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典變奏 反特工的特工電影

2015/2/18 — 10:21

新年檔期大片林立,若無一個半個電影頒獎禮光環,或者電視鋪天蓋地植入式宣傳,想要突圍而出,實在不容樂觀,倘若電影譯名又無神來之筆,更加容易成為炮灰。《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港譯:《皇家特工:間諜密令》),可能是近期其中一個最無添加的戲名創作,險些錯失這套平庸作品之際,才驚覺其精彩,遠遠並非該平凡名字足以承載。

《皇家特工:間諜密令》,根據戲院官方簡介,哥連費夫 (Colin Firth) 飾演的特工頭目最近面臨森姆積遜 (Samuel L. Jackson) 飾演的天才惡霸嚴峻挑戰,因為傳承關係,他期間又找來一位反叛青年加入團隊,青年由名不經傳的英國新生代演員 Taron Egerton 主演,以故事計,非常傳統,似是另一套、又一套《007》電影;以陣容計,雖算大名,但是無話兒王上佐治六世大戰神盾局獨眼局長,卻又欠缺 Black Widow 等人支援,未必容易成為本地觀眾心頭之選。

平凡禾稈,終不能掩蓋珍珠光芒,《皇家特工:間諜密令》不但絕非一部可有可無的特工電影,而且更是特工電影歷史的精心傑作,編導演等台前幕後,均不甘心從俗地、因循地生產樣板;練觀全局,三個顛覆貫穿整套電影:拒絕過度嚴肅、革新雙雄對立、放棄沉悶說教,讓她最終成為不一樣的特工作品。

廣告

 

拒絕過度嚴肅

廣告

若要定義特工電影,做直接的做法,不如自己製作一部。電影其中一個有趣設計,來自特工頭目和天才惡霸有關特工電影的討論,道不同,不相為謀,卻可促膝談心,二人不約而同認為:「現今的特工電影都太嚴肅了」,不如舊作好看;的確,近代特工電影都有一個套路,開場先來一段證人被殺或寶物被奪,之後追追追、打打打,直到永遠,中場間中加添一至兩段嚴刑拷問,程式大致如此,萬變不離。

當然,《皇家特工:間諜密令》也有追殺情節,然而當中同時夾雜不少妙趣情節,包括反叛青年一步一步學做 Kingsman(Kingsman 另有深層意思,需要親自入場細味,姑且簡單譯作「紳士」),包括訂造西裝、調配 Martini 等等,而且全部都有伏線,並非純粹為做而做;一群青年一同特訓,爭奪一個特工席位,期間充滿學堂式的扶持、爭鬥,除了增添趣味,另一作用當然就是見證青年成長。

畫面處理上,多場打鬥均採用漫畫化安排,放棄拳拳到肉的官能刺激,就算血肉橫飛,也不過於嚇人,加上適時導入玩味十足配樂,電影調子果然不會「太嚴肅了」,其中尾段大開殺戒一幕,更是 Cult 味十足,相當過癮。

 

革新雙雄對立

特工電影、間諜電影、英雄電影...很多時候都是一場雙雄對決,《皇家特工:間諜密令》也有類似設定:特工頭目 vs. 天才惡霸。有別傳統的是,正義之師不再穩佔上風,反而一直捱打,甚至敗倒,邪惡軸心則囂張猖狂,更直言嘲諷:「傳統特工電影中,壞蛋講出全盤計劃後,會用最愚蠢的方法殺死特工,特工最後又會奇跡生還,但我不會!」電影還有更多意想不到橋段,可算驚喜處處。

適當懸念總為創作增添魅力,特別是經過這麼長的歲月、看過這麼多的電影,兩個小時單純追追打打,英雄總是化險為夷,奸雄難免逢吉化凶,這樣的設定下,就算將戰場由地球搬上木星,觀眾同樣不會投入,主角不論生死,觀眾也難動情。

說到雙雄設計,觀眾腦海自然藏著一幕一幕正邪角力說教文戲,例如邪惡軸心認定世人罪孽深重,要以一己之力撥亂反正,然後正義之師苦勸對方回頸是岸,世界自有法則,不容任意妄為,信手拈來已有數例,反觀今次正邪之間,並無半分多餘爭論,觀眾也毋須在主角生死一刻,突然停低傾聽一段人生道理:「你應該點點點」、「我相信乜乜乜」,毫不拖拉。

順帶一提,《皇家特工:間諜密令》改編自人氣大師馬克米勒 (Mark Millar) 同名漫畫,《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 《X-Men: First Class》)導演馬菲域肯 (Matthew Vaughn) 則繼《勁揪俠》(《Kick-Ass》)之後,再次執導馬克米勒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