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福星高照喜迎春》

2015/10/3 — 16:23

《福星高照喜迎春》謝幕合影

《福星高照喜迎春》謝幕合影

可能因為生活壓力太沉重,香港人似乎特別愛看喜劇,圖個嘻嘻哈哈,煩愁盡掃空。從梁醒波到周星馳,傑出的笑匠總能獨當一面,與俊男美女分庭抗禮。

不過,搞笑也須有個分寸,尤其是崇尚真、善、美的戲曲。以前粵劇是大眾娛樂,劇團之間競爭激烈,對劇本需求極殷;編劇急於交稿,作品難免良莠不齊,天縱奇才如唐先生也不例外。可是今天粵劇已成小眾藝術,其文化價值也獲得國際認同,雖不至於──也不應該──喪失其人間煙火氣,但創作和演出也應盡量講究,務以精細、深刻取勝,與各種現代娛樂方式有所區別,才會有利於這門傳統本土藝術的長遠發展。

早前去看以前沒看過的《福星高照喜迎春》,就是但求博君一粲、不問情理的典型港式賀歲片格局,通篇以唸白為主,唱段不多,可供表演身段、做工的機會更少,看來就像電視上的古裝鬧劇一般,不過加上一些唱段而已。其中一場重頭戲,敷演貪花好色的岳丈,居然帶著懼內之極的女婿到青樓尋歡,更冒用他的名字,藉此引發連串笑話。沒料到這一段言詞粗鄙下流,「爆肚」愈拖愈長,使戲文節奏失控,幾乎收拾不了殘局,看得我如坐針氈、火冒三丈。這段情節本屬牽強,但也並非全無變通的餘地。如從夫妻性情不合的角度切入,表明岳丈到青樓尋歡,其實是為求心靈慰藉,稍紓愁悶,就可以避免粗俗不雅的言詞與動作。何況要表達岳丈那副急色的醜態,應該還有其他形式;三句不離床笫之事,用詞、語氣猶如販夫走卒,實在大失身分。歷來各地戲文都不乏好色之徒如西門慶、張文遠、裴如海等,而且他們心狠手辣,比那岳丈奸惡百倍,何嘗如此?

廣告

最教人意難平的,就是這一場戲,嚴重破壞了我對全劇的觀感;不管諸位演員如何努力,其他段落如何有趣,也無法紓解對戲文厭惡、抗拒的情緒。平心而論,全劇角色設定相當有趣──父子、翁婿俱是懼內之人,母親、妻子和丈母娘卻是威風強悍的醋娘子。如此組合,本來就已經夠詼諧了。最後三位醋娘子離家出走,幾個小丈夫探明她們住處,扮鬼扮馬去哄回她們,表演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因此,竊以為青樓冒充女婿一段,實在不必──也不應該──儘往粗俗不文的方向走。

有些朋友知道我喜歡看戲,也有興趣體驗一下。帶著他們看戲的話,我一定嚴選劇本和演員陣容,不想他們留下不良印象,從此將戲曲拒諸門外。同樣道理,我們永遠不知道每一次演出時,臺下觀眾是甚麼人,他們對戲曲有多少認識、有甚麼期望。藉著嚴謹、認真的演出,讓觀眾留下美好回憶,是臺前幕後表演者的責任。嚴格來說,表演不只限於個人的唱、做技巧,劇本內容、音樂、服飾、布景、道具等細節,都很重要。有時一句畫蛇添足的唸白、一個不雅的動作,或者一件穿幫的道具,就足以將眾人多時的努力付諸東流。倘若有觀眾第一次看戲就給嚇怕了,甚至陡生反感,從此不再回頭,豈不可惜?

廣告

 

附錄:《福星高照喜迎春》演出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