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鹿獵殺》 — 視覺與聽覺上的挑釁

2018/5/23 — 21:06

《聖鹿獵殺 (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 》劇照

《聖鹿獵殺 (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 》劇照

【文:劉嘉欣】

《聖鹿獵殺》(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取材於希臘古典神話阿伽門農,神話內的國王要殺死自己女兒作祭祀去平息女神的憤怒。片名已經暗示了電影故事的大綱,主角Steven(Colin Farrell飾)必需作出犧牲去為自己的過失贖罪。

電影對角色人物有精心的刻劃。導演特意將主角設計為專業人士,是社會階級的高端人口。Steven與妻子Anna(Nicole Kidman飾)育有一子一女。一家四口生活富庶,無憂無慮地生活在一個豪華精緻的大宅內。可是,這個和睦家庭的形象都是包裝出來的效果。Steven說話冷淡,與妻子外表恩愛,不過對話卻機械化,沒有半點情感。看似豐盛的人生與之後發生在這個家庭的荒誕事件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營造出一種難以用言語解釋的神秘感覺,亦為電影增添不少荒謬感。

廣告

另一邊廂,有一位年輕人Martin(Barry Keoghen飾)經常找Steven傾訴。電影的頭45分鐘刻意沒有交代Martin與Steven的關係。讓觀眾一直猜想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Martin的行為舉止亦相當吊詭,木無表情,說話聲線沒有高低起伏,眼神空洞,聊天話題亦模棱兩可,像在隱藏某些秘密,為電影的發展埋下伏線。

客觀而言,Martin、Steven及其兩名子女是一種層遞式的關係,電影透過這去探索一股比人更高尚的力量。Steven本身是一位心臟科醫生,象徵他掌控了病人的心臟,人類身體的中心。而對於他的子女來說,他亦是一個掌權者的角色,不但控制他們的日常生活,到電影後段,他的權力甚至伸延到可以決定他們在這世界上的去留。當子女到最後,雙腳再也不能走動時,爬在地上苦苦哀求父親不要拿走自己的生命,Steven總是站著,視線向下看著軟弱無能的子女。畫面上構圖可以看得出這權力的傾斜。女兒的對白也有道出「是你把我帶來這世上的,只有你有權去奪去我的生命」。

廣告

可是,天外有天,儘管Steven自以為運籌帷幄,其實有更大的權力在他之上,亦即是Martin的角色。Martin擁有最終的權力去決定這家人的命運,暗示是一個神的形體化身。在電影中,他像施以神跡一樣令女兒從雙腳癱瘓到正常走路。電影中亦有另一幕,是Anna親吻他的雙腳,此舉暗示Martin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地位。聖經故事亦有提過被耶穌救贖過的病人也會親吻祂的腳以表謝意。

觀眾很難站在一個客觀的位置去觀察事件的來龍去脈。導演巧妙地利用鏡頭去設定觀眾的位置。電影用了不少拉近變焦的鏡頭,攝影機由遠到近慢慢拉近,將觀眾的著眼點慢慢聚焦,令人引頸而待。鏡頭亦有躲在角落拍攝,甚少與主角配角有直接的眼神水平交流。Steven跟Anna在睡房的幾幕,鏡頭都是由在一個閉路電視的角度拍攝過去,讓觀影者以一個偷看者的角色去窺探事件的醞釀,挑釁其思維與情緒。

在此令我突然想起Michael Haneke的《Funny Games》。《Funny Games》講述其主角一家三口渡假時,突然被兩位入侵者用盡各種荒誕的手法折磨至死。兩部電影同是充滿挑釁性,觀眾跟電影的距離也是相同地近,甚至可以說是參與在故事的其中一份子。雖則如此,觀眾在兩部電影所處於的立場卻有所區分。在《Funny Games》,觀眾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態,鏡頭運用大多是靜態的定鏡。特別是在尾段的一個兩分鐘的長鏡畫面,畫面有如漩渦般將觀眾慢慢吸進去,觀眾冷眼看着軟弱的主角嘗試逃跑但卻無能為力,迫使觀眾看着荒謬的事情發生,慢慢變成兩位虐殺者的幫兇。反而在《聖》,觀眾處於一個稍為主動的狀態,透過鏡頭的慢慢移動,引領觀眾去推敲事情的發生。在醫院內的大部份場景,鏡頭亦大多跟隨主角的背後移動,而觀眾就像代入了跟蹤者的角度。

除了畫面上的挑釁,電影配樂更是絕配的介面。利用尖銳刺耳的音樂,增加影像上的層次感,並一下一下地刺中觀眾的要害。迫使觀眾反思一個更大的命題 — 什麼是公平?在這一個涉及一命換一命的情況下,一個這樣極端的環境下,我們平常掛在口邊的「公平」還有它的重量嗎?電影沒有再加以解釋,那就由觀眾自己衡量。

 

作者自我簡介:愛電影,愛寫電影。電影是逃生門,逃離生活的泥沼。電影也是隨意門,看盡世間百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