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紙影院:奧德賽漂流記》及《第 2 屆空城藝術節籌款音樂會》 ──兩個截然不同的藝術聚會

2015/3/12 — 19:00

連續兩個星期,參加了兩個截然不同的藝術聚會。

第一個是藝術節的戲劇表演項目——《紙影院:奧德賽漂流記》,在香港演藝學院上演。紙影院的五位表演者,實在不知道用什麼名詞形容他們,有紙偶師、演奏家、繪畫家等,他們以即場演奏、即場繪畫及即場投影演繹這個故事。

《奧德賽漂流記》是改編自經典的古希臘神話,故事講述君王奧德修斯以木馬屠城計謀攻陷特洛伊,歸途時遇上困難,在海上漂泊,一直未能返家。國王死了的謠言一直甚囂塵上,故事到最後國王都能成功回家。

廣告

在演藝學院 一切設備齊全的環境下,燈光漸暗,來自倫敦的表演者即場演出各項才能。故事一開始,當然是介紹主角出場,藝術總監 Nicholas Rawling 即席揮毫,以畫筆即場繪畫各個主角,螢幕即時投影他的繪畫,他的畫功精湛,令人讚嘆的一幕是他以畫筆做成如輕煙一縷的效果。

故事承接下去,紙偶師將製作好的紙偶,以即場投影在螢幕的方式展出,在投影機前加入各項如電影的效果,例如一幕主角騎電車,為求做到行駛中的效果,紙偶師以另一紙條,不斷在投影機前循環轉動。

廣告

演奏家們即時演奏為戲劇進行配樂,在黑暗之中只知道不同的發聲工具都有應用。記得有一幕聲音先行,觀眾聽到配樂應是以小提琴製造的低音「轟……轟……」,接著螢幕出現是主角坐在快艇之上,這一幕使觀眾們都拍手笑了起來!

這套劇目集動畫、音樂、電影及戲劇於一身,使人讚嘆這五位表演者的造藝甚高,他們用心準備,在表演時配合洽到好處,準確度高達 99.99% ,只有半秒在投影機上看到很微細的出錯,相信當中用了不少心思,進行討論、準備、研究及綵排,當中融合創意、傳統手藝、音樂、現代科技、各項藝術,是一場很精彩的表演。

第二個藝術聚會是一場本地的籌款音樂會,名為《 第 2 屆空城藝術節籌款音樂會》。是一群有心的本地藝術家,他們參考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歐洲當代藝術雙年展 Manifesta 及英國 Folkstone 藝術節。

這班空城計劃藝術家希望利用新界東北一些閒置的地方,進行視覺、音樂、戲劇等藝術活動的表演場所。

面對著保育與發展,巨輪即將開到坪輋的農地上,未知道這裏能否逃離發展的命運,他們希望在這片美麗的大地仍然存在的時候,以他們所熟識的藝術,讓更多人知道這是我們的大地,是需要我們去關愛。

這群有心的藝術家在 2012 年得到藝術發展局的資助,可以開展第 1 屆空城藝術節,可惜沒有資金進行第2屆空城藝術節,於是舉行了這個籌款音樂會。

這天晚上決意到場支持他們,走進位於大角嘴的表演場地,心知道本地的藝術創作空間有限,可以有如此的場地進行表演,著實不容易找。

這晚的音樂會,請來了六個不同的組合進行音樂表演,使我最讚嘆的是鐵鼓表演者 Edmund Leung ,當他拿著這個樂器走出來一刻,我兩眼放大,請恕我見識淺薄,這個鐵鼓樂器真是第一次見,現場有人說是兩隻鑊貼在一起!(哈!也形容得十分貼切!)

當他開始演奏時,鼓聲十分柔和觸動,很 relax ,當 Edmund 開始第三首演奏前,說了一句 「我相信每個人都要 get into the nature !」然後鐵鼓演奏出來的聲音像是把我帶進森林之中,一種和諧寧靜在自然世界中沉思享受的感覺。

從他的表演過程相信他也很享受,每打一下鐵鼓,他的面上都有不同的表情出現,後來他說每晚十二點開始,他就會玩這個樂器直至凌晨四點,相信他正在和鐵鼓熱戀中!期待在第 2 屆空城藝術節,在充滿自然氛圍的坪輋再聽他的演出。

兩個不同的藝術聚會,演出都是沒太多的語言,只有音樂和影像,可以打破語言的限制,觸動人的心靈,這就是藝術的獨特而奧妙之處!

但兩個聚會也讓我看見有心的人有很多,但資源卻太少。

在一個重視藝術和創意的國家,人民可以有無限的發揮空間,但若在一個只重視金錢的社會,藝術和創意似乎成了二線演員一樣。

經過雨傘運動,「文化沙漠」這個形容詞不再適合香港,那時整個雨傘廣場就像是一個戶外的藝術館,有數之不盡的創意在其中,足以可見本地的民間藝術實是值得我們去欣賞及支持。


空城計劃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