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紙月人妻》我想說的是常識

2015/6/4 — 15:26

電影《紙月人妻》劇照

電影《紙月人妻》劇照

【文:Lo Yu】

《紙月人妻》好評不少,大部份關乎自由、女性主體意識、打破社會制肘等等。誠然,《紙》無論在技術和演員上都是水平之上,可是對於梨花的犯罪行為的處理上,其漏洞之多,實在慘不忍睹,甚至令故事可信程度大大減低。與其說梨花是犯罪天才,不如說周遭的人蠢如豬,才可以使她逍遙法外。

疏忽之處,下以點列:

廣告

1. 林平老先生的 200 萬円,先存入,再取消,銀行即時有紀錄,「多出」的 200 萬円,根本無法「歸還」。只要林平老先生查閱戶口紀錄,她就即時會被揭發。

2. 梨花拿了老太的提款 300 萬円,竟然在別家銀行開戶存入。洗黑錢第一戒律:不存入銀行,避免有紀錄。

廣告

3. 時代進步,梨花終於申請了信用咭。偷情第一戒律:別用信用咭付款,以免有消費記錄。在酒店住上三晚,花了一百四十多萬,白紙黑字的證據,實在不應出現。

4. 明目張膽地拿取月結單,有人懷疑,卻從不翻查。

5. 銀行一年來竟無人做審計。

梨花做事毫不細心,只不過是身邊人和客戶的信任令她逍遙法外。電影對她毫無道德批判,可是她連續欺詐一年,定期會見客戶,心理上竟然也可以毫無掙扎,實在粗疏。

 

沒有代價的自由

電影當然可以從女性角度出發,她的行為可以是對父權社會的批判、對物慾橫流的社會的描寫。梨花的壓抑來自社會,來自婚姻,她的自我只能在酒店、在金屋、在私人範疇上釋放,但對於社會,她又做了什麼去改變秩序呢?再者,梨花沒有受到懲罰,亦不須為她的行為負責,也沒有對丈夫坦白,一個沒有代價的自由,又有多珍貴?以一般理解,一個人越在意的事情,願意付出的越多,可以負上的代價亦越大。承擔責任是無悔的表現,可是劇本卻讓她遠走高飛,她的自由和她的愛情是沒有代價的,令人質疑她到底有多渴望。此電影設定,只是讓她在縫隙中偷取利益,被物質誘惑的漩渦捲進,無法抽身,一次又一次錯過從良的機會,卻毋須負責,僥倖逃生。

梨花常強調只要漂亮,虛實與否並不重要。但一如電影中的罪行,過於虛假的東西,又是否可以照單全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