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到世界的秘密

2016/1/14 — 18:31

Fiona以燈膽作樂器,收集電流通過它們時發出的電磁波,並加以變頻,譜成一個音樂表演,作品聽起來近乎「後搖滾」的解構性樂曲。

Fiona以燈膽作樂器,收集電流通過它們時發出的電磁波,並加以變頻,譜成一個音樂表演,作品聽起來近乎「後搖滾」的解構性樂曲。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李穎姍(Fiona),聲音藝術家,1987年生於香港。2011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主修批判性跨媒體實驗室。她的作品媒介以裝置和表演為主,均關注「聲音」。作品曾於不同的藝術節展出,如香港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Hell ! Hot音樂節,首爾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等等。

Fiona是個瘦小的女孩,話音輕細,但她的工作室卻好像車房一樣,堆滿了機械與電子零件,她的裝置往往涉及電工與機械製造。Fiona說她的創作,往往開始於好奇心。比如作品〈電光樂曲〉(delight 2010),就是起源於她看見發光的燈泡,卻想知道燈泡有沒有聲音,不同的燈泡聲音是否一樣?原來不同燈泡發亮時會有不同的音頻。於是她把鎢絲燈泡、螢光燈列陣排好,把燈光開關及調光暗時的電磁波聲音變頻及放大,配合其光暗明滅,再透過預定的程序排列,造成獨特的光影圖案與聲音景域,進行一個現場表演。作品聽起來近乎「後搖滾」的解構性樂曲,但又有一種屬於機械的,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廣告

 

看見聲音

廣告

Fiona的樂趣就在於讓人跟她一起發現那些「聽不到的頻率」,各種聲波、音頻、甚至只是輕微的空氣振動,風聲。人耳是有限制的,電磁波是一種頻率,存在於我們周圍,Fiona說某程度電磁波對我們很大影響,但卻是無形的,於是她很想把電流通過燈膽的超聲波顯現,那就像聽到世界的秘密。於是創作就是與人分享世界的秘密。

電磁波存在於我們周圍,並對我們有很大影響,但人耳的限制令我們不易聽見,於是Fiona對這些超聲波特別有興趣,希望找方法把它們顯現。

電磁波存在於我們周圍,並對我們有很大影響,但人耳的限制令我們不易聽見,於是Fiona對這些超聲波特別有興趣,希望找方法把它們顯現。

眼目集中於可視可見之物,聲音則無形無影,而且什麼聲音通入我們的耳朵,不到我們選擇,不比視覺那樣總是可以選擇。Fiona說聲音的質性也會顯示出物件的特性,比如電腦在視覺上總是不動,但卻確實可以聽到數據流動的聲音。地鐵入站與離站時所發出的電磁波,就和平時行駛中不一樣。Fiona常用聽筒按在不同物件、地方諸如地鐵車窗和閘門上,覺得自己好像醫生,傾聽事物的內部。她自稱對外表的美醜,並不在意。

Fiona會用電磁波收集咪按在不同物件上,覺得自己好像醫生,傾聽事物的內部。

Fiona會用電磁波收集咪按在不同物件上,覺得自己好像醫生,傾聽事物的內部。

 

覺得嘈,是因為「唔識聽」

除了城巿,Fiona也會在大自然裡採聲。比如流水的聲音,夏日的蟬鳴,到自然環境裡,以石頭敲竹筒、以竹筒擊打水面,慢慢聽聲音與自己身體的頻率之平衡,自然同步。Fiona說,如果人將自己縮小,便可以發現很多環境的訊息,比如很多生物在身邊生存。她曾在溪水河床裡放採聲器,結果發現人的腳步聲原來超級沉重,彷彿令萬物震動。這都是令人反思的發現。

除了電磁波,Fiona也喜歡大自然的聲音,在其中反思人與環境的關係。

除了電磁波,Fiona也喜歡大自然的聲音,在其中反思人與環境的關係。

聲音是龐大的集結,其難以承受,在文學比喻中常常指向瘋狂。科學說,人腦不能承載太多訊息,於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把自己的感官部分封閉。所以聲音藝術,常給人怪異瘋狂的感覺——又或可說,它就像把平日壓抑了的、離經叛道的人,放在你面前,看你能否承受。藝術往往就是這樣,推延人們所承受的邊界,既開拓出前衛的疇域,也提升民主和多元。Fiona對聲音的態度是:先用心聽,不要judge,先去感受其不同。自然的聲音、城巿的聲音,原來都存在同一個城巿中,原來我們的世界裡有極端的不同。遇到極端的狀況,仍然享受聆聽。Fiona有的作品,在常人聽來就是噪音。但她一點都不覺得吵耳。「當人不知如何聆聽,才會覺得嘈。所以我認為重要的是在嘈中找到方法去聆聽。」

有人會認為Fiona的作品吵耳,但她卻覺得「嘈」只是一種欠缺理解的反應,如果能耐心聆聽,便會找到欣賞方法。

有人會認為Fiona的作品吵耳,但她卻覺得「嘈」只是一種欠缺理解的反應,如果能耐心聆聽,便會找到欣賞方法。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七集將於1月17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