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港乾了》擬幻似真 不吐不快的香港情

2015/7/14 — 14:33

【文:林安喬】

在欠稿的情況下,我曾想過要否去看《維港乾了》,還是回家乖乖寫稿。近年比較少寫劇評而轉寫藝評,今晚看完,大概是那種「香港情」的驅使,還是不吐不快。

《維港乾了》單看戲名是齣有關香港的戲,然而「乾了」就帶點 fictional。劇中第一幕的維多利亞港還是你我熟悉的維多利亞港,每天我們看著它,在它的水上或水中(隧道)走過它,它是香港的核心。而劇中的家庭,母親剛去世,所有的焦點便落於年長的父親之上,當然還有那仔大女大、千多呎但只有老父和宅男細佬住的家,而家中最「核心」的地方便是廳。個人很喜歡這個對照,因為就只第一場便知道:香港/家、維港/廳這兩個 cross reference。

廣告

劇名雖 fictional,但第一幕卻完全是你我他各人家庭的現實:中年的大家姐是 control freak,女兒已廿歲作為媽媽的仍是管家婆,眼中只有錢,不是因為她貪,而是因為她面對太多問題,盲目相信有錢便可解決問題那種人;二家姐是漂亮聰明的獨立女性,卻敗於一個「情」字,成為老闆的小三,工作上又被他利用,感情當然是隨着被裁員而結束,顧面子的她每天躲到舊居扮返工,但自己獨居的物業卻面臨變成銀主盤;細佬是個低低地的宅男,被兩個強勢的姐姐「恰」是當然的,宅到一個地步以「吹氣」公仔(說現在不是吹氣了!)作為女朋友;阿爸才 65 歲,腳痛退休了,看似是了無牽掛,無所事事,口邊常說自己在等死。說劇情的發展,其實並不明顯,不過這更覺真實。故事大概是因為大家姐的女兒反叛,因此她想送她到外國升學,但自己卻債務纏身,希望老父賣掉過千萬的維港景大宅讓她可一次過解決兩個問題,然而二家姐卻反對,情感上認為這是父親辛勞大半世的成果,在爭辯聲中,發現各人的問題,然後轉承到第二幕的變化是維港突然乾了。

若說維港乾了,其實在劇中比較是一個名目,好比 1997 年回歸及金融風暴、2003 年的 SARS 或 2008 年的金融海嘯,在這 2015 年的 A 股大時代的背景下,真是「咁啱得咁橋」。香港人面對發生了大件事,一窩蜂的各說各話,表面上有着具時代感的靠邊站文化,沒有立場就「畀人 X」,唔啱聽又「畀人 X」。維港乾了,有些行動派說齊心一人給維港倒進一桶水便最少會有個水位;有些依賴決策的人說政府在想辦法不必擔心,更擔心沒有維港,股市樓市會否受影響;有些是適應派,既成事實,何必執著;還有的是樂觀派,異像帶來了更多訪港旅客,增加香港收入,促進經濟。劇中帶出了這麼多的想法,就像一家人都各有各想法,一個香港,又豈能只有「民主」和「親中」兩邊的聲音,那些叫人靠邊站的,實在是過份簡單化。

廣告

常有人說,一家人吵吵鬧鬧,但最後還是一家人。香港,在這片越來越紛擾之地,我們還是一家人。父親守住老家、保護維港,顧念的不止是情,也是回憶,也是將來。維港也是一樣:曾是英國殖民地、在維多利亞時代被割讓這是歷史,它不是深圳河或黄浦江,那是它的獨特性及 competitive edge;前者在劇中對白說白了,後者是從編劇最後一場在乾涸的維港海床上上演「幻彩詠香江」及跳著小蘋果「大媽舞」有意無意間表達了。

編劇真是值得一讚,對白中字字珠璣、句句啜核,觀眾不止一次因為極為精彩的對白打斷劇情拍手叫好,而且時間觸覺強(還是香港來來去去都是關於股市樓市升跌?),對於香港現今的對照相當恰當,道出了香港的問題,然而沒有透露自己的立場,激發觀眾的思考,對於今日香港的文化人來說,其實應該是極為「忍手」吧。

我一邊看一邊在想,這劇到底是喜鬧劇還是悲正劇,因為它越鬧,我的心就越悲。不過,就如劇中,由 60 後到 90 後,由土生土長、鬼佬、賓姐到內地來的新移民,都是 2010 年代的香港人,因為愛香港,大家自己人,所以才吵吵鬧鬧地溝通;因為愛香港,所以留守在此,或者無眼睇而走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