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港乾了》後感──我們還有什麼值得重視?

2015/8/6 — 12:17

看畢《維港乾了》,腦海想起一句古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活在香港的我們,好像沒法去阻止這個社會的紛亂。然後為了找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本意,我便如劇中與網絡世界不可分割的角色一樣,在 Google 打了這幾個字,希望找到這八個字的意思。

當我打「人在」時,先出現的是「人在野」,我當然沒有 click 下人在野,然後便繼續再打了「人在江湖」,而出現的卻是「人在江湖  柏木由紀」,最後我唯有完整的打「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才可以從網路中一窺這八個字的真意。經搜尋後我發現,這句我原以為非常久遠的古語,其實由是非常近代的古龍先生寫的,古語其實也可作視之為古龍的話語的意思,而這句話的大意是指人隨著環境改變,甚至會敵不過環境而被改變。

在這個個人主義為主流價值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為著自己的生活和生計,各自表述,正如這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可從中衍生數十個意思,我們便發現這個社會的多元,已經是幾何級數的倍升。因此每個人都可以各自表述一套個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然後安然如好自己的人生,便好像是我們的最終目標。

廣告

因此,我們可以如劇中的李元務一樣,退了休生活就只為了等死,也可以如李惜華一樣生活是為了管理自己的家庭,也可像李惜香愛情至上,更可如李惜港一樣將自己保護在安全的環境。每個人的人生好像只需為自己負責任,沒有影響他人,我們便可以自決人生,繼續擁抱自己喜歡的價值,而這也好像是香港一直以來所提倡的自由價值,所以各階層可以為自己生活而選擇和努力,好像這就是香港對香港人的意義。但是不是各自表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社會就會變得美好,我們便可安寢無憂?事實上,其實我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這句說話也彷彿是《維港乾了》的一個命題,就是當維港(大環境)乾了(改變了),我們是不是就立即隨之而改變,去迎合這個大環境?而當中只需要自己能活下去便沒有問題?面對這紛亂的大環境,我們還可以怎樣?

廣告

現實的社會其實就好像劇中描述一樣,不同世代、不同階層的人,都被混亂的環境迫得瘋狂,李惜華為了幫老公還債供個女去外國讀書而想迫爸爸賣樓。李惜香被辭職要供樓再加上愛情失敗,人生無動力等待救援。李惜港想自立,要離家出走,不想其他人干涉他。CK Kwan 爛賭欠債,陀衰家。何學直只為生計,不理他人,自我感覺良好。所有問題愈演愈烈、愈滾愈大,我們是不是只能像劇中的李元務一樣坐著等死便算?

當大環境改變了,還有什麼東西值得重視,還有什麼出路?是各人的生活和生計?是懷緬過去,不斷回望?是盡力繳清過去的債?是留戀、是捍衛現存的東西?是另謀高就、逃出生天?《維港乾了》不是為我們提供一個答案,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批判當下,而是呈現這個沒有是非對錯、紛亂多元的局面。又或者最後李元務決定出走乾了的維港,重新踏足這片水深港闊乾涸後的土地,重新探索當下,比等待更容易找到出路。

《維港乾了》這個劇本真的非常切合香港現在的大環境,既是我們的處境,也呈現了當中的荒誕。當然香港的維多利亞港乾了本身真的是一件非常荒誕的事,但身處現世的香港,難道我們還未見識過更荒誕的事嗎?

而當如何走下去,正是此劇讓我們想像和探索的部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