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會轉型中的三十七秒

2018/11/14 — 10:45

【文:盧卓倫(香港浸會大學三年級學生)】

在當代藝術中,藝術家決策(Artist decisions)的重要性顯而易見,甚至比其中的工藝技巧更被人重視。其中的原因是藝術家的決策能夠直接揭示其中的思維和創作動機,更能夠彰顯到其中的個性(Individuality)。猶如劇本一樣,藝術家決策之重要在於它同時打破和限制了觀眾的思考。畫框內放置一個粉紅色的蘋果還是一個藍色的蘋果,兩個不同顏色的蘋果引發出的觀感和反思可以大有不同。由此可見,藝術家的決策是重要。藝術家鄭怡敏(阿金)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展覽 Social Transformations 中設展的《00:37》看似是十分簡單的作品,正正讓觀眾體會到藝術家決策之重要性。

鄭怡敏,1998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2002年獲RMIT University純藝術(素描)學士學位。2007年獲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及公共歷史碩士學位。自2000年始策展藝術展覽、教育、研討、交流等活動數以百項。鄭怡敏亦曾任中學校董、現為註冊社工、兼任藝術學院講師、C & G藝術單位創辦人之一、藝術團體二二六工程會長、慈善團體藝術到家有限公司主席。鄭怡敏的身份跟他的策展理念一樣與社會議題息息相關。大多數作品都以質疑政治、社會、民生議題及藝術制度為主。鄭怡敏曾於2017年接受民間媒體毛記電視的訪問。訪問提及他對當年西九文化區發展的批評。鄭怡敏將他的受訪片段化成一百幅素描(見圖1, 2) 並製作出一段37秒的定格動畫(見圖3) 。因為同樣是由視頻轉移到畫紙上,這作品讓人容易聯想起周俊輝的《電影繪畫系列》表面上,兩者的表現方式(Form)當確有相似的地方,然而,要談它們的內容和創作過程各有差異。先論創作過程,鄭怡敏的作品由視頻,即他的受訪片段,轉至畫紙上。但他的創作還沒有停止,又把多幅素描重駐螢幕上。換句話說,欣賞《00:37》的時候不能夠把素描部份和定格動畫分開理解,更應該視兩者為一個整全的作品解讀。相比之下,《00:37》的繪畫技巧不過是草圖,沒有《電影繪畫系列》那麼細緻。這彷彿在暗示此作品的價值不在乎表象的美,容易引發觀眾思考作品隱含的意義。在欣賞的過程中,觀眾應該留意鄭怡敏的藝術家決策。顯然地,鄭怡敏在創作過程中經歷了不少下決定的關口。鄭怡敏所做的第一個決定是片段選取及選段。他選擇什麼片段和片段中的哪一部分經已決定了這作品是跟什麼議題有關。相信任憑誰看到他選取的片段都夠感受到那份政治意識。這一步亦為觀眾的思考作出鋪陳。接下來,鄭怡敏便選擇了將片段素描化。正如上述所言,素描的簡單使觀眾不至於拘泥在繪畫的技巧上。與其同步的是定格動畫的製作。將素描和定格動畫一起放置在同一幅牆上表演出強烈的對比(圖4)。雖然素描是某一種草圖,但當這些草圖密集地放牆上,比起一幅完整的油畫更使人感受到創作的需時。但當素描重投到視訊也不過是短短幾秒的片段。這種對比令人慨嘆的同時批判政府在西九工程的草率從事和流行媒體「水過鴨背」的現象。現在我們也可以明白鄭怡敏何以為他的作品命名為《00:37》。

廣告

圖一

圖一

廣告

圖2

圖2

遊走藝術館不能夠只看藝術品的本質,更要有「時」、「地」、「人」的考慮。藝術家不但要考慮作品相關的議題、表現手法和與自身經歷有什麼關係等問題。更要考慮他的展出時間、策展地點和觀眾群(Target audience)。關於鄭怡敏的決策,我們還需要思考他的作品與「時」、「地」、「人」有什麼扣連。他的受訪片段拍攝於2017,時到如今,鄭怡敏為何要用舊片段內重提舊事呢?為什麼他要選擇在這個特定的時空呈現他這一份作品? 試想像如果將受訪片段改成為讀白的錄像,即使讀白的內容仍然是對事件的批評,也會失去原有作品中時間的厚度。這種情況在劇場經常出現。有些經典的劇本會在不同的時代中再次被搬上舞台。理由可以有三。一,經典劇本耳熟能詳,叫好叫座,符合經濟原則。二,故事裡有不變的道理,適用於不同時代。三,借古諷今,也可以帶出一些舊問題仍未被處理。同樣道理,一年匆匆過去,西九文化區只有利於外國團體和有名氣的製作單位,仍然未跟本土年輕藝術家接駁,可見其中的失敗。論到「地」,策展地點為Social Transformations展覽。香港的城市變遷,人所共知。從殖民主義到去殖民主義,香港彷彿時時刻刻都處於轉變的階段中,從不停步。從舊樓保育到雨傘革命,此展覽正正給我們停下來的空間,回想這幾年所發生的事和這些事對他們藝術家的影響。《00:37》引伸出香港近年的藝術發展,所見的改變到底是穩中求變,還是固步自封?將《00:37》放在Social Transformations展覽中猶如在時間的洪流中投下一塊小石,到底是能夠泛起怎樣的漣漪呢? 是次展覽的觀眾群有藝術界和教育界人士,也有機會接觸到不同階層的大眾。要越過背景差異來建立一條共同溝通的橋樑並非易事。太虛幻,容易令人感到曲高和寡、故弄玄虛。太實在,容易被人歸類為媚俗、潑婦罵街的政治偽術。《00:37》既不賣弄花巧的技藝,亦恰到好處地提供了一個雅俗共賞的思考平台。

圖3

圖3

圖4

圖4

藝術創作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是對當下、自身、世界的一種觀照。有人怕香港藝術漸漸成為社會控制(Social Control)的工具,認為大眾可以透過藝術發洩了對現況的不滿後便會重新投入體制裡頭。然而,真正的藝術家不但具有強烈的觸覺,亦永遠不能抽身離開他的所在地。正如司湯達在小說《紅與黑》提及小說是一面在街上自由行走的鏡。俄國文學評論家車爾尼雪夫斯基也曾說過:「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鄭怡敏在《00:37》中彰顯了藝術家的責任,誠實地反映他和生活之間的互動關係。

展覽詳情
日期:11月11日-28日, 2018
時間:10:00am – 8:00pm 
地點:灣仔港灣道2號香港藝術中心4-5/F 包氏畫廊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浸會大學三年級,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城市文藝》、《皇冠雜誌》、《香港作家》、《字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