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字號設計用品店結業 競成老闆感嘆:在香港已經沒甚麼意思

2016/3/25 — 12:17

在競成工作超過四分之一個的店員陳生,即使距離結業不足一周,仍總是帶著微笑迎接每一個客人。

在競成工作超過四分之一個的店員陳生,即使距離結業不足一周,仍總是帶著微笑迎接每一個客人。

「你知道嗎?我們後面街的競成,也快要結束了。」剛傳來結業消息的實現會社店主說。

競成,對大部分人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品牌,然而只要你是讀過設計、修過美術,一定會聽過這個名稱。

走進駱克道的商廈,窄小的升降機滿滿都是去一樓的年輕人,大家的目標一致──競成!舖面書區人很多,用品都已經賣得七七八八。坐在收銀台的一老一少,總是臉帶笑容,解答客人提問,細心包裹貨品。

廣告

結業消息傳出,店舖人客甚多。

結業消息傳出,店舖人客甚多。

廣告

白頭髮的陳生說,自己平日負責後勤工作,只是前線員工都已經遣散,他近日才「補位」下來幫忙。笑著說著,記者正要跟陳生邀約訪問,陳生卻說:「我不是老闆,雖然老闆也姓陳的。」

店員陳生引領之下,記者來到辦公室的樓層,見到另一名陳生。

* * *

競成老闆陳達人

競成老闆陳達人

64 歲的陳達人,是印尼華僑,年輕時與朋友一起創立競成,至今已經超過四十年。從一開始的水彩銷售,到大型的黑房器材,一應俱全。生意愈做愈大,出版、批發、零售、直銷,一條龍服務。業務從香港拓展至澳門、中國,甚至加拿大。光是香港員工人數,就曾多達數十人。

老舖早年從上環搬到灣仔,仍佔有兩層空間。今日結業清貨門庭若市,叫陳達人憶起昔日上環老店,情況「墟冚」的周末。介紹完四十年的業務後,他第一句吐出來的是:「社會已經改變了。」

過去,美術設計用品及書籍,供給各大廣告公司、出版及印刷等行業,如今傳統書業式微,讀者都轉到電子市場。以競成代理書本銷售為例,過去五年下跌七成。

陳達人強調,這是時代改變,不欲怪罪於任何人,「人人手上都拿著 iPhone,我也是這樣呀!」就像他們在 facebook 公佈結業消息,吸引一眾新知舊雨來訪,他說:「電子化好厲害,大家都不想看書了」。

隨著網絡出現普及,顧客購物習慣亦有所改變,「各大品牌都自己在官網進行直銷,大家會較相信官網還是銷售平台呢?」漸漸,實驗店的意義,就只剩下陳列室的功能。

「如果你是設計師,你一定認識我們。你需要的東西,我們都一應俱存。」陳達人的豪氣,不是隨便說說。光是設計的書籍,就已經仔細分成建築、室內、包裝、平面、時裝等多個類別。作為老闆,他不是沒有考慮縮小規模,只是「當一個書店做到那麼豐富,你想到的設計領域,我們都有提供,那可以怎樣縮小?我不知道可以扣減甚麼!」

* * *

「要不就結業,做一個 ending。想要再做,可以重新開始,但我不想再做了,在香港這個社會已經沒甚麼意思了。」陳達人重重地摔下這一句,開始細訴另一種社會改變──不光是科技帶來,也是權力交替所致的。

競成開業的時候,有幾個老闆拍檔,今年主要是陳達人一個人扛。就像做水彩起家,也是因為其中一個拍檔有續畫水彩的習慣。如今他們都已經離場,陳達人說:「拍檔回祖家了,不是北上的祖家啦!大家都走了。」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初年,陳達人也懷著希望北上開拓市場,曾經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地都有業務,但全部先後結束。他沒有透露具體的經營困境,只用了一句話總結:「同共產黨打交道,好難溝通。」

近日來訪的人,不止是設計師,還有不少學生來買平貨。

近日來訪的人,不止是設計師,還有不少學生來買平貨。

縱橫美術設計用品近半個世紀,陳達人感嘆香港的地位愈來愈差,外國廣告公司選擇直接到大陸開設地區分部,相關的出版印刷行業也隨之停滯。競成公佈結業後,不少設計師朋友來訪大感可惜,陳達人說:「但其實大家都心中有數,他們(設計師)都沒那麼好生意,是整個行業沒落了。」

目前灣仔的舖位,雖然早年已經買下來,但現時門市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日常營運。陳達人直言:「人工貴,利潤減,點做?冚唔掂呀!」從 1974 年開業至今,他形容走過的路猶如「過山車」,笑著說:「捱過好多波,但都沒事,最大問題只是我們不想做。我們不算悲劇,只是落下一個 ending。」

* * *

記者回到樓下的店面,那裡顧客少一些。店員陳生說,他已在競成打工超過四分一世紀,「這裡好多同事都這樣,我們那個年代嘛」。對於未來,他也是見一步走一步,坦言未有計劃找新工。

連日在前枱幫忙,陳生發現很多顧客都不是為實用而來,店內的書刊雜誌好些都已過期,買下的用品也可能已經不常用到,「但大家好像想回憶當年印刷的認真,保存傳統。」他笑言,顧客最常問他可會不捨,他便舉出保育天星碼頭的例子:「你問拋纜的人有甚麼感覺?其實工作還是會繼續,只換了個地方。」

印有競成招牌的不織布袋,免費送給消費的人客,店員說:「留個紀念」。

印有競成招牌的不織布袋,免費送給消費的人客,店員說:「留個紀念」。

距離結業的日子愈來愈近,最讓陳生心痛的,大概是遠方的客戶。多年來,他負責海外聯絡,彼此已不光是工作夥伴的關係,而是像朋友一樣,會聊聊家常。當對方知道競成快將落下大閘,他們都比陳生更感可惜。「我叫他們最後一天不要找我,我不想跟他們 say goodbye 呀!」

店舖來來去去的客人,陳生靠在書架有條不紊地說出自己的經歷。他沒有掉淚,也沒有紅眼,或者只是一時間翻起了太多往事,情狀帶點若有所思。「電腦和網絡出現,是時代改變了書業,但回憶仍然是私人財產,是科技無法帶走,真正屬於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