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編寫美好時光》 — 二戰與幽默 ● 當英國人無熱水泡茶

2017/7/20 — 19:38

本文圖片為《編寫美好時光》宣傳照

本文圖片為《編寫美好時光》宣傳照

【文:劉東】

「我只要能喝一杯茶,所有事都能好過來。」

面對戰爭、貧窮、離異,Catrin說她要喝茶。

廣告

今個月是戰爭片月!此部《編寫美好時光》在嚴肅中配上英式幽默、熱血及愛情故事。電影講述二戰倫敦一個女編劇Catrin(珍瑪雅德頓Gemma Arterton飾),身為有婦之夫,初踏電影行業。即使在空襲下,仍敲著打字機創作,直至完成劇本。對,打仗時期,人們都要入場睇戲啊!

走梗難,人們還有心情去看戲,大概難以置信。在1940年9月至1941年5月期間,倫敦被轟炸超過76日,超過4萬人死亡。不少戲院被炸毀,可是入場數仍居高不下。《Gone With The Wind》正是出品於二戰時期美國,1940年於英國上映後大賣及連續播放幾年之長。當然,那時有大量政治宣傳電影,戲中正是說Catrin受聘國家新聞電影部,編寫propaganda電影,振奮市民及軍隊的劇本。

廣告

「戰火中,人們仍然要過日子。」

本片監製及導演指,戲中大玩英國人的幽默,更準確,應該是倫敦人的幽默。對筆者來說,所謂「英國人的幽默」多多少少帶著令人嚥不下的諷刺及老派,即令人想扳回冷笑或冷汗。其實戲中不乏此種「以為自己好好笑」的串串角色,如男角Buckley(森加芬Sam Claflin飾)。可是,本人認為戲中最想表達是一份樂觀和希望,back to幽默本意。

編劇嘉比芝雅比Gaby Chiappe解釋,戰火中,人們仍然要過日子。好像一間商店被炸,另一間商店仍掛著「照常營業」的門牌。The show must go on,本片參考及反映了戰爭中另一面社會狀態,相當獨特。

戲中飾演老演員明星的標尼菲Bill Nighy非常精彩,亦最後帶出此種幽默。他大概是片中最拒絕與戰爭扯上關係的人,同時喜感最多。一幕,他失控地斥責大家開口埋口都是War War War……他才不在意戰爭,只在乎自己有沒有型角色演。

(以下含劇透)

Tea Please!對Catrin來說,茶都是她的「治癒」良藥。導演選用茶及茶煲來作標誌,乃十分聰明的。這反映英國人對茶的態度,及建構他們幽默的重要元素:天跌下來,飲杯茶就無事喇。

初段,Catrin跟丈夫聊到經濟窘困,她提議喝喝茶,那是一種帶著微笑的的安撫,以Cheer Up對方,就像當時所有英國妻子一般。直至她真的遇上空襲,看見路人炸到血肉模糊。她倖存回到家中,燥燥地想喝一喝茶定驚,卻發現連水庫都被炸了。直至後段,連個水煲都被炸到甩皮甩骨(請留意水煲的最後去向!挺有心思的!)

本來,茶該是萬能的。導演及編劇或想帶出,二戰令角色陷入不能再沮喪的狀態。當英國人連最後一個幽默的「道具」都沒了,像棒頭一句「連那份優雅你都失去喇,點吖!死未!」。

當什麼都沒有了,你就知道什麼最重要。一切樂觀的表徵及動力都被拿走了,得以再觀照自己,又會有什麼發現?文初才女蕭虹大肚走難、吃麵包屑,最後只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寫東西」。苦難亦令Catrin更明澄了,她天天創作打劇本,只為完成電影,因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經歷她的finest moment。當連泡茶的水都沒有了,能令生命沸騰的,就只是一份意志和傻勁。

「男人都怕我們不會回到本來的箱子。」

finest亦包括當時女權的美好時光,預告片中女配角說:「男人都怕我們不會回到本來的箱子」。二戰時,由於所有男人都去當兵打仗了,國內不少生產工作都交給女人,令她們不只守於家中湊仔,可說已是大解放。Catrin因此有機會於政府打工,還要不是秘書,不是秘書,不是秘書!女性當時可追求事業,創出另一片天,為女權發展之重要時期,同時締造their finest。

可是,Catrin老公因她長期到外地拍攝,而搞上第三者。不禁令人聯想,是否帶出「女人與家庭只可以二選一」等過氣情節呢?筆者認為他們的問題主要是缺乏溝通,Catrin從沒有解釋創作劇本有何重要,更一下子離開倫敦走去取景,令老公難以理解,以為她已離棄他。不過,受當時社會風氣所限,作為人妻都不習慣/不會向伴侶說自己事業幾得意,說出來還怕老公沒臉子,其實亦與性別平等議題有關。

而更簡單地分析,導演要「撮合」Buckley及Catrin,那一定要令她老公「消失」,從而給予此情節。可是,處理手法實在有點粗略,有點可惜。

慶好,Catrin的對白不過火。面對老公出軌,以及Buckley尖酸的歧視言語,她亦沒有以性別攻擊反駁。反正Gemma Arterton飾演Catrin是非常合適的。她樣子散發倔強,卻不潑辣,希望以實力及聰明說服男性。

順帶一提,Gemma Arterton演出時有一份成熟親和力,卻在適當時機添上少女的傻氣,就像「搶薯條扔下海」一段,嘩,好難做得唔討人厭啊!

最後,看完此戲,你會好想說Bloody,因為他們句句都Bloody,咁先夠British,咁先Bloody夠British。

 

作者網誌;作者個人簡介:曾為電台、雜誌文化版效力。抓著音樂和電影的衣角,手中取得些微溫度,好好寫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