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等」來的彈指之美

2017/9/15 — 12:17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石嘉琁編舞,也喜歡影相。對她而言,舞蹈與攝影的共通點在於,二者都意圖捕捉某種瞬間的、倏忽易逝的美,而且,都需要等,等靈感,也等機緣。

她醞釀一年有餘的新作《一彈指頃》,本月二十二至二十四日將於香港舞蹈團專為實驗且創新節目而設立的「八樓平台」中演出。在這齣長約六十分鐘、一氣呵成的作品中,她藉由四位舞者的肢體動作與情緒,將人們在拍攝相片時的狀態、目的與動機一一呈現。

「我們究竟為什麼影相?」她想知道,攝影之於當下的人們,究竟是記錄日常生活喜樂辛酸的點滴,抑或只是為了在社交媒體平台上「打卡」,滿足逢場作戲式的片刻歡愉?

廣告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廣告

石嘉琁迷戀攝影,要追溯到她在香港演藝學院讀書的時候。爸爸和叔父都是攝影愛好者,童年時的她常常見到他們出街影相,耳濡目染日久,等到自己可以負擔得起菲林相機的時候,便忍不住買了一台,拍風景也拍人,最多是拍朋友,「尤其是在他們沒有望向鏡頭的時候」。那在石嘉琁眼中,是最自然、也最「靚」的狀態。

石嘉琁的菲林相機並不貴,只要幾百蚊。她並不是那類追求「古董機」質感的人,只是享受沖曬菲林時「等待」的過程。「(用菲林機)拍相片,不會立刻看到影相,而是要等一等。」不像如今我們用手機或是「拍立得」,即拍即有,按下快門,成像,上傳Facebook,前後不過幾秒鐘,快是快,可等待背後的期待與忐忑也隨之消失大半。

《一彈指頃》講的是瞬間之美,而這些凡常生活縫隙中的「一彈」或「一瞬」,在石嘉琁看來,「要花時間去等」。她並不會為了編舞為編舞,誠如她不會為了影相而影相。在她看來,生活在忙碌擁擠城市中的你我,常常沒有耐心去等一件事、一個人或一場遭逢,故此,也容易錯過不少轉瞬即逝的、需要細心與耐心才能夠覺察的美好。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石嘉琁說民間舞貼地,從來不故弄玄虛或高高在上,因此,她將自己對於時事世情的觀察放入舞作中,希望舞作與社會環境、與你我的遭逢產生某種關聯。開篇是一場異常飽滿濃烈的民族民間舞,「自拍」元素穿插其間,高調的,引人注目,讓人想及安迪華荷的那句名言:「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

為了這虛幻的、可以望見卻難觸及的「成名」,人人都急不可待,爭先恐後地表達、展示並渴求關注,卻忘記了成名之後也可能遇見遍地狼藉:艱辛跋涉,越過山丘,卻無人守候。熱烈之後,石嘉琁設計了一個安靜且慢的段落,背景音樂極簡,偶有人聲,予觀者反檢並思考的空間。

旁白是石嘉琁自己的聲音。她說:「我想用人聲為觀眾搭建一重想象的空間。」觀看演出的人在現場並不會見到雲或是樹葉之類的實在佈景,但透過想象,足以進入某種平和安寧的、「復得返自然」的情景中。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一彈指頃》排練情況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向外張揚與向內自省,喧騰與安寧,躁動與平靜……石嘉琁在作品中不厭其煩地呈現這些對比或反差,並試圖營造某種張力,令到觀者仿佛透過台上四位舞者的舉動與情緒,望見自己內心的曲折起落。

舞者與觀者之間有不少互動,台上台下的邊界變得模糊,石嘉琁希望觀者並非以「觀看表演」的心態坐在「八樓平台」空間中,而是希望身在此時此處的人們,都「參與在舞作中」,共同建構起一重看似奇幻、卻分明指涉世事的情景。

誠如演出海報上所說:「那一瞬間的反應,宣告我最真切的渴望」。石嘉琁與舞者以及幕後一眾工作人員希望作品是真的,是扎實落在地面的,是有提醒或勸誡意味的,而非只是一個固限在舞台上、虛空飄渺看似美妙的存在。

--

《一彈指頃》

演出時間:2017年9月22日及23日,晚上七時四十五分;2017年9月24日,下午三時
演出地點:香港舞蹈團「八樓平台」(上環文娛中心八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