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终於從「懷舊金曲」釋放出來,聽 Pink Martini 唱國語時代曲

2015/4/9 — 11:33

(圖:香港藝術節,© Autumn de Wilde)

(圖:香港藝術節,© Autumn de Wilde)

今年香港藝術節我看 Pink Martini 演出那場,在中場休息前當他們演奏四十年代節奏強勁的 Jitterbug 音樂和 encore 時的《Brazil》,舞台上密麻麻擠滿了和樂手一起狂歌熱舞的觀眾,形成文化中心音樂廳前所未見的壯觀場面。

其實這個音樂廳完全不適合作流行/爵士音樂演出,首先它的照明太光亮、太 flat,舞台(演奏台)的结構又不容許作改動添加裝置,根本和流行音樂應有的現場即興熱烈氣氛南轅北轍,但每年藝術節這部份較有賣座把握的節目大都在此場館舉行,於是無論多精采的演出,最终效果必然都大打折扣。

而且很多時每當演出去到一個氣氛澎湃情緒高漲的高潮,就出現了這個具「香港特色」的怪現象:一方面表演者在台上鼓吹觀眾隨音樂起舞,另一方面可能是場地的行政措施,工作人員要维持秩序而不斷阻撓觀眾站立和湧到舞台前,於是觀眾面對勁道十足節奏時,都只能危襟正坐,又如何能盡興?觀眾和工作人員為此矛盾引發的衝突場面更屢見不鮮。

廣告

今年 Pink Martini 索性號召觀眾直接上台跳舞總算是多少化解了這個死結,而我有幸看到他們現場表演亦圓了我多年的心願。

如果問 Pink Martini 玩的是甚麼類型音樂,一下子也考到我,最明顯的答案應該是 “easy listening”, 然而一旦歸納入這類型,總是帶貶意,但 Pink Martini 確能把 easy listening 提升到品味十分別緻的層面,除了接近輕爵士,也帶點「camp camp 地」的幽默(就像 Pink Martini 這個名字),他們演奏風格整體來說是一種典型美國白人中產社區 (Suburb) 音樂風情,洋溢著濃郁的懷舊氣息,他們每張 CD都有收錄不少非英語歌曲,從這個角度看,Pink Martini還兼負起為「非英語歌」這支流繼往開來的使命。

廣告

曾幾何時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的流行音樂世界曾包容過無數外語歌曲和它們的 cover 版本,不計英國,起碼還可以數到拉丁美洲、加勒比海、西班牙、意大利、法國、德國……甚至日本(仍記得坂本九那首 “Sukiyaki”!),而只要美國流行甚麼,全世界都會跟著流行,所以在香港,我們追隨美國也一度聽過、迷過不少非英語歌曲,但過去幾十年這個風尚早已不再,美國主流音樂已變得越來越本土, Pink Martini 卻反其道而行,一直都很自覺地嘗試復興這個 ”world music” 前身的音樂傳統,所以說他們確是另類,其實他們不是來自像洛杉磯、紐約、Nashville 這些傳统音樂基地,他們的大本營是在 Oregon 州的 Portland 已夠冷門,正因如此可能反令他們較少受到主流音樂工業的干擾,能更加自由、獨立,甚至放任地開拓他們的音樂風格。

他們樂隊成員(包括兩位男女主音)約共十多人,大部分年紀看起來已不輕,但演奏時活力充沛,無怪不少同樣年紀看來已不輕的觀眾都放下身段,湧到台上忘我起舞。今次也沒辜負Pink Martini被稱為「國際音樂大使」的美譽,演唱了多首不同國家的流行曲,不止拉丁美洲、意大利、法蘭西……更唱了克羅地亞、日本和兩首我們的時代曲 一一《恭喜恭喜》(姚敏、姚莉原唱,曾收錄在他們 CD 內)及《等著你回來》(白光原唱),前者是一首賀年歌,用上西班牙結他掃幾下簡單的和弦,竟出奇地流露出一種清冷氣息和孤寂落寞的感覺。原來我們的音樂大師陳歌辛在七八十年前曾寫下一首如此富拉丁情調的淒美歌曲,而後者除了白光不羈、嫵媚、坦蕩蕩,已成絕響的演唱風格,它 laid back、懶洋洋的節奏也令人聯想到法國 Chanson 的黃金時期,確是足以值得驕傲自豪的作品。

我不禁慨嘆我們的音樂瑰寶竟然是由外國樂手將之活化,給予早該獲得之尊崇和珍惜。在華人圈子,就拿香港來說,這批四五十年代的文化遺產要聽現場大概只有在那些「懷舊金曲演唱會」才間中聽到,我在想,真的要等到幾時才能把它們從紅館、伊館、屯門、荃灣大會堂那些地方釋放出來,唱给世界各地的觀眾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