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語歌先詞學前沿概貌 — 粵語歌據詞譜曲四項難題

2016/8/27 — 9:30

Brandon Giesbrecht / flickr

Brandon Giesbrecht / flickr

課題甲 粵語歌據詞譜曲四項難題

無論是單憑感覺或者是實際試過做過,人們總感到拿一首詞來譜為粵語歌曲,甚是艱難,難在不易譜成流暢的及易記易上口的旋律。

不過問到究竟難在哪處,大家又說不清。相信,惟有說得清難在何處,這樣我們才能想辦法去解決已經見到的具體困難。

為了便於探究及論述。須先引進兩個很相近的概念,一是「有粵律」,一是「宜譜詞」。簡略而言,一段文字的粵語聲律排列良好(如何算是良好,將在下文詳說),乃屬「有粵律」文字;相反,一段文字的粵語聲律排列不良,乃屬「無粵律」文字。至於「宜譜詞」,乃是「宜於譜成旋律優美易記的粵語流行曲的歌詞」的縮略語,自然,現今的粵語流行曲都傾向一字一音的,所以這「宜譜詞」的概念其實也蘊含了如下的意思:即使一字一音地譜,譜出來的旋律樂句大部份都是優美易記的。「有粵律」是可以分程度的,當先寫出來的歌詞,其「有粵律」的程度達到某一個層級的高度,那將會是標準的「宜譜詞」。

廣告

此外,也需要為一種旋律或樂句形態命名為「優態旋律」,它的具體特色是:「音階的進行以三度及以內的音程為主,四度及以上的大跳音程之出現在比例上較少」。其實,若倒過來說,樂句之中,四度及以上的大跳音程的數量如果多於三度及以內的音程,那是異乎尋常的,頗是違反旋律美學原則的,可稱為「異態旋律」,而「異態旋律」能讓欣賞者感到美聽的,例子甚罕見,要苦苦思索才想得到呢!筆者需經朋友阿詩的幫助,才舉得出一首何韻詩唱的《勞斯萊斯》,內裏有一些樂句是屬「異態旋律」。當然,如果以上世紀的某些先詞後曲作品為例,反而易舉一點,比如已知《鬼馬雙星》的副歌是先有詞後譜曲的,其中像「人生如賭博」這句所譜的曲調,便是「異態旋律」。

回過頭來說說,把歌詞譜成粵語歌調,困難會有哪些?具體說來,有四項:

廣告

困難一 天然鎖定音符走向

不管是「有粵律」還是「無粵律」,詞句中的文字聲律俱天然地鎖定了音符的走向。

比如說某詞句的文字聲律是「三二二零二」,則配合「三二」的樂音只能向下走,絕不可違逆方向向上走。配合「零二」的樂音只能向上走,絕不可違逆方向向下走。

當然,這處是就一字配一音而言,如果可以一字配數音,樂音走向的自由會大得多。

困難二 圈定大概之音程

不管是「有粵律」還是「無粵律」,詞句中的文字聲律基本上圈定了旋律樂音的大概音程。

仍以「三二二零二」為例,起始處的「三二」一般宜配純四度及以上的音程,再壓縮一點,有時亦可配小三度,然而音程再多壓縮些,比如壓縮成大二度,便不好唱。末處的「零二」一般宜配大二度或大三度的上行音程。

當然,這處也是就一字配一音而言,如果可以一字配數音,樂音走向的自由會大得多。

困難三 詞句每多大跳音程

「無粵律」的詞,文字聲律往往頻繁出現跳進,反映在旋律音階上便是頻繁出現大跳音程。這是受上文所說的「八分三定律」所支配的自然規律。

被過多的大跳音程圈定,對譜曲者無疑是很大的負擔!尤其是慣於要求一字一音的流行曲領域,碰上這麼多大跳音程是很頭痛之事,因為受此影響,是很難譜出「優態旋律」的,不得已時,惟有譜出些「異態旋律」,如上文舉的「人生如賭博」。

所以我們可以觀察到另一客觀事實,絕大部份據流暢音樂旋律(尤其是「優態旋律」)填出來的粵語歌詞,其文字聲律中出現跳進(反映在旋律音程上則常變成大跳)的頻率是頗低的,往往是八分之三的一半(即十六分之三)都不夠。

困難四 難用反複、模進手法,也難有曲式

「無粵律」的詞,由於其中的文字聲律排列不良,譜曲者會無從使用或極難用得上流行曲旋律創作中的重要手法:反複、模進,也無法建構嚴整的曲式。

四項困難如何解決?

作曲人才有方法解決的第一、二項困難

坦白說,上述四項困難,第一、二項是寫詞人沒法幫忙解決的,事實上在上文陳述這兩項困難的時候,亦已說到:不管是「有粵律」還是「無粵律」……那就意味寫詞人是無從解決這兩項困難的,只能由譜曲者有需要時設法解決。

譜曲人解決困難一的方法,一般是利用節拍、句逗甚至和聲的因素,造成錯覺,使音符走向能偶爾違逆文字聲律的走向。但這樣做歌詞難免抝口。

譜曲人解決困難二的方法,一般是把原是跟文字聲律相配的旋律音程予以壓縮或拉伸,以求掙脫文字聲律之圈定。但這樣做歌詞亦易變得抝口。

舉一兩個例子:

黃霑為電影《倩女幽魂 Ⅱ》譜題畫詩為粵語歌,開始的四個字是「十里平湖(二四零零)」,所譜的旋律是 mi re mi so la ti la ,其中 mi re mi so 唱的是「十~~里」, la ti la 唱的是「平~湖」,從字音音高看,「平湖」是比「十里」低的,但黃霑所譜配的音,「平湖」卻比「十里」高!這是突破困難一的例子。

陳光榮譜楊慎的《臨江仙》(葉振棠主唱),其中一句「幾度夕陽紅」,文字聲律是「三二二零零」,陳氏譜配的音是 do’ ti la so la ,「幾度(三二)」原是宜配以純四度音程的,這處卻是壓縮成小二度的 do’ ti ,「陽紅(零零)」宜配同度的旋律音程,這處卻是配以上行的大二度音程,相比較而言是稍為拉伸了旋律音程。結果,「幾度」唱來非常抝口,「紅」字唱來亦有倒字傾向。相信,這是譜曲人為求掙脫文字聲律之圈定(困難二)所作的犧牲。

寫詞人才有方法解決的第三、第四項困難

上天看來很公平,這「甲」項課題,所分析出來的四項困難,作曲人和寫詞人各能解決其二,不多不少。

寫詞人要消解第三、第四項困難,使譜曲人有「宜譜詞」可譜,須做得到一個九字訣:「少跳進、多扣合、有曲式」!

「少跳進」是特別針對困難三的,這方面甚至極端至「無跳進」亦可以,而且可說是更理想些。再拿上文舉過的《有誰共鳴》為例:「零二四三三三四二,四二零,二四二零」,其文字聲律就是「無跳進」的,只有「同級」和「級進」。又如另一個來自《仙樂飄飄處處聞》插曲的例子:「零二二,二四四;二四四,四三三」,其文字聲律也是「無跳進」的,只有「同級」和「級進」。此所以《有誰共鳴》和《仙樂飄飄處處聞》插曲這幾個樂句的旋律線如此流麗。

不過,假如歌詞題材是較雄壯宏偉的,或諧謔鬼馬的,又不一定必須「少跳進」,多些跳進可能有助譜曲者對那類題材的情感呈現。另一方面,假如有好句如「歌詞將音樂喚醒」、「再上再上,一定會斷氣內傷,三連音三連音三連音三連音三連音三連音音」,即使文字音律跳進處甚多,也不該把好句割愛。

何況,還有「多扣合」、「有曲式」這兩個法寶去幫助我們寫出「宜譜詞」。

「多扣合」,就是努力使一組/群句子的文字聲律有重重的扣合關係(參見基礎篇中的第二節「粵語文字聲律的『扣合』關係」)。當然,各種各樣的字詞重出,亦能形成文字聲律上的扣合關係,這方面也可多使用的。這樣有意識地在文字聲律上多多扣合之後,譜曲人譜曲時就能方便地用得上反複、模進等流行曲旋律寫作中甚是重要的手法。

「有曲式」,顧名思義,就是寫詞者要自行在詞作中預先設計定一套流行曲常見的曲式,比如最傳統的 AABA ,又或是比較新潮的 ABACCBA 之類。要做到「有曲式」,寫詞人就需要在旋律整段重覆的時候,依這段詞句的文字聲律來「填詞」!換句話說,是須使一整段詞句的文字聲律重出。

當寫詞人創作時完全能做得到「少跳進、多扣合、有曲式」這九字訣,便可以大大地消解了第三、第四項困難,所寫出來的歌詞會是達到很高級別的「有粵律」文字,成為標準的「宜譜詞」。接觸這種標準的「宜譜詞」,會讓人感到彷彿是詞人心中早有一個美妙的流行曲調,然後依曲調一字一音的填出詞來,實際上,寫詞的時候,是「心中無曲」的,或者應該說,這其實是「以詞作曲」,但「以詞作曲」者可以是不擅作曲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