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港畔的「香港故事」】《維港乾了》一個家的故事 專訪導演馮蔚衡

2015/7/3 — 11:16

(編按:維港畔的「香港故事」前言按此

馮蔚衡於一九八八年加入香港話劇團,二零一零年出任駐團導演,並曾憑《安‧非她命》、《紅》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繼《最後作孽》後,她再次執導本土原創劇《維港乾了》。

我才剛坐下──留著短髮,臉上架著眼鏡,一副職業女性模樣的她,便問:「維港乾了¾你想到什麼?」

廣告

「嗯……填海吧。」本來我的想像力就不太豐富。

「填海來幹什麼──」她追問,「起樓?」

廣告

「嗯──或許吧──繼續這城市的邏輯。」

「哈哈──」她這才開始談自身眼中的《維港乾了》:「《維港乾了》,就是說一個家庭的故事,描寫三代人。劇中,爸爸就是默默耕耘,不會反抗,也不會提出問題,就是為了一個溫馨的家不斷付出,亦即是代表我們上一代的精神。中間那代──就是那些子女,則生長於漸漸邁向繁榮的時代。同樣是辛苦工作,但亦重視自己的享受,被很多不同的世界,例如物質、情感世界拉走。而最小的孫女,就是讀書半天吊,十分『熱血』,理想主導。」她指,他們都是香港的典型人物,屬於不同年代的香港。

「『維港乾了』固然是個比喻,指向香港。香港這個大家庭正在變化,而這些變化又怎樣影響李元務一家?這就是《維港乾了》的故事。」

馮蔚衡

馮蔚衡

馮蔚衡自己也說,這套劇執導最困難的地方,就是「維港乾了」本身是個荒誕的構想,存在於比喻裡,但由家庭展開的故事卻實在得很。現實與思想世界交疊,得多借助燈光、錄像等舞台技術幫忙。

既然劇裡的人物那樣「典型」,馮蔚衡導演覺得自己和他們相似嗎?

「我啊?大女兒、大女兒老公、二女兒、兒子──除了不像那個老公常賭博──我和他們各自都有點像。他們都給不同的東西扯走,總在追趕什麼,其實自己也是。」

她加入香港話劇團已二十八年。她笑說,自己一天比一天忙,劇愈來愈多,又得顧慮劇的質素。

「唉,好命的話我都應該有個十多歲的孩子。有時都不知道自己在追什麼,其實有時追了,我們也不自覺。」她感嘆。

而她又說,自己永遠不會是劇中父親李元務。

「對我來說,他是上一代,總是為下一代付出。香港人是 survivor,要維持自己的生存,如爸爸那樣的人物,愈來愈少。」她補充:「這亦正正是劇裡另一想說的東西。香港人很能適應,怎樣也可以 survive。維港乾了──很大件事,但亦可能不怎麼樣,大家還是照樣生活。」

她續說:「第一天排戲,導讀劇本的時候,我已經哭了。我想起自己的媽媽,我覺得,我怎樣也回饋不了她對我的付出。她亦是那種典型上一代,為家庭犧牲,可以自己不吃,留給孩子吃。」她指,自己也常經歷劇裡家人相處的碰撞:「我想對她好,但她怕那樣為難我,最後我們各自傷心,就是想法不同。」

馮蔚衡停下來,滾著眼珠,若有所思:「小時候,真的很窮。」然後是半秒沉默。幾條髮絲在她額前擾攘著。我們的話題又回到話劇本身。

我想,《維港乾了》這個香港故事,很宏大,承接著時代的轉變、歷史的脈絡。但說到底,讓我們感受最深的,還是發生在人與人之間的種種。不同代之間,我們矛盾,卻正正是因為共同分享著一些什麼記憶、什麼感情,生活在同一個「家」裡。

期待《維港乾了》,讓我們聚焦在李元務一家的故事。

--

≪維港乾了≫

日期:11- 26.07.2015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票價: $160 - $280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7963764788400/

網上訂票  www.urbtix.hk

節目查詢  3103 590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