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紙月人妻:壓抑驅使下的慾望不歸路

2015/6/11 — 13:09

2014年,日本有兩部講述「人妻」出軌、發生不倫戀的影視作品,引起了日本社會的熱烈討論。其中一部是電視劇《晝顏》(昼顔〜平日午後3時の恋人たち〜),而另一部則是獲獎無數的電影《紙月人妻》(紙の月),女主角宮澤理惠更憑電影連奪日本金像獎等6大影后殊榮。

兩部作品都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探討日本女性在父權社會下的壓抑,最終透過出軌與犯罪,打破道德珈鎖,嘗試為自己帶來救贖。究竟有多強烈的壓抑,才會驅使人妻踏上一條出軌和犯罪的路呢?電影談及的不止是個人層面的問題,還是整個日本社會的問題。

電影《紙月人妻》有點像《晝顏》、《華爾街狼人》和《贖罪》的混合版,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的日本,講述一名在銀行工作的有夫之婦梅澤梨花(宮澤理惠 飾)與大學生平林光太(池松壯亮 飾)展開了一段不倫戀。為了滿足物慾和性慾,梨花開始詐騙銀行公款……電影透過壓抑的色調和配樂,把整個過程拍得頗有文藝色彩和美感。

廣告

電影花了不少篇幅去描述梨花在年輕時的經歷,交代了她的性格缺陷的來源。在讀初中的時候,她每月捐款資助東南亞的貧困兒童,更曾經偷取父親的錢去捐款,最終與那名貧困的男童失去了聯絡。這段經歷巧妙地襯托著梨花出軌和犯罪的行動,更企圖合理化那些在世俗眼中「不道德」的行為:梨花騙去富人的錢,然後資助自己深愛的貧苦學生讀大學,不是比助養遙遠的兒童更有意義嗎?

廣告

從壓抑開始的出軌

這部文藝犯罪片表達出日本女性的壓抑,戲中的女主角梨花與《晝顏》的女主角笹本紗和(上戶彩 飾)很相似,都很平凡,兩人的丈夫在婚後冷感,經常出外公幹,不解溫柔,夫妻間亦沒有性生活,令她們同樣長期處於壓抑的狀況。

在九十年代的日本,女性地位很低,雙職婦女實屬極少數。在銀行全職工作的梨花看似重奪了女性的自主,但她在放工之後仍然要擔任家庭主婦的角色,辛勤過後也沒有得到丈夫的溫柔,就像生活在一個自出自入的鳥籠內。除了面對著社會道德珈鎖和性壓抑之外,她似乎沒有甚麼人生目標。

在《晝顏》與《紙月人妻》兩部作品之中,都出現了犯罪與紅杏出牆的戲軌,除了滿足她們的慾望之外,還象徵著打破道德珈鎖的「革命」。紗和想偷唇膏、放火燒屋的想法,與梨花詐騙老人謀財的行為,同樣是為了在壓抑下衝擊道德,追求刺激和救贖。(當然,《紙月人妻》的犯罪元素比《晝顏》多,甚至有些《華爾街狼人》的影子。)

虛幻與真實的反差

就好像電影中所提到的「紙之月」一樣,犯罪和出軌的行為,所帶來的刺激和興奮是虛幻和短暫的,但有趣的是,梨花所要承擔的後果卻是非常真實的。故事的開初非常夢幻,梨花含羞答答,既主動又被動,從地鐵站開始,與光太展開了不倫戀。為了滿足物慾和性慾,梨花詐騙銀行和詐騙老人的行為越來越猖狂,可惜,這些虛幻的快感,突然在某一日以現實告終。

最後,不得不提兩位同樣是悲劇人物的女配角,增加了電影完整性。銀行職員相川惠子(大島優子 飾)一直引誘梨花犯罪和出軌,是副分行長的情婦,但突然有一天要回鄉嫁人,反映女性的自由終有一日結束,要回歸鳥籠。

另一位是銀行職員隅賴子(小林聰美 飾),她似乎沒有結婚,一生安份守紀,遵循社會的道德規範,但最終也因為年紀大的問題,而被公司調職。在電影的尾段,她對梨花說:「難道你不覺得我比你還慘嗎?」這一幕非常靜態,但對觀眾構成了極大的衝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