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到樂音 聽到田園

2015/8/1 — 18:29

日本二戰之後的迅速騰飛,已是不爭事實。不過她的騰飛貌似不僅僅是經濟上的騰飛,而是政治、經濟、文化三條腿一起走路。而經濟的起飛往往會帶動文化藝術的進步。自日本從 1950 年代開始,古典樂的市場也走上了振興之路。日本各大樂團、音樂廳,紛紛誠邀歐美名家來日訪演,這些邀請有來自私人企業,也有來自政府機關。可以說自上而下用積極的態度去對待藝術,這點從二戰之後日本樂壇的逐步繁榮,可見一斑。

買日本的唱片,佩服的,無不是其時常有稀罕版本的出現。而無論是外在還是內在,無論是版本珍稀程度抑或是演錄情況,業界都是有口皆碑。自剛踏入千禧年至今,買唱片已然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在生活當中的很多重要時刻,都習慣了去靜心地挑一張唱片來紀念一番。家中積貨累累,來不及細聽是常有之事。但面對著一張張的封面,心想著,用不算高昂的價格,既能將大師們全身心投入的演出,擁有之,收藏之,便再也沒有停止收買的心思。

廣告

日本的古典音樂市場可謂是自成一體系,嚴謹精美之餘,珍稀的版本說舉世無雙也不為過分。ALTUS 恰恰是這些特質的完美體現者,從實物的質感,到最關鍵的,版本的選擇上,讓我著迷之餘,也讓我對那個充滿大師現場的年代所艷羨不已。貝多芬的「命運」、「田園」兩首力作,無需贅言。而這次談及的,則是貝多芬作品的堅實正宗的詮釋者,奧地利大家 Karl Bohm(1894-1981)以及維也納愛樂樂團。維也納愛樂樂團並不是一個常規設立首席指揮或者音樂總監的樂團,但亦一直與幾位大指揮之間保持有「親密無間」的合作關係,而在 20 世紀中期,其合作最多的指揮莫過於 Karl Bohm,此合作關係一直持續到 Bohm 謝世。當時歐洲的兩大音樂中心,柏林無疑是 Karajan 的天下,而維也納則是 Bohm 默默堅守的陣地。其在 DG 等唱片公司留下了為數客觀的音樂遺產,一直也為後人津津樂道。本片則記錄了音樂家們在 1977 年訪日演出的難能可貴的聲音資料,音樂會日期為 3 月 2 日。本場音樂會曲目連同 encore,清一色貝多芬作品,分別是其《第五交響曲「命運」》及《第六交響曲「田園」》,encore 曲目為《萊奧諾拉序曲第三號》。年過八旬的指揮在一晚揮棒「命運」和「田園」並不容易。其實拿到唱片時,就幾乎感覺到,這兩首作品,Bohm 肯定是更擅「田園」而非「命運」。其指揮風格一直以精緻嚴謹著稱,在某些聽眾耳裡,可能 Bohm 的音樂節奏稍顯拖沓,從其在 DG 公司的那套錄音室版本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當中,可聞其「味道」似乎和「命運」般的衝勁不太脗合。不過現場的魅力在於,往往可以打破蓋有印象,給人意外收穫。

廣告

本片中的「命運」演繹,從一開始時,便是規規整整,少了一股衝勁,不過細聽之下,卻不失細節,音樂的平衡感也很好。這正是 Bohm 對音樂的一致態度,一個「忠」字對得住樂譜,自己切切實實將樂譜上的音符傳播開來便好。而在「命運」交響曲的首樂章的結尾,忽然發現 Bohm 的老當益壯,在這「抗爭」意境顯得最淋漓盡致的時候,Bohm 與眾不同地挖掘出了樂曲在衝擊萬分的同時,也有一股堅如磐石的力量,而這種質感不是輕易可以體現出來的,需要足夠的功力,無論是樂團還是指揮,精誠合作之下引導出來的聲音。接下來的幾個樂章,一直保持著統一方向前進,定音鼓在這裡的表現顯得突出,但又不像 Furtwangler 那樣的「瘋」,而是在其襯托之下,將全團各個聲部共同反射出來的一種堂皇的恢弘結局。這樣的版本,不會是一下子就把你抓住的,但當你細嘗下去,你會抓住它不放的,或許,這亦是 Bohm 的持久魅力之因。而本片的 encore 曲目則和「命運」的演繹差不多,也是中規中矩,反倒是觀眾給予了最熱烈的反應。作為一首 encore,選擇貝多芬這部最長編的序曲,也確為少見。

王爾德曾講「美是天賦的一種形式,且高於天賦,因為美不需要解釋。」這用來形容 1977 年那場音樂會中的《田園交響曲》的演繹,恰如其分。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心絃,這條心絃時刻會被美麗所牽引,哪怕是貝多芬這樣的「硬漢子」,其對大自然由衷的讚歎,自然是美不勝收。而 Bohm 的特質,確實再適合演繹此大作。絃樂組被其調教得溫暖但不是光輝,儼然將春日之明媚帶進了音樂廳。我一直覺得這部交響曲樂章與樂章之間的間隙並不算明顯,尤其在第四和第五樂章更是「無縫連接」,所以整首曲子是可以一氣呵成地欣賞下來的。而這一次過的聆聽,彷彿是一口氣看完《富春山居圖》,不會窒息,而是深深沈浸在那最淳樸的音符當中。自然界的美,自然界的無常,盡收耳下。曲目的特質和 Bohm 的特質也類似,在徜徉的樂句當中,悠然的速度恰恰讓我流連忘返,或許這速度用來演繹其他雄壯的交響曲不適,但演奏「田園」則是水到渠成。終樂章可謂之為「神演」,我認為已然超越了許多各類排行榜上的大名版,那種張弛有力的絃樂之聲,每種樂器當中都充滿了無數的細節,每個音符都被注入了鮮活的生命。Bohm 將每件樂器的特性都發揮到極致,整體的管絃樂色彩既不會太光鮮膩味,但又不小家子氣,或許聽下來,你會覺得管絃樂的聲音便該如此。

聽音樂,很多時候關鍵不是妳聽甚麼,而是妳聽到了甚麼。喜歡古典音樂,或許便是每一首佳作,都有挖不盡的「寶藏」,而這些埋藏在深厚質感音色當中的心領意會,確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精神洗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