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三度殺人》 – 法律的漏洞,人性的盲點

2017/11/29 — 12:09

《第三度殺人》一幕

《第三度殺人》一幕

【文:電影 ‧ 宇言】

過往作品以家庭題材居多的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在新作《第三度殺人》嘗試挑戰拍攝法庭、推理懸疑劇情,繼《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後再次與福山雅治合作。福山雅治飾演好勝高傲的律師重盛,無視難度為再次殺人而即將接受死刑的三隅(役所廣司 飾)打官司,在搜證過程中卻漸漸迷失方向。

全片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主題,是枝裕和沒有為結局寫下最後答案。故事目的不是要明言真相,而是透過重盛在搜證過程、與三隅多次的對話中,呈現法律制度的漏洞之餘,更想深入反映人性,例如對於曾經犯罪的人,很多時候人們已經對他們產生負面形象,就算他們再次投入社會工作,際遇往往可能較差,最終又墮入一個犯錯的循環。然而電影吊詭地以三隅多番更改口供和態度,顯示世上似乎有種難以理解的人,他們可能因為自覺不應生於世上才會做出無法無天的事。當然也會有真正改過自身的例子,是枝透過三隅幾次的轉變反映有很事情是人們一廂情願的觀點,就算站於所謂最公正的法律面前,往往只是透過一些個人判斷去決定,結果人人都變得只為自己著想,律師如是,法官如是,法律好像只是工具解決表面問題甚至只當問題視而不見,卻未有真正處理過當中癥結。

廣告

有別於其他推理懸疑電影,是枝裕和依然將過往擅長的家庭關係元素注入這部作品中。從三位主要角色重盛、三隅和受害人女兒(廣瀨鈴 飾)幾種不同的父子/女關係建構這些角色之餘,同時能夠投射不同的家庭環境可能延伸的社會問題,當中說明正常完整的家庭結構並非代表沒有問題,人的性格以至心理變化可以透過多樣經歷而改變,也許亦是回應導演自己多部作品的父親角色的可能出現的各種面相。

片中主角福山雅治近兩星期接連有兩部電影在香港上映,先有首次參演動作槍戰類型的《追捕》,可惜他在該片發揮一般,作用幾乎只有耍帥,和其他演員也有格格不入之感。不過回到曾經合作的是枝裕和手中,則有較佳演出,是次飾演好勝心強的律師,開初完全演出那種為求打贏官司不擇手段不理案情真相的感覺,後來跟影帝級的役所廣司對戲也不落下風,而役所廣司飾演深不可測的重犯也是形神俱備。在導演多次特意拍攝兩人的大特寫,令觀眾能夠從他們細微的表情變化,加強雙方對話時的感染力和張力,也運用不少剪接堆疊兩人的樣貌,代表相互影響了對方。至於飾演被殺害者女兒的廣瀨鈴則是一個相對沉鬱的角色,是次表現尚算稱職,尤其是表白過往遭遇的一場,情緒控制得十分精準。

廣告

《第三度殺人》是是枝裕和一次嘗試突破的作品,在處理推理懸疑方面可能有所不足,然而電影的重心並不在此。導演或許想透過這個故事表達世界並非想像中容易去黑白兩分,就算是一件表面證據成立的罪案,最終查明的真相也可能不是真實的全部,而是人們傾向某一方的想法而得出的結果而已,人性最優先考慮總是保障自己,其實也是天性使然。


作者簡介:喜歡看電影,希望寫一點關於電影的文章和身邊不同的人分享。個人Facebook專頁及網誌

fb pageblo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