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陳璧沁胡琴演奏會的驚喜

2015/10/19 — 17:03

有份在去年香港演藝學院三十周年《粵樂薪傳》唱片特刊上寫文章的演藝學院高材生,共有四位。陳璧沁是第三位有機會開其個人演奏會的,而她也很能發揚其恩師余其偉的「雙肩挑」主張。所謂「雙肩挑」,是一個肩膊挑起傳統音樂,一個肩膊挑起現代音樂。

十月十六日去觀賞了「南國之境──陳璧沁胡琴演奏會」。音樂會完結後,感到陳璧沁從「雙肩挑」主張中走出來的路,甚是豐盛,大大豐富了「雙肩挑」所可能包含的內容。

作為觀眾,見到從澳洲回來的「鬼妹」唱南音,唱得「有紋有路」,固是驚喜;又認識到「一舖清唱」四子那了得的清唱功力,亦是意外收穫。而這些,應該俱緣於陳璧沁的獨特而多元的人脈所促成的跨界合作。深信,這些跨界合作不但是觀眾的耳福,也能促成演藝圈中不同界別的良好互動。

廣告

看曲目的安排,這音樂會是很側重傳統的,十項曲目只有最後兩項是現代的,而這兩項現代作品曲目,也不是那些無調的、彷彿要為難演奏者的艱澀創作,尚有可親的一面。此外,《病中吟》可謂介乎傳統與現代之間,因為它原是傳統的二胡名曲,今次卻加上現代的無伴奏合唱來伴和,耳目為之一新,編曲的伍卓賢應記一功。還有粵樂名曲《平湖秋月》,是次音樂會上安排高胡與鋼琴合作演奏,聽司儀說是會有即興「Jam 歌」的部份,不過卻聽不到有即興成份,有時覺得好像要即興了,卻又見奏者很拘謹,欠揮灑。

廣告

說起即興,其實廣東的傳統音樂很多都很講即興。於此便想起陳璧沁在《粵樂薪傳》唱片特刊上那篇文章提到的,余其偉鼓勵他們看「骨幹譜」(即記得很簡略的曲譜),學習如何在演奏中即興「加花」(添加許多「花」音使曲調秀美)。當晚既唱南音又擔任司儀的張國穎,一次說到她發現原來「唱南音是沒有譜的」,她這句話的意思乃是唱南音須要知道的是南音的格式,知道了格式,就可以單單看着曲詞就能唱起來,完全不需要甚麼樂譜。事實上,這正是南音可以很即興地唱的原因。以前的南音唱家,甚至可以即時編唱詞即時唱出,那種急才及即興演唱能力,實在嘆服!

今天我們都變了被錄音科技寵壞的人兒,學粵曲梆黃卻沒幾個能即興地唱粵曲梆黃,還要認為是以前的伶人或音樂家不詳盡記譜是要收起一兩招以防教曉徒弟無師傅。

扯遠了,說回陳璧沁這個胡琴音樂會,甚至是「安歌」的一曲《賽馬》,亦有驚喜。它讓當晚參與演出的朋友都能參與其中各展其技,尤其「一舖清唱」四子齊仿馬嘶聲音,既肖似又帶諧謔感,在場觀眾哄堂而笑,真是台上台下皆大歡喜!事後了解過,這也是伍卓賢編排的呢!

若有所失的是,這演奏會中沒有陳璧沁自己創作的曲目。筆者覺得這不是苛求,而是兼會作曲也是嶺南音樂家的一個優秀傳統(他們那一代相信沒幾個學過甚麼系統的作曲理論,卻寫出無數粵樂佳作),很應該繼承下來,何況要寫曲也不一定要寫很「現代」的那種,相信一般樂迷更渴求有較傳統韻味的粵樂新作。

發表意見