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禧春酒店》 劇目依舊 人面不再

2015/3/3 — 12:47

陶花琿咁怕佢老婆崔銀嬌,到底最後會點收科呢?

陶花琿咁怕佢老婆崔銀嬌,到底最後會點收科呢?

【文:門徒 Peter,圖:中英劇團 facebook】

《禧春酒店》,中英劇團於二〇一四年十月底於葵青劇院的製作。是中英 35 周年誌慶的 re run。(又是另一篇遲了幾個月的觀後感)

《禧春酒店》是 Peter 最不想寫的觀後感,因為真的不知從何說起,劇目依舊,人面不再的感慨。

廣告

Peter 在年少讀書時迷上中英劇團,在 1996 年看過李鎮洲、孫惠芳、黃清俊等的版本,詳細的情節不記得了,只記得好好笑,很精彩。再入場看 35 周年的 re run 版,老實說,很「淆底」的。(而其他所有門徒竟無一買票入場睇,搞到得 Peter 一個人睇無人可以討論)。

首先,印象中劇本與之前 1996 年的版本是大同小異的,是一套喜鬧劇,以偷情為主缐,以錯摸、誤會引發笑料。鬧劇基本上亦沒什麼 objective 可言,但能夠令觀眾投入發笑便成功。

廣告

1996 版本的飾演陶花琿的是李鎮州,設定是小男人。配合李鎮州的短小外型,他飾演的小男人畏妻便入形入格。再加上他所表現的外在自大,內裏自卑膽小的演繹,基本是「冇得輸」的。今次版本的演的是盧智燊,在外形上的喜劇感比李鎮州遜色。當李鎮州幻想自己是偷情的大情人時,觀眾經巳覺得這幻想是諷刺,巳是喜劇感!今次由盧智燊加插一段大情聖地在樓梯上跳舞色誘莫潔貞(藍真珍飾)時,觀眾會覺得盧智燊在加入招牌式的「我是風流、我是靚仔」的表演,一派風流倜儻的模樣,對原先的醜男狂想的設定,觀眾不會強力信服。如果陶花暉是一個風流倜儻的男人,找情人的機會多的是,不用淪落至為求最就手的鄰居莫㓗貞。所以如果保持是醜男的合理性高些。

而作為陶妻崔銀嬌(王曉怡飾)的設定,印象中 1996 版本是惡妻,所以與畏妻的丈夫是頗具合理性的。但今次版本的崔銀嬌,作出一點修改,沒有之前版本的兇惡,而變成時常以「你去死啦」作囗頭嬋的妻子。其說話雖然 mean;但沒有與陶花琿形成強烈的對比,(或者揾不到原因陶花琿為什麼怕她)而她的惡也只是冷面冷語上,其實這一對所營造的喜劇效果是比較遜色。

Farce 的最大特色是節奏要快,配合要準,也出其不意,令觀眾意料之外。今次整體的演出,部分對話是快,但節奏卻沒有快,尤其是第一幕,其實有點悶及拖的感覺。

在錯摸上,有大多的預計之內,就不能令觀眾有即時的驚喜。如戴年業入了馬衡畋及其女兒的房間,又或是莫潔貞戴帽所避過的相認等等,都產生不了「原來係咁」或「估佢唔到」的感覺。錯摸的設計是「咁啱得咁翹」式時間要準要快,只要時間稍長,拖下去就是理所當然的「只係咁」。

老實說,整套戲我基本上沒有怎樣笑過。(當然我亦要自我檢討是否笑㸃過高),亦是我一直困擾很久的問題,一直在想問題出在哪裏。

縱觀一些鬧劇,如《蝦碌戲班》、《一僕二主》等,要求演員的 Energy Level 相對比較高,節奏感亦比較強。當年李鎮州、孫惠芳黃清俊等巳有多年演戲經驗,而且合作良久,大家的 beat 又夾,基本上是整個 flow「扯住咁去」,當節拍流暢、快捷;巳是成功的一半。與今次多新人的演出作比較也不公平。

但今次的演出當中的笑位,部分是語言上的硬滑稽;即是用食字或「你去食啦」咁營造出來,比較難産生起「鬧」的氛圍,以第一幕尤甚。而另外部分是處境上的錯摸,但演員自己也沒有落實的緊張、驚訝的反應,彷如預算之中的安排,也帶動不起緊湊的氣氛。

縱觀近幾次中英劇團的演出,手法是好認真地做一件事而事件本身已經令可笑(如《大龍鳯》),又或是好卡通式去處理件事,以詼諧的手法處理(如《頭注香》)但演員自己的節奏,也是每次在說完幾句 gag;等觀眾給反應,然後繼續。Peter 有想過這亦是演出手法的一種,好處是觀眾可以不在笑聲下聽清楚之後的對白,也是有笑聲與台上演員的互動。但倘若gag不好笑,問題便比較大了。往往會因等觀眾給反應而有所停頓,其實節奏已經打住了。

前二年香港藝術節曾上演《一僕二主》,是意大利即興式喜劇。他問台下取三文治,甚至邀請觀眾上台等,(其實該觀眾也是演員)真的好認真地去處理,投入情度幾可亂真,亦是意料之外。錯摸雖仍是無聊情節,但演員的投入以至整場戲的能量水準維持在高水平,觀眾沒有 cool down;其實無論再有任何錯摸; 觀眾巳投入而大笑了。演員甚至可以認真到覺不是在演鬧劇。中英的鬧劇,欠的就是這份認真的投入和能量(不是說他們演出不認真)。

其實近年中英的喜閙劇對節奏掌握得最好是黃龍斌導演的《搏命兩頭騰》,而演員的喜劇節奏最佳的首推胡麗英(可惜此劇她是助理導演而沒演出)。而由 2012 開始看張志敏的演出,他最近對喜劇節奏感的掌握的進步,也是可見的。雖然說是喜鬧劇,但仍要掌握能夠「演」的因素。今次演出新演員比較多,有部分仍然是學生,演出的能量有所參差是可以理解的。今次演出的效果其實似嘉年華會多於鬧劇,感覺是輕鬆多過緊張、爆笑。也是這個戲在節奏的掌握、氣氛的營造及推進仍有改進的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