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交媒體正在謀殺藝術

2017/3/25 — 10:08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前天,在Art Basel聽了一個由Intelligence Squared主辦的辯論,題目是《Is Social Media Killing Art?》(「社交媒體正在謀殺藝術」),一個非常有趣、益智兼適時的題目。

在展覽現場我們經常會看見觀眾把心儀的藝術品用手機拍下,然後上傳至個人社交媒體。在社交媒體出現或普及之前的那些年,所謂的「心儀」仍是一個相對單純的想法,你喜歡那一類那一件藝術品,就像對一個人一見鍾情一樣,是由心而發的一種直覺感觀,你完全不會也不用考慮到作品是否其他人所like或comment and share等問題。

但在社交媒體當道的年代,個人喜好已不只是「個人」的一種單純的自我感覺,而是一種牽涉對別人反應之預期(不管是相識的或不相識的,真實的或網絡的朋友)的複雜計算和考量。先不論科技進步對社會整體以至藝術本身的發展是好是壞,隨著主流觀眾在觀賞藝術習慣上的改變,所有有志於透過創作反映/批判社會現象的藝術家,也不得不思考如何應對這個前所未見的創作大環境。

廣告

從藝術的層面來說,社會媒體的興起,首當其衝或如辯論題目所說的最先被killed的是那一類藝術品?

簡單而言,就是在facebook/instagram/wechat等social media上難以嘩眾取寵呃like的Art吧,例如:毫無疑問地會被主流網民視為「老土」的中國傳統黑白水墨畫、「沉悶」的中國書法、「單調」的瓷器作品、「精細」的工藝品等 ⋯⋯ 當然,有人會反駁說:這個世界從來都是「適者生存」,況且「一雞死一雞鳴」嘛,沒有了藝術種類A,自然會有藝術種類BCDE出現並取而代之,何必杞人憂天?

廣告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2017 Art Basel Hong Kong

但問題是,如果社交媒體上充斥著的藝術圖片都是以取悅那些傾向追求即時視觀刺激享受的網友為本和目的(如上兩圖,而不是下圖這類工夫相當扎實但不容易討好的藝術作品?),那麼將會為藝術知識和資訊上的分享和傳播帶來什麼中長期影響?

2017 Art Central

2017 Art Central

為何Art Basel要限制觀眾人數入場?因為欣賞藝術最基本的要求是一個安靜的環境,而惟有安靜才可仔細觀察,惟有仔細觀察才可用心感受,惟有用心感覺才可和作品達致靈魂上的感通,最終使我們的視野思維審美覺知得以提升。

社交媒體的出現當然有其好處,並在過去十多年為全球藝場市場製造了不少new business和新興網紅藝術家作品,但其大行其道所引致的藝術傳播「失衡」(imbalance),以及整體社會的審美觀念因此而愈趨單一化、齊一化和平庸化等後果,這些都是所有關注藝術教育和發展的朋友不能迴避和忽視的問題。

伍常:https://www.facebook.com/wuchang5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