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夫子式想入非非 或者是香港人需要學習的

2016/12/15 — 14:24

日前筆者到過在灣仔的動漫基地,原來剛開始了「想入非非」老夫子漫畫作品展(展期至1月4日),筆者得這應是第三個各大師致敬系列的展覽活動了,頭兩個是馬榮成及李惠珍,今次就輪到創作老夫子的王澤(包括王家禧及至澤兩父子)。展覽分成幾個部份,都以老夫子漫畫經常出現的標題,包括妙不可言、苦中作樂、耐人尋味、神來之筆等,介紹這漫畫的歷史及角色,如老夫子、大番薯、秦先生、老趙、陳小姐等,以及一些原稿及NG稿,原來還有找來又一山人註釋的老夫子作品,再加上一些互動遊戲及錄像片段。

這種向大師致敬展覽,無非是陳列一些文字及錄像介紹,再加上展出珍貴原稿或作品,又或再加上找來一些不同媒介的創作人及藝術家的回應或延伸作品,以表示大師對他們及社會的影響,因為說到是大師,當然有一定的份量及江湖地位,所以筆者覺得很難有其他甚麼展示方式的突破。不過自己很喜歡在地下空地放了一個老夫子模型,他會用望遠鏡看到海報上印了漫畫中的各式各樣的人物。

廣告

因為這就是老夫子有趣之處,至少對筆者而言。雖然知道現在應該也有老夫子漫畫的出版,但不真的不知道這一代年輕人對老夫子究竟有何想法,自己也是從小時開始看老夫子的漫畫,當然大了會看日本及外國動漫,香港社會也變了,是進步也好,是退步也好,可能新一代的人會覺得老夫子已是上一代的產物,已很老土,但自己覺得老夫子及內裡的故事,老土與否,還是很一種很抵死,這種抵死,因為很香港,很一般人,很自然,你需知道老夫子從一九六零年代就開始出現,老夫子及其他人物的日常及工作生活,以及各種奇怪遭遇,以及這些年來在漫畫中出現過的地方、食物、服飾等,無非都是香港的縮影,那些白眼的暴發戶、打扮奇怪的年青人、狗眼看人低的上師......都是香港社會的反映。

廣告

當然,時代進步,科技發展,有更多能刺激官能感受,以及複雜情節的動漫,但或者筆者也開始有點老了,開始步入老夫子的階段了,工作及生活中也遇到一件又一件妙不可言、耐人尋味的人和事,白眼的暴發戶、打扮奇怪的年青人、狗眼看人低的上師等等,可惜自己不像老夫子般可以做那麼多不同界別的工作,如演員、理髮師、消防員等,也沒有 大番薯、秦先生等朋友及求那麼多次婚的陳小姐,但看老夫子,還是會笑的。

做普通的香港人,或者需要學老夫子的想入非非,不想入非非,你還可以做甚麼呢,筆者難道要學名門做火影,還是要帶妖怪手錶出街,抑或決心加入復仇者聯盟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