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私密空間中的男孩 冼澔楊

2015/2/10 — 11:15

早前到過位於石硤尾的 JCCAC 的 Unit Gallery,當日是在台灣讀美術,現在是台北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碩士生的香港藝術家冼澔楊 (Sin Ho Yeung) 的最新個展「半透明的私密空間」 (A Translucent Private Space) 首日(展期 2 月 15 日)。

這個「半透明的私密空間」中展示了他幾組錄像、繪畫及攝影作品,畫作有「帶圍巾的男孩」、「無題」等,相片有「男孩‧酒精」等,而錄像有「男孩」、「身體慾望」等,有點像將「男孩」的內容拉出來,成為一個實體的展覽一般,在一個私密空間中自我探討,但這空間不是完全黑暗,也不是透明,是半透過,有點光透入內,正如展場的佈置一樣,有光從門口透入主要是以黑為主調的室內空間,一來是配合展覽主題,也實際地讓大家看到那上畫及相片之餘,但視覺上也能集到「男孩」、「身體慾望」兩套錄像上。

廣告

究竟私密空間是怎樣的私密,或者最好簡單的是間沒有其他人的房吧,有些人可能是一張檯,不難發現有些人將上班的工作檯當成自己的私密空間,而筆者來說,我的床就已是我的私密空間,一個人睡,一個人發夢,沒有人知道,不用和其他人分享及窺探,不用怕,可以同時是自我尋找、追求、安慰及滿足的空間。但半透明的私密空間,是想在一個私人空間之餘,在某程度又想被其他人看到?因為是不完全密封,也不是完全透明,是半透明看到與看不到之間,是 transparent 與 opaque 之間的 translucent。

廣告

展覽應是以「男孩」、「身體慾望」兩套錄像為重點,恍如看到某個男孩的自拍片刻,去尋找「我」,去安慰「我」,去界定「我」,如果筆者是那個男孩,那就真是自己在看自己了。所以筆者會想,另外的畫及攝影作品的作品是甚麼呢──不如當是那個男孩放在私密空間的某種生活印記吧,也許在某程度令這個空間又有一些生活感,但筆者也在想如果整個展場都只展示冼澔楊的錄像作品,出來的效果又會如何,但實踐上要有一個較大的空間,又或在四道牆,再加上天花,播放他其中五套作品,又或者有另一種私密空間的味道。

不斷尋找自己,因為這是沒有自己的年代,尤其是在這小小的城市,以前沒有,現在更沒有,只是我們以為有,我們何時才不用不停地尋找自己是甚麼,這真的很累!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