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狙擊手》:才不是反戰

2015/1/29 — 17:31

坊間有指《美國狙擊手》是部反戰電影,我對這個說法不敢苟同。此戲改編自美國傳奇狙擊手基斯凱爾的自傳,描述一個職業軍人遊走於戰場和和平日常之間的掙扎。

我想觀眾入場前需要知道,基斯凱爾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國主義者,他最有名的其中一句話是:「我希望殺得更多,因為我每次殺人,都救了美國人的性命,那就是我為何要在戰場的原因。」他深信美國發動戰爭的合理性,而由他退役後致力提供軍事及執法型狙擊手的訓練看來,這個信念直到他 38 歲被暗殺前都沒有太大改變。

當然,基斯凱爾好戰不等於電影鼓吹戰爭,關鍵始終在於奇連依士活如何處理這個題材。我們看到這個美國大導交叉描繪基斯凱爾在戰地以及美國的生活,前者所帶來的創傷,危害基斯凱爾的心靈健康以及他與家人的關係。指這部電影反戰的人一般就以此為依據,指奇連依士活刻劃了戰爭的破壞力,讓人有所警惕云云。

廣告

我承認奇連依士活令觀眾更理解戰爭為美國軍人帶來的傷痛,然而,有傷痛就等於戰爭不必要嗎?不見得吧!如果武力外沒有其他方法阻止美國再受類似 911 的災難,如果美國確是在戰爭中扮演被侵害的角色,那麼頂著傷痛,以戰止戰也是個非常合理的選擇吧!奇連依士活有在《美國狙擊手》探討過美國的戰爭責任以及諸如和談等戰爭以外的可能性嗎?沒有,丁點兒都沒有。

不妨再看看伊拉克人於電影中的影像。沒錯,我們看到基斯凱爾在作品中有同情過婦孺的慘況,但對於敵國的士兵呢?還是一貫窮兇極惡的形象。導演讓觀眾理解戰爭之於美國軍人的沉重,但他沒有與看者討論炮火怎樣摧殘伊拉克兵士的日常,反而還是讓他們繼續如妖魔一般擊殺美國軍人。而基斯凱爾與敵軍那個奧運金牌射擊手的「雙雄」式對決,更是激發了美國人對外族的敵對意識。當基斯凱爾幾經辛苦,終於將子彈打進伊拉克「王牌」的頭顱,代入美國人視角的觀眾(你)有在腦海中歡呼嗎?有吧!

廣告

奇連依士活拆解了《第一滴血》式英雄無堅不摧的傳統形象,但他鏡頭下那個被逼進絕境,依然奮勇地與敵人作戰,然後退役後繼續心繫軍隊的「真實」人物,卻可能更易鼓吹起這個時代的美國人的愛國精神。事實上美國阿拉伯裔反歧視委員在此戲上映後就發表聲明話:「最近幾天我們遭遇的絕大多數暴力威脅,都是《美國狙擊手》中對阿拉伯人和穆斯林所刻畫形像的結果。」我不敢斷言這個論述 100% 正確,但最少似乎比《美國狙擊手》是反戰電影的說法可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