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杯騎士》浮華花假

2016/9/27 — 9:56

泰倫斯馬力 (Terrence Malick) 的電影,總是先聲奪人,映像奇麗,又似有高深哲理,令人驚艷。但看下去往往過度賣弄花巧。至於觸及人生世情,天地萬物,宇宙奧秘,宗教問題等等,其實故弄玄虛,似是而非。

他編導的近作《聖杯騎士》 (Knight of Cups),同樣一開始就燦爛奪目,既有天國神聖感,又有顛覆大地的地震衝擊,似乎不同凡響。可是越拍下去就越浮誇花假,難怪有電影節內行人認為並非泰倫斯馬力的佳作。

劇情不是歐洲古代圓桌武士或十字軍騎士追尋耶穌最後晚餐的聖杯,而是有很多明星助陣的時裝片。《蝙蝠俠》紅星基斯丁比爾飾演荷里活吃香編劇,流連於洛杉磯影城和拉斯維加斯賭城的花花世界,遍歷酒色奢華,享盡風流艷福,但心靈惶惑苦惱,成為男主角的「天路歷程」。

廣告

泰倫斯馬力今次靈感來自基督教古老名著《天路歷程》 (Pilgrim’s Progress) ,還引用塔羅牌。牌中有聖杯系列,包括聖杯騎士。全片分為八章,除了最後「自由」,其他章名都出自塔羅牌。男主角在每章與不同人物發生恩怨。

第一章〈月亮〉,主角遇上不羈少女 Imogen Boots。
第二章〈倒吊人〉,是主角的兄弟情與父子怨。
第三章〈隱者〉,安東尼奧班達拉斯飾演花花派對的玩家。
第四章〈審判〉,主角重逢做了醫生的舊戀人姬蒂白蘭芝。
第五章〈高塔〉,模特兒 Freida Pinto 令主角着迷。
第六章〈女祭司〉主角與艷舞女郎 Teresa Palmer 發生關係。
第七章〈死亡〉,妮妲莉寶曼懷孕,不知經手人是丈夫還是主角。
第八章〈自由〉,主角遇上純真女子 Isabel Lucas。

廣告

那位編劇男主角的「天路歷程」,實際上主要就是自我標榜風流史,像韋小寶艷福齊天。他的最大「痛苦」是被太多美女投懷送抱,實在「晒命」。泰倫斯馬力又非常樂於拍攝女星和靚模脫衣解帶,賣弄風情。

什麼聖杯、天路、塔羅,還有東方佛禪,民間疾苦等等,在片中都很花假。泰倫斯馬力此片,其實仿效半世紀前意大利大師費里尼的名片《露滴牡丹開》和《八部半》,同樣拍攝浮華世界,影壇風月,最後編劇主角遇到「自由」純真女子,正如《八部半》的導演主角馬斯杜安尼最後見到清新脫俗的海邊少女。

但美國的泰倫斯馬力,跟當年費里尼的藝術創意相差很遠,而且名氣越大越變為「偽術家」。他最拿手是音樂錄像或廣告片式拍法,用於劇情長片,多數鬆散零碎,缺乏戲味劇力。《聖杯騎士》就像斷章殘片,拼湊起來。

最可觀是墨西哥攝影師 Emmanuel Lubezki 的鏡頭畫面,揮洒自如,映像出色。不過他的真功夫,是為兩位墨西哥導演拍攝荷里活片——阿方素夸倫的《引力邊緣》,伊拿力圖的《飛鳥俠》和《復仇勇者》,真假交融的漫長移動鏡頭做到鬼斧神工,連續三年贏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