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我一個道歉》打官司好戲

2018/6/13 — 9:41

《給我一個道歉 (The Insult) 》劇照

《給我一個道歉 (The Insult) 》劇照

很小事情越搞越大,弄到兩個大男人水火不容,激起族裔仇怨,帶來法庭訴訟,變為嚴重政治事件。這過程就構成一部好戲。

《給我一個道歉 (The Insult) 》是黎巴嫩片,這個戰亂頻仍的中東國家也能拍出好電影?其實任何地區拍出可觀之作都不足為奇。例如智利,不少人只知道有紅酒和足球明星,不知有電影,但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金像獎,就由智利片《神奇女郎》贏得,描述一個男身女型「跨性別」人士的故事。

《給我一個道歉》亦同樣角逐最佳外語片獎,我認為勝過《神奇女郎》。亦比另三部入圍片:瑞典《方寸見人心》、匈牙利《夢鹿情緣》和俄羅斯《雙親不相愛》,更切合今日世界分分合合、爭鬥與和諧糾纏不清的時勢。

廣告

片中寃家,一個是黎巴嫩本土人,開設小車房修理汽車;另一個是做建築工頭的巴勒斯坦難民。因露台去水位爭執起來,互相辱罵,不肯道歉,變成死對頭。

劇情涉及黎巴嫩很複雜的歷史、政治問題,包括基督徒與回教徒的分歧,又收容很多巴勒斯坦難民,屢次爆發內戰,並惹來以色列和叙利亞進侵,釀成血海深仇。局外人難以了解那些來龍去脈,但很易明白此片刻劃的寃家糾紛,自古至今世界各地經常發生。往往由於種族、宗教、政治立場等等形成紛爭,甚至一家之內也會「撕裂」起來。當然亦會化敵為友,或相愛通婚。

廣告

例如今日香港,本土人與大陸人、南亞人便有複雜恩怨。半世紀前港片《南北和》已經拍過廣東人與上海人兩個家庭的衝突和戀愛,很現實,亦顯然受到數百年前莎士比亞經典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影響——該莎劇描述兩家世仇的子女相戀,導致殉情悲劇。《南北和》則轉變為喜劇。

《給我一個道歉》沒有戀情,而集中於兩個異族男人的敵對關係。他倆都是正常勤奮的好人,由口角到動粗,不打不相識,漸漸惺惺相惜。但堅持法庭對壘,不肯放棄原則和尊嚴。

黎巴嫩導演杜埃利 (Ziad Doueiri) 曾在美國讀電影,做過塔倫天奴影片《落水狗》和《危險人物》的攝影助理,回國後,二十年前開始執導長片。今次靈感來自他與水喉匠爭吵的親身經歷,演變出生動緊湊的劇情,充滿真實感,以及有笑有淚的戲味劇力。全片拍得好,眾多男女演員亦佳,值得雅俗共賞。

老實說,如果只是兩男爭爭鬥鬥,不是雙雄動作片,雖有現實及人性諷喻,難免趣味不足。此片妙在打官司,雙方法庭爭辯越來越奇情有趣。一方由老牌男大律師主持,對方是年輕新進女律師,鬥得相當過癮,彼此又有微妙關係,甚至演變為法庭喜劇。時髦妙麗女律師使這部男人撞火片增添了女性風采。另外一位嬌妻亦有吸引力。

《給我一個道歉》曾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今屆有些影片令我失望,幸而這一部是精選之一。

至於為爭一口氣打官司討回公道的題材,尤其是中文片名,與中國大陸片《秋菊打官司》和《我不是潘金蓮》有些相通,實際上各有千秋,這部黎巴嫩片(法國合拍)特別豐富和成熟,亦更有法治精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