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穆桂英大破洪州》

2015/8/18 — 16:25

去年九月,汪明荃與茅威濤對談時,曾提及正在籌備一次她與羅家英領導的「福陞粵劇團」的紀念演出,預計於今年夏天舉行。儘管我不是汪阿姐的影迷,一直很佩服她推動本港粵劇發展的熱誠與魄力,也希望再睹她在粵劇舞臺上的丰采,所以默默記在心裡。早前終於看到地鐵燈箱廣告,於是馬上買票,略表支持。

首先看的是《穆桂英大破洪州》。據場刊所言,此劇由葉紹德編撰,正是一九八八年「福陞」成立時的首個開山劇目。由於這次一連五天六場的演出是為了慶祝劇團成立二十七周年,於首晚選演此劇,亦饒富象徵意義。

全劇共分五場,表演文武兼備,情節流暢而簡單,是粵劇中少見精鍊、緊湊的作品。話說穆桂英奉詔掛帥抗遼,其夫楊宗保擔任先鋒。楊宗保不堪敵將挑釁,暗中違命出戰,鎩羽而歸,穆桂英遂判之杖責四十、插箭遊營示眾。楊宗保銜恨不已,後得母親柴郡主調停,方與妻子釋嫌,合力大敗遼軍。戲文開始前有一楔子,敷演寇準(阮兆輝飾)聞得契丹南侵,與王爺趙德芳(廖國森飾)密議由誰來掛帥出征,乍看似乎是為了給觀眾一點懸念,同時為穆桂英登壇點將營造萬眾期待的氣勢。然而看將下來,趙德芳始終沒再出現,才省悟編劇加上這個楔子,可能是為了給六柱之一的武生(專演年長男性,須掛鬚)提供表演機會。可惜楔子除了說明戲文的時代背景外,於推動後文情節並無太大幫助,趙德芳的戲份也實在太少,頗有大材小用之嘆。

廣告

此劇既以穆桂英命名,所費筆墨自然最多;猶幸用得其所,塑造穆桂英的形象頗見心思,效果亦不俗。從登壇點將的凝重自信,依法治罪的剛正不阿,到拜見舅姑時的恭敬謹慎,開解夫婿時的嬌媚委婉,無不讓人對公私分明、處事得體的穆桂英心生好感。此外,穆桂英的性格與感情層次較為繁複,也可以讓演員盡情發揮。汪阿姐雖沒有從小接受嚴格的戲曲訓練,畢竟也是縱橫影視圈數十年的資深演員,演技之精湛毋庸置疑;要燙貼、傳神地表現穆桂英的各個面貌,自然也難不到她。唯一比較遜色的是,與契丹兵將的武打顯得相當猶豫,誠為美中不足。但從武打動作之繁複與難度來看,表演仍是誠意十足的。

穆桂英的丈夫楊宗保,同樣擔戲甚重,性格亦頗突出。他身為先鋒,點將時居然遲到;面對敵將挑釁又沉不住氣,不惜違令接戰;戰敗後又不甘受罰,甚至諉過於人,可見他律己不嚴,衝動魯莽又自以為是,活脫脫是個給寵壞了的少爺。後來楊延昭以洪州守將身分求見元帥,楊宗保卻故弄玄虛,不讓父親和妻子知道對方是誰,結果作弄兩人不成,反累得自己跑來跑去,還要給父親斥責,正是頑皮小子自討苦吃的典範。羅家英扮演楊宗保,維持一貫悉力以赴、毫無保留的認真態度,連水髮也轉了三次,而且每次的轉法也稍有差異,以表達不同的情緒,令人肅然起敬。此外,他在作弄父親、怨恨妻子責罰等場合,演來居然頗有少不更事、盛氣凌人的感覺,更是難得。

廣告

尤聲普掛上三縷黑鬚扮演楊延昭,佔戲不多,但莊重端嚴的氣度、先後兩次策馬奔馳的功架,令人印象深刻。陳嘉鳴的柴郡主只有押運糧餉至洪州,與丈夫會合,以及在軍營中維護媳婦、教訓兒子兩場戲,演來同樣稱職。阮兆輝先飾寇準,後演遼將白天佐,戲份不多,發揮亦有限。至於穆桂英的隨從還鄉(王希頴飾)、思鄉(柳御風飾),楊宗保的馬僮張彪(劍麟飾),以及一眾男女兵將,無不精神抖擻、穿戴整齊,儘管沒有太多表演機會,至少讓登壇點將、軍法處斷和各個武打場面更具氣派,同樣功不可沒。

總括而言,《穆桂英大破洪州》是一齣劇情簡單、表演豐富的劇目,故事內容談不上很深刻,但表演方面文武兼備、莊諧並存,亦算相當可觀,值得一看。

最後,因應劇名「洪州」兩字,忍不住老學究脾氣發作,再說幾句題外話:

此劇既是《楊家將》民間傳奇的延伸,時代背景無疑是北宋初年,宋、遼對峙之際。穆桂英率兵抗遼,戰場理應位於兩國邊境,也就是歷史課本經常提到的「燕雲十六州」一帶(約為今日北京、天津、山西及河北北部等地)。可是「燕雲十六州」並不包括洪州,因為洪州不在北方,而在江南,就是今天江西省會南昌市。據《宋史》卷八十八〈地理志四〉記載,洪州屬江南西路,級別是都督府,乃諸州級別中最高者(級別按地位輕重、城市規模、經濟狀況、戶口多寡等因素劃分),統領江南西路兵馬鈐轄。南宋高宗被金兵窮追時,太后也曾率六宮逃往洪州暫避。由此可知,洪州素來是江南大城,不會是穆桂英大破遼軍之地。那麼,戲文到底在哪裡發生呢?

如果從宋、遼邊境的地理位置與字音推斷,可能是位於河北東路的雄州(今河北雄縣)。《宋史》卷八十六〈地理志二〉記載,雄州屬規模中等的防禦之城。而宋太宗至道元年(公元九九五年)夏四月「乙酉,契丹犯雄州,知州何承矩擊敗之,斬其鐵林大將一人」(《宋史》卷五〈太宗本紀二〉),亦與戲文暗合。

雖云小說家言,不必坐實,但洪州確是宋代江南主要城市之一,不應與邊境要塞混為一談。可惜不知劇名寫成「洪州」有何依據,而且戲文流傳已久,要考據或更正也不太可行了。如今記述於此,聊備一說,以助談資,並俟高明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