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極勝利》烈火戰車之死

2016/6/18 — 16:18

1981 年英國片《烈火戰車 (Chariots of Fire) 》描述傳奇賽跑家 Eric Liddell 真人真事,叫座叫好,贏得奧斯卡四項金像獎,包括最佳影片獎。

Eric Liddell 是英國蘇格蘭健將,參加1924年巴黎奧運會時,最擅長一百公尺短跑。但初賽排在星期日,他身為虔誠基督教徒,星期日是安息禮拜日,因而放棄參賽。然而仍在四百公尺比賽勇奪金牌,刷新世界紀錄。

他不但是蘇格蘭偶像,其實與中國關係很深,有中文名「李愛銳」。其父親是駐在中國的傳教士,他於1902年出生於清末中國天津,幼年送回蘇格蘭寄宿讀書,畢業於愛丁堡大學。奧運揚威後,他返回天津,在英式貴族中學(學生主要是華人富家子弟)做教師。然後成為牧師,並與加拿大傳教士之女結婚。

廣告

由於日軍侵華,洋人紛紛臨急撤走,李愛銳讓妻女回返加拿大娘家,他留在中國。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他與大批洋人被日軍關入山東濰縣的西方平民集中營,1945年四十三歲病逝營內,數月後日本無條件投降。

香港資深導演冼杞然的新片《終極勝利 (The Last Race) 》,就是取材李愛銳在中國的後半生,由曾主演《寫我深情 (Shakespeare in Love) 》的英國男星約瑟夫費恩斯飾演李愛悅,竇饒演他的華人車夫好友,還有很多華、洋、日本演員合演。此片製作頗有規模,對白以英語為主。

廣告

冼杞然 1979 年首次執導《冤家》,此後拍片甚多,包括《通天大盜》、《黑貓》和《西楚覇王》等。《終極勝利》是他隔了十多年後再親自導演之作(米高帕加合導),題材不錯,野心頗大,與大陸和外國人合作顯然花了很大心機,誠意可嘉。可惜成績欠佳。

坦白說,近年重提日本侵略時代的華片、洋片和華洋合拍片已有不少,多數不理想,更難雅俗共賞。這一部雖有真實根據,不過具體情景看來頗多編作,細節可信性不足。例如竇饒的車夫角色通曉英語,又有辦法經常混入集中營救濟洋人,還與日軍血戰,成為壯烈犠牲的「中國隊長」,是否誇張了?

李愛銳及其他洋人在集中營慘受日軍凌虐,慘無人道,又被逼與武士軍官賽跑,這是很多戰俘片拍過的。片中慘情戲、煽情戲很多,可是不夠迫真動人。

關於盟軍戰俘受日軍凌虐的電影不少,最經典是 1957 年英國名導演大衛連的鉅片《桂河橋 (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 1983 年大島渚導演,大衛寶兒、坂本龍一、北野武等合演《戰場上的快樂聖誕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亦出色。

1987 年史匹堡導演《太陽帝國 (Empire of the Sun) 》,描述上海一個英童在日軍集中營的經歷,我認為拍得不好。值得一提是該片有上海實景,而且是科幻名作家巴勒的童年回憶,主演童星基斯汀貝爾長大後成為《蝙蝠俠》新系列紅星。前幾年張藝謀以南京大屠殺為背景的《金陵十三釵》,也請基斯汀貝爾再到中國做男主角,但拍得失真。

還有荷里活女星安芝蓮娜祖莉 2014 年執導的《非凡生命歷 (Unbroken) 》,十分炮製殘暴、慘痛和煽情。妙在局部與《終極勝利》相似,男主角都是賽跑奇才,做了美國空軍,機毀墮海,然後在日軍戰俘營慘受迫害,不斷被虐待狂軍官挑戰。《非凡生命歷》不是好戲,但拍攝戰亂的暴力與劇力,效果無疑比《終極勝利》強烈。

此外,六十年代大陸片《白求恩大夫》,拍攝加拿大名醫白求恩(Henry Norman Bethune ,蘇格蘭裔,共產黨員),抗日戰爭時跑到延安做戰地醫生,為傷兵施手術受感染而死。我亦看過 1990 年加拿大電影《白求恩 (Bethune: The Making of a Hero) 》,當奴修打蘭主演,還觸及他的複雜性格,在歐美頗有爭議的經歷,以及與妻子(美倫米蘭演)的婚姻問題,跟純屬歌功頌德的大陸舊片大有不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