢旋律。之後由林天惠演奏三弦,有趣的是他們在音響上加了電子聲效,令三弦的聲音不但有中樂風,也有電子結他狂野的感覺(林天惠一直保持優雅地演奏)。不久鋼琴手樊國雄加入,可見基本上這段開場音樂是要讓所有主奏樂器都有表現的機會,然後他們一同演奏出第一首樂曲〈Devil City〉。除了欣賞他們的技藝外,也可欣賞他們之間的默契,譬如樂曲中有些突然而來的停頓和再開始,他們非常整齊和合拍。

廣告

一輪激烈的音樂後,他們演奏〈February Snow〉,先由鋼琴彈奏出頗為抒情的旋律,初時還以為整首音樂都會如此,加上曲名令人聯想到輕柔的感覺,但原來那是一個「誤導」,不久之後便響起強勁的節奏,真是意想不到。之後的是〈Sonic Traveler〉,也就是《聲遊者》的第一首樂曲。此曲同樣由鋼琴彈奏出充滿跳躍感的音樂,其他樂器以這段音樂為中心,陸續加入伴和,然後出現一些下行的樂段,使人有天旋地轉的感覺。中間古箏的聲音為音樂加添西域的色彩,不過古箏的聲音略細,不夠突出。音樂後來越趨密集,叫人透不過氣來。

接著是伍卓賢所言的「part B」,就是邀請近年演出頻頻的二胡家陳璧沁。不過這次她演奏的是中胡和高胡。先奏的是〈Gondola〉,這版本加上了〈望春風〉的旋律,不時在樂曲中出現。整首音樂的氣氛比較soft,敲擊的徐協倫也「棄棒從手」,用手敲打,後段也只是用brush。鋼琴部分不乏不停來回的樂句,為音樂帶來船歌的感覺。

廣告

然後是〈New Flower Music〉,陳璧沁用上高胡演奏。感覺上這首音樂確是比較高音(至少是開始時),樂曲洋溢歡樂的氣氛,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肯定是高胡與笙之間模仿鳥聲的「較勁」。

高胡、三弦和古箏及後演奏廣東音樂〈雙聲恨〉,為音樂會帶來不一樣的古雅氣氛。三人的配合很好,最後的加速非常合拍。陳璧沁最後跟SIU2合演了新作〈乙反〉(英文名是〈Eva〉)。正如陳璧沁在演前的解說,這種乙反調在西樂裡會被視作「走音」,但將這種「走音的音樂」套進樂曲中,卻產生出另一番趣味。更有趣的是陳璧沁曾笑說彈鋼琴的樊國雄包容到她的「走音的音樂」,然而鋼琴部分不乏撞音,彷彿在說「你有你走音,我有我撞音」。

之後便進入「part C」,找來六名銅管樂手助拳。先奏的是〈Lights Up〉,幾位銅管樂手好像未能即時進入狀態,一些獨奏的發揮不算好,offbeat的伴奏亦有些「在追趕拍子」的感覺。不過銅管樂確實帶來「blow you off」的凌厲,連椅子都在震動。

下一首是〈Haunted House〉。這是一首很緊湊的音樂,向上爬的半音帶來恐怖感,不過銅管樂又帶來一種明亮的音色。可能因為新樂師的加入,伍卓賢也要有手指揮他們,不像之前透過眼神和默契便能完美地合奏。音樂後段更來一回升key,把氣氛推高。接著的是〈Lazy Days〉,曲風如其名般懶洋洋的,有趣的是鋼琴的旋律很像莫扎特鋼琴奏鳴曲K.545開端的前半部旋律。懶洋洋的樂曲後是〈Upbeat Lullaby〉,名曰搖籃曲,但卻是一首精神奕奕的音樂,甚至令人有聞歌起舞的衝動。各個樂器都有獨奏的機會,其他樂器都會收斂一些,讓位給獨奏者表演。

當晚最後一首樂曲是〈Don’t Steal My Music〉。此曲同樣給各人獨奏的機會,甚至用燈光給他們highlight出來。經過幾首樂曲後,銅管樂手已進入狀態,各有各精彩,例如小號手John Campo的獨奏在賣弄自己快速靈活的手指;另一小號手Michael Kurtz則以長音取勝;色士風手連嘉俊在獨奏時忽然來一記顫音,他身旁的樂手不約而同地笑了,可見他們也是樂在其中。最後各人一起加強「火力」,叫觀眾進行忘我的境界。

他們encore了〈Grand Grand Victory〉和〈Goodbye Waltz〉。筆者初聽〈Goodbye Waltz〉時發覺它不是華爾滋來,還以為好像之前的〈Upbeat Lullaby〉的故弄玄虛,然後他們忽然來過風格轉變,變為三拍子的舞曲,音樂不停在兩種曲風間轉變。末段他們不停重複相同的樂句,正當在想他們會如何發展這段音樂,才發現這是用來伴和鼓手的獨奏表演,真是由頭到尾都是驚喜不斷。

這場無疑是一場讓觀眾盡興的音樂會,除了歸功於一眾高水準的樂手外,負責音響設計的林俊文的功勞同樣不少,特別是各曲的獨奏段落,他都要協助調教音響,才讓觀眾聽得一清二楚,提升音樂的表現力,是這次成功的音樂會背後重要的男人。

場次:2017年12月9日 8pm 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