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港印象:池田眾 VOID

2015/8/11 — 11:40

池田眾,《Constructive Destruction》

池田眾,《Constructive Destruction》

觀看池田眾的展覽之前,就看到簡介說他的作品是運用了「以攝影滙繪畫」,一種他「自創」的手法去創作的。這一點就讓我很好奇,究竟這種手法的「獨特」之處在哪?當看到作品的真身,就見到都是以剪貼的方式,拍照片重組,「攝影」出現了,但「繪畫」滙了在那裡呢?畫面上可是只見被剪貼過的照片。

當然,也可以說把照片再處理,裁走或剪貼就像在塗上顏料,去構成畫面達至心目中的效果,帶出新的表達和概念,在精神性上與繪畫是共通,但這樣說的話,似乎套入任何技巧都是可以呀,難度說是攝影加拼貼就會有甚麼不同嗎?但說到底如何命名技巧,也不算是個重點,還是看作品好了。

池田眾的攝影,沒有擺出唯美的構圖,觀眾看到的景象就像日常經過看到那樣,然而當他把照片加以處理,這些常見的畫面給予了觀眾更多想像和反思。今次展出作品中,好幾張在西九龍的地盤拍攝,作為香港人,對西九的印象,不免都落在文化區與高鐵種種爭議上,而這次從池田眾的作品中,則把觀眾帶到另一個較少見被討論的角度。

廣告

作品《Constructive Destruction》,由名稱已直白的帶出,城市發展很多時是興建性的破壞。畫面中,地盤與維港對岸的大廈被挑空後剩下了線條,跟畫面中間,最突出的起吊機們外型呼應。地盤旁的部份樹木、維港跟天空也同時挑走,剩下白色底紙,加上港島一旁被大霧蓋成單色,這虛實交替下的香港景色,更接近我對這地方的印象。

池田眾,《Focus》

池田眾,《Focus》

廣告

在《Focus》,大廈與植物重疊於畫面,近看發現這是由兩張照片拼貼出來,同一個景,一張對焦在遠的樓群,一張對焦在近的植物,拼貼時他把兩張照片交錯地剪貼,造成畫面中的各物件,部分對焦部分失無焦。這樣的處理,似乎是隱喻在城市發展時,興建與環境保護終究是衝突的,難以把兩者都同時「對到焦」。下筆時,斬樹事件正鬧得熱哄,官方說法是為了市民安全,對,這地方只要政治正確,人情歷史這些幫不到忙的,留回給大眾掛在口邊好了。

池田眾,《Random Encounter》

池田眾,《Random Encounter》

同樣的主題,在其他的作品也有提出。《Random Encounter》的遠景近景,分別是地盤與一棵洋紫荊,地盤被挑走了不少物件,剩下零碎的灰白,連同背後灰藍色的維港跟大廈們,整片遠景一片死寂。相反前景開得正盛的洋紫荊,紅紫黃綠色彩鮮豔,加上作者在剪裁植物時都是用圓和彎的形狀,生動活潑,與地盤四四方方的切割,形成鮮明的對比。城市中夾雜著植物本是平常事,但這樣的處理下令觀者感覺兩者份外格格不入,仿佛是格硬把兩個地方拼在同一畫面。挑空了的前景讓我覺得,只要把空位填滿,應該是一片森林才對。

池田眾,《Endless Night》

池田眾,《Endless Night》

看池田眾的作品,不得不佩服他的手工,很多相片中被?走的空位都很小,而且彎彎曲曲,單看就可以想像到這是多費神的步驟。在《Endless Night》,池田眾把維港夜景的燈光,逐粒挑出來,再貼到上空化為星星。挑空的大廈,因底下是襯托著白色的紙,所以畫面上也是亮著燈光。

初看時,感覺這作品很浪漫,能將兩種夜景同時呈現,但不久,又引導我想起舊問題:代表興建、發展的燈光夜景,與代表自然的星光夜景,真的可以並存?把燈光化做星光的處理,就像作者跟觀眾在說:每一粒構成這維港夜景的燈,都把星光犧牲了,把光還給星,你又願意嗎?

池田眾的作品中常出現挑空照片,留下白色的空間,令人感到眼前看到的都是虛構,加上作品中幾乎不見有人的身影,令整個畫面帶有一份不安的寧靜。觀眾看作品時,不免是在反映自己內心一些已有的感受,這些有關香港的作品,連結了我對這個地方的失落,在興建與繁華表面,同時充斥著一堆虛白的無力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